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二章:你說啥,再說一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周恒嚇得脖子一縮,朝著朱筠墨身后挪了挪,盡量不讓蘇曉曉看到自己。

  蘇將軍胡子顫了顫,瞪圓了眼睛厲聲說道:“讓你學藝不精,還逞能,別說如何知曉的,趕緊說傷你的人抓住了嗎?”

  蘇五小姐從懷中掏出來一物,遞給蘇將軍。

  “兩個人都已經殺了,這是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

  蘇將軍接過來巴掌大的布包,將外面的包布打開,兩塊無字木牌出現在里面,牌子的邊緣有花紋,花紋上面涂著黑漆,木牌中間是木色,沒有刻畫的印記。

  翻過來調過去看了幾遍,也沒看出什么名堂,蘇將軍將木牌遞給龐霄。

  “這木牌沒有印記,看不出出自何處。”

  龐霄也看了看,黑漆的花紋好像一種花,是什么他看不出來。

  “似乎是一種花?”

  如此嚴謹的牌子上竟然裝飾花朵,下達命令的更像是女人。

  周恒偷眼看看,那花紋好像藤蔓一遍纏繞在木牌上,工藝精致,那花朵周恒一眼就認出來了,下意識張口就答道。

  “這是風鈴草。”

  如此突兀的一句話,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周恒恨不得抬手給自己一巴掌,這時候逞什么能。

  果然,蘇五小姐一眼就發現了周恒。

  臉色微變,瞥了一眼蘇將軍,瞬間明白,之前如何知曉自己受傷的消息了。

  “是你,我的短”

  周恒一伸手,阻止了蘇五的話語。

  “蘇五小姐穿上男裝,在下都沒認出來失禮了,請問木牌能否給我看看?”

  蘇將軍想都未想,直接將牌子丟給周恒,隨即問道。

  “我等未曾聽聞過風鈴草,這是何物?”

  周恒想了想,這東西在后世到處都有種植,不過古代似乎只是在歐洲和北寒帶有所種植,一時間周恒有些卡殼。

  “這個風鈴草并非大梁本土的花卉,記得祖父的一本手札上曾經記載過,似乎是某個船隊曾經帶過來一些花卉種子,其中就有此物。”

  周恒有些肝顫,也不知道大梁國是否開展海上貿易,不過有玻璃,那么這些外來物種也應該有吧,不過并未看到土豆地瓜和玉米之類的作物。

  蘇將軍略作沉思,抬眸看向龐霄。

  “老夫記得,年前似乎福建長樂進獻了一些珍寶,均是藩國進貢之物,福建布政使溫昌明,是戶部尚書溫昌晉的三弟,溫昌晉不就是前世子妃的爹嗎?”

  周恒聽聞松了一口氣,既然福建能有藩國過來進貢,至少自己說過看過圖譜不算過分,不過既然有藩國進貢,怎么沒見過別的作物?

  難道,這些還被半途克扣了?

  龐霄臉上神色一凝,瞬間瞇起眼睛。

  “那這牌子”

  周恒沒管他們的聊天,抓起一盞茶,直接淋在牌子上,身側的幾個人都怔住了,蘇五小姐朝著周恒沖過來,看意思要動手。

  周恒再度站到朱筠墨身側,指著牌子說道。

  “看牌子,是否有變化?”

  蘇五小姐眉頭緊鎖,不過也放緩了腳步,走到桌子前,目光盯著那牌子。

  隨著茶水淋在木頭上,中間沒有上漆的部分瞬間浸濕,不過并沒有什么變化,她抬眼冷冷地看向周恒。

  “仔細看清楚,沒有變化。”

  周恒探頭瞥了一眼,眨眨眼似乎不應該啊,剛才摸著似乎有蠟質的趕緊,難道判斷錯誤?

  瞬間周恒否定這份猶豫,伸手抓著牌子直接翻了一面,這回眾人都倒吸一口寒氣。

  “有字!”

  龐霄趕緊抓起牌子,將另一個沒有浸泡的牌子直接丟在茶盞中。

  舉起牌子上面顯現了幾個字,‘清平梅園朱’。

  雖然沒有別的指令,不過看著這幾個字,顯然是奔著朱筠墨來的,是斬殺還是行刺都不重要了,目標明確。

  蘇將軍拎起茶盞中泡著的那個令牌,這個上面也是一面沒字,另一面寫著‘阻止蘇’。

  蘇將軍一怔,再度抬頭滿臉寫著驚訝。

  “阻止蘇,是說的我們嗎?接到指令老夫處理了一天的軍務,第二天啟程,不過確實在柴汶河被阻了三日,可是他們是如何知曉消息的?”

  龐霄瞇起眼睛,嘆息一聲。

  “此事不要多議,還是交給王爺處置吧,看來王爺疏遠世子,還是有道理的,身邊的軍務和安排,都隨時被人掌握,這是大事不可怠慢。”

  蘇將軍點點頭,“確實如此,不過老夫此行并非是單純的送信,還要回京去兵部一趟。”

  龐霄抬眼看看蘇將軍,“去兵部,難道蘇將軍要調任?”

  蘇將軍點點頭,“在大同,協助寧王爺抵擋了韃靼數年,不知道這次要派往何處,只是讓老夫回京去兵部,具體內容并沒有講清。”

  龐霄有些擔憂地看向蘇將軍,按理說一般高升都會提前告知,這樣讓人什么都不知道的調任,似乎透露著不尋常,可是又看不出來。

  蘇將軍接著說道:“老夫的事兒,你們不用擔憂,王爺已經給京中傳書進行安排,再說即便調任到什么苦寒之地,去就是了,都是為了大梁國,只要能將小女安排好就行,京中雜亂,真的不放心將她一個人安排在那里。”

  周恒抬眼看看蘇五小姐,她一臉擔憂的神態,顯然對于她父親此次回京,她心里也十分的擔憂。

  就在此時朱筠墨指了指身后,說道:“如若蘇將軍不嫌棄,可以將蘇五小姐安置在梅園,這里空著的院落很多,隨意挑選即可。”

  蘇將軍一怔,回身看看蘇五小姐,想了想朝著朱筠墨施禮。

  “多謝世子美意,這個安排我倒是放心,只是小女頑劣,你這梅園連個女眷都沒有,她在此不方便啊。”

  朱筠墨擺擺手,大刺刺坐下,完全沒看到霄伯在一側給朱筠墨使眼色,周恒明白。

  龐霄怕蘇將軍覺得,朱筠墨這是在對蘇五小姐打什么歪主意。

  周恒暗自撇撇嘴,這擔心簡直是白操心。

  那樣彪悍的一人,受傷如此嚴重都能跑了,然后還將兩個傷了她的人逮住或者斬殺,奪了他們的令牌,有啥好擔心的?

  如若說要擔心,還是擔心朱筠墨吧。

  周恒一頓,對了還有房內的那把短劍,這女人要是留下,估計第一個要干的事兒就是奪回短劍吧。

  只見朱筠墨一點兒也不著急,接著勸說道:

  “那就在清平縣城內找一處宅子,這樣就不用回京啦,再者蘇五小姐不是有傷,正好在這里靜養一段時間。”

  蘇五小姐抬頭瞥了一眼朱筠墨,隨后目光落在周恒的身上。

  “曉曉聽從父親的安排。”

  蘇將軍一怔,從未見過女兒如此樣子,還主動要求聽自己的,確定不是耳朵出了毛病?

  “你說啥,再說一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