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五章:公子病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頓住腳步,四下望望,院子里面一片寧靜,身后的朱大勇,不解地看著他。

  “周公子怎么了?”

  周恒擺擺手,“送到這里就好,你回去歇息吧,朱長利和薛大哥他們也睡了是吧?”

  朱大勇瞥了一眼對側的廂房,朝著周恒點頭。

  “應該是歇下了,油燈已經滅掉了。”

  “那你回吧,我也馬上歇息。”

  朱大勇躬身退下,周恒見人走了,這才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前,拎起地上的那根木棒。

  吱呀一聲推開房門,屋內燭光閃了閃,似乎還是自己走的模樣。

  周恒吞了一口口水,這才邁步進入房內,床上沒人除了屏風后面,入目的位置全都沒有什么變化。

  周恒一陣疑惑,既然沒人,誰將門閂打開的?

薛老大睡得早,一般天擦黑就躺下了,朱長利只要自己沒吩咐,也早就睡下,只是朱大勇一般等著自己休息才回房,這個院子就沒有旁人,難道  周恒有些心里沒底,不會是那個黑衣女醒了吧?

  想到這里,不自覺地握緊木棒,朝著屏風后挪了幾步,一露頭看到屏風后面空空如也的書案,回身打開衣柜依舊是空的,周恒蒙了。

  人呢?

  這房內沒有躲藏的位置,那黑衣女雖然是局麻,可傷勢極為嚴重,不會短時間內醒過來,怎么就沒了?

  總不會自己能將麻醉藥代謝掉吧,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那塊微微潮濕的浴巾,丟在書案后面的地上,周恒放下木棒撿起來。

  浴巾的一角已經染上血跡,周恒趕緊將它拿到臉盆邊洗干凈,這才將屏風推回原來的位置。

  擦擦額角的汗,周恒長出一口氣。

  其實走了也好,省得提心吊膽,不過還沒問她的名字,再者那把短劍還藏在床榻上,事后不會追著自己討要吧?

  想到這個,周恒快步走到床榻邊,掀開褥子,那短劍還在,擔憂的心這才放下,總算沒白忙活。

  鎖好門,坐在餐桌前打開食盒。

  周恒憤怒了。

  食盒里面,裝著三個空盤子,看著上面粘著的湯汁就知道,這里曾經盛放過菜肴,只是此刻被人吃了。

  周恒眉頭緊鎖,揉揉咕咕叫的肚子,顯然這是那位干的,這會兒也不能讓人再送一份。

  扣上食盒,憤恨地躺在榻上,饑餓感讓他翻來覆去睡不著。

  短劍和黃掌柜留下的玉牌,要早些出手。

  此后也要找一個住所了,總不能一直在梅園,吃人家嘴短,那人家手軟,付了一筆銀子,總不能頂一輩子的診費吧,這是賣身契啊,不合算。

  想著想著,周恒終于睡著了。

  就在房梁上,一個黑影飄落下來,拎著書案上那根木棒,走到周恒近前。

  看著周恒已經熟睡,高高舉起木棒。

  就在這時,周恒一翻身抱住懷中的短劍,唇角微微上揚,夢囈般哼唧起來。

  “放下肉都是我的”

  舉著木棒的黑衣女,頓時停住手中的動作,秀眉微蹙將棒子丟在榻上,伸手去拽那短劍。

  周恒閉著眼,一把將短劍抱在懷中,一翻身頭朝里接著睡去。

  就在這個時候,窗外傳來一陣野貓的吼叫聲,似乎還有腳步聲,黑衣女憤恨地一跺腳,沒再理會周恒,轉身從窗口飛身出去。

  翌日清晨,天剛亮周恒被一陣敲門聲驚醒。

  坐起來揉揉硌得生疼的臉頰,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抱著那短劍睡了一夜,一翻身下床,床邊的木棒,隨著他的動作落在地上。

  周恒一怔,呆呆地看向木棒。

  昨夜,似乎將木棒放在書案上了,怎么在床上?

  未等他多想,敲門聲再度響起。

  “來了,別催。”

  周恒快步走到門口,將門閂打開,薛老大已然穿戴整齊。

  “不是要早走,你怎么還沒洗漱?”

  周恒沒有好氣的白他一眼,朝著薛老大身后的朱大勇吩咐道:

  “給我打水,然后準備些吃食。”

  朱大勇應聲而動,拎著水進來,朱長利已經將食盒端進來。

  將餐桌上食盒收走,薛老大非常不見外的跟著進來,不過算是有點兒良心,等著周恒洗漱完畢,這才一起吃了早飯。

  二人匆匆趕往回春堂,剛到門口,就看到屈子平和一個雜役在卸門板,周恒心里有些感慨。

  古人真的很樸實,只是稍微提高一點兒月例銀子,這些人就這樣任勞任怨,天剛放亮,此刻哪有什么病人?

  周恒快步走進醫館,幾人趕緊施禮。

  “周老板。”

  “嗯,明日起你們不用起這么早,辰時兩刻開門即可。”

  屈子平笑著擺手,“后院的伙計起得更早,我們來得夠晚了,早些開門打掃一下也好,醫館的人多,白日無法清潔,正好這個時候仔細清理一下。”

  周恒沒再多說,邁步進了醫館直奔后院。

  果然,阿昌已經帶著人勞作起來,濃濃的酒味兒傳來,幾個雜役在搬著巨大的桶,將一桶桶液體倒在大缸里面,隨后有人過來用紅紙將缸口糊上。

  沒人閑聊廢話,一個個忙著累著,臉上卻帶著開心的笑容。

  周恒覺得心里沉甸甸的,看來自己的回春堂要好好開,至少讓這些人一直笑下去。

  阿昌見周恒過來,趕緊湊過來,手中抱著一摞賬冊,朝著周恒施禮。

  “師尊,您來了。”

  馬令善他們幾個,周恒是真心傳授技藝了,不過這個阿昌是沒教過什么,這聲師尊讓周恒有些臉紅。

  “不要太過辛苦,安排下去就好,自己歇歇。”

  阿昌抬眼,笑著看向周恒。

  “不累的,前面賣藥速度如此快,伙計們跟著高興,多干點兒就多得一分,一個個都牟足了勁兒。”

  周恒點點頭,知道自己多說什么都沒用,不過能將這幾十人管理的井井有條,阿昌的能力還是不錯的。

  “忙過這兩日,每個組選出一個組長帶著干活就行,我會在回春堂住幾天,晚上跟著馬令善他們一起學習吧。”

  阿昌一怔,隨即眼中有些濕潤,趕緊給周恒磕了一個頭。

  “阿昌會好好學習的,不讓師傅丟臉。”

  “起來吧,別動不動就跪,灶上伙食要盯緊了,不說每天有肉,要餐餐讓伙計們吃飽,不可苛待。”

  阿昌用力點頭,此刻已經說不出話。

  整個清平縣城內店鋪作坊林立,少有幾個作坊是供應吃食的。

  一個個都是一日兩餐,即便有也就是發些蒸餅子和幾塊咸菜,而回春堂每日都是雜面饅頭不限量的供應著,還有燉菜,關鍵隔天還有肉湯吃,這簡直是神仙日子。

  所以這些雜役還有伙計,一個個都拼了命的干活,自己也是攔不住啊。

  周恒沒停下腳步,見柜上銘宇在算賬,噼里啪啦的算盤聲打的極為順暢,他直接上了二樓。

  馬令善和德勝二人,正在舉著兩根豬手練習縫合。

  看著那豬手上成排成行的縫線,周恒臉頰抖了抖,還是要練啊,這要縫的是人,肉都長成糖葫蘆了。

  一旁的王三順,抱著滿身穴位的銅人,研究針灸穴位,他第一個看到周恒,趕緊將小人放下,朝著周恒施禮。

  周恒抬抬手,“你們好生練習,三順有時間也可以跟著馬令善學習一下,想要了解推拿和針灸的更有效,研究好人體各個部位,對你也是有益處的。”

  “是。”

  馬令善抬眼看看周恒,說道:“師尊今日還是進行分診嗎?”

  周恒點點頭,“我就是過來看一眼,你今天多操勞一下,如若有外傷處置不了的,就先保守治療,過會兒我要回梅園。”

  話音未落,樓梯口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薛老大快步竄了上來,一臉興奮地看向周恒。

  “梅園來人了,說是讓你趕緊去看診,公子病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