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一章:蘇小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一怔,女的......短劍......蘇......

  似乎,的昨晚救的那個黑衣女就是啊。

  周恒下意識朝后退了兩步,垂頭裝鵪鶉,減低自己存在感。

  龐霄有些疑惑,“梅園并未有人造訪,這兩日正防備京城的變故,所以府內巡查極為嚴苛。”

  蘇將軍揮揮手,“算了,不管她了,這丫頭非要先一步過來送信兒,不知去哪兒貪玩了。”

  龐霄一怔,隨即恍悟。

  “難不成,這是蘇將軍家的小姐?”

  蘇將軍點點頭,“嗯,是老夫孩子中排行在五,最小的一個女兒名為曉曉,她娘親亡故的早,無人照料,無奈只能帶著在大同暫時安家。”

  龐霄聽聞,趕緊起身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

  “如此,那老奴派人去尋找一番,一定在這清平縣城某處。”

  蘇將軍擺擺手,臉上有些掛不住,趕緊攔住龐霄的動作。

  “別擔心,她身手還不錯,只要她不欺負人,我就滿意了。”

  龐霄搖頭說道,“那怎行?稍等老奴這就派人去尋。”

  說著,龐霄要出聽雪閣。

  這事兒可大可小,周恒咬咬牙,如若不說,那蘇將軍就是寧王的得力助手,這要是惹毛了,夠自己喝一壺的。

  周恒眨眨眼咳嗽了一聲,看向蘇將軍。

  “咳咳,那個蘇將軍,昨夜有一個黑衣女子落在我房中,不過她肩頭中箭,整個人昏迷不醒,我一查看,那箭頭甚為怪異,帶著機關橫插在傷口處,我幫著她做了手術,將箭頭取出。”

  說著周恒從袖子里面掏出一個布口袋,丟在桌子上,龐霄趕緊將口袋打開,果然里面就是一個斷了的箭頭,箭桿的側面,有一個凸起。

  輕輕一按箭頭,啪一聲從箭頭后一寸的位置彈開三個橫刺,設計的極為精良。

  蘇將軍一看急了,人蹭一下竄到周恒面前。

  周恒都沒看清他是如何過來的,只覺得頸部一緊,整個人被拎了起來。

  “那她人呢?可還在你房中?”

  朱筠墨一怔,趕緊來到周恒身側,拍拍蘇將軍的手腕。

  “老將軍莫要著急,周大夫救我兩次性命,是可以信任之人,你先松開,讓他說完。”

  蘇將軍瞥了一眼頓了頓,這才松開周恒的衣領,瞬間空氣暢通,周恒捂著頸部,蹲下身子不斷咳嗽。

  蘇將軍眨眨眼,垂眸看看自己的雙手。

  自己又沒有用力氣,這小子怎么就這個樣子了,身子太弱,對身子太弱。

  過了好一會兒,周恒才抬起頭,幽怨地看了一眼蘇將軍,武夫就是武夫,太粗魯,怪不得那蘇曉曉也是如此,一聲不響就走,連句謝謝都沒有。

  “我見她昏睡著,就直接鎖了門,來公子的聽雪閣商議今日之事,過了約么小半個時辰,回去一看,門上的門栓沒了,桌子上已經沒了人。”

  蘇將軍有些急,上前一步,周海嚇得趕緊跳到朱筠墨身后,抬手指著蘇將軍說道:

  “你站在那里說,不要過來!”

  蘇將軍這才頓住腳步,看著周恒警惕的樣子,也知道自己剛剛嚇到他了。

  “你前面說他昏睡,小半個時辰人怎么就沒了?”

  周恒梗梗著脖子,一歪頭眉頭緊蹙,白了蘇將軍一眼。

  “我怎么知道,我忙活一頓,將人救活了,別說診金,連句謝謝都沒有,我去找誰訴說?”

  朱筠墨點點頭,周恒一貫謹小慎微,若如他所說,不知道身份救了人,轉身人沒了,這有點兒怪嚇人的。

  見蘇將軍似乎還要追問周恒,朱筠墨伸手攔住蘇將軍的手臂。

  “老將軍,令愛在這清平縣城內可有熟識的地方?”

  蘇將軍想了想,搖搖頭說道:“沒有,她四個姐姐都在京城,老宅也在京城,這清平縣只是兩年前我曾帶她來過一次,并未有熟識的人。”

  周恒略作沉吟,那黑衣女在戒備森嚴的梅園如履平地,受傷雖然很重,能獨自走了說明身體已無大礙。

  蘇將軍能放心她獨自一人來清平縣城,至少自保的能力是有的。

  即便受傷,也能順著藥味兒找到自己醫治,而后沒留下任何痕跡離開,就是說有人驚擾了她,或者她有什么發現,所以才離開的。

  龐霄見周恒眼睛不斷轉著,顯然是想到了什么,朝著周恒抱拳問道:

  “周大夫想到什么了?”

  周恒一怔,趕緊朝著龐霄施禮,之前一直叫周小郎中,此刻竟然跟著朱筠墨一起改口叫自己周大夫,一時間有些不適應。

  “我想到一事,蘇五小姐能順著藥香,找到在下的房內求醫,并且獨自離開,首先傷勢是沒有大礙的。至于離開的原因,要么是被人驚擾,要么就是有什么發現,我想后者更有可能,畢竟房內沒有打斗或者雜亂的痕跡。”

  龐霄點點頭,“梅園負責守衛的人,都是得力之人,蘇小姐能毫無蹤跡的進來和離開,身法和功夫是一等一的,那么就是說,傷她的人亦是如此,周大夫的分析確有可能。”

  周恒的想法很簡單,不過龐霄如此一說,性質就不一樣了。

  無論此事是否和京城有關,這屎盆子也要扣到京城去,今日雖然已經奪了京城的管制權利,可并未對他們有所制裁,無論如何要讓寧王有所忌憚。

  周恒聽得明白,不過這不是他該參與的,趕緊垂頭,偷眼看向蘇將軍。

  果然,蘇將軍臉色鐵青,冷哼了一聲說道:

  “言之有理,不用說定是京城的人想要謀害世子。”

  龐霄趕緊說道:“別的不要說,先找人吧,令愛是在清平縣地界遭遇刺殺,梅園不能坐視不理。”

  說著就走到門口要去安排,就在此時門開了,一個黑衣侍衛拜倒稟報。

  “報,有位自稱蘇五的公子求見。”

  龐霄一怔,回頭看了一眼蘇將軍,趕緊吩咐道:

  “還愣著干什么,請進來啊!”

  那黑衣侍衛,趕緊轉身朝退出。

  片刻一個身著青藍色長衫的人,跟著侍衛走了進來,發髻高高束起,上面插著一根木簪,一臉的英氣,別說冷眼一看,還真的像一個翩翩公子。

  周恒抬眼看看,微微蹙眉,這衣衫和木簪,怎么看著如此眼熟?

  隨即恍悟,這不是自己新做的衣袍?

  靠,偷我東西!

  白看病,還順手牽羊,這還了得。

  只見她進了門,看到蘇將軍趕緊施禮。

  “父親已經到了,看來我來晚了,蘇五拜見世子,拜見霄伯。”

  蘇將軍見房內沒了外人,直接沖到近前,上下仔細端詳了一遍。

  “你傷在何處,可還要緊不?”

  蘇五一怔,一臉的疑惑。

  “父親如何知曉,孩兒受傷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