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三章:是否敢嘗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嚇得手一抖,趕緊收回雙手,看著桌子上的黑衣女和急救箱一時間慌了。

  “洗完了,稍等!”

  周恒抓起濕漉漉的浴巾,將黑衣女和桌子上的一切蓋上,不過如此一遮擋更加的曲線分明,這簡直是掩耳盜鈴。

  周恒趕緊收回眼神,看到浴桶前的屏風快步走過去。

  用力搬起屏風,挪到書案前。

  地上的血跡也擦拭干凈,這回再看整個房間,沒了什么疏漏。

  轉身走到門前,將門閂打開,朱大勇和朱長利已經站在門前。

  見周恒濕漉漉的頭發,二人趕緊躬身告罪。

  “小的來的不是時候吧,擾了公子沐浴。”

  周恒擺擺手,“無妨,只是有些乏累,在浴桶中睡著了,煩勞你給我再準備一套干凈衣衫吧。”

  朱大勇點頭稱是,朱長利帶人將浴桶搬了出去,不多時朱大勇抱著一摞衣衫快步回來,瞥了一眼食盒。

  “周公子,小的讓廚房在送一些熱菜吧。”

  “不用,太晚了你們也忙碌了一天,我換一下衣服,去給你家公子瞧一眼,回來再吃,餐碟明天過來收拾就好。”

  朱大勇施禮告退,見人走了,周恒這才長處一口氣,趕緊將門關上,回到房間。

  頭發擦拭一下,快速挽起發髻,只是將外袍換了一下,見那黑衣女還未醒,周恒收起自己的急救箱藏好。

  這人失血過多,短時間恐怕醒不了,今日已經是初十,還是要去看一眼朱筠墨,按照最初的計劃,明日就是服用最后一顆寒蟬清神丹的日子。

  無論是京城,還是大同,不知有什么動靜,周恒不知怎地有些不安,還是過去看看比較放心。

  出了房間,將門關閉。

  想了想抓起一個橫桿,將門的兩個拉手別上,至少這樣不會有人隨意進出。

  周恒朝院子外面走去,朱大勇在前面給周恒打著燈籠,到了朱筠墨的院落,周恒怕朱大勇回去,轉身吩咐道:

  “在這里等我一下。”

  “是。”

  周恒邁步走到房門前,一個下人遠遠看到周恒,早已同傳過,此刻笑著朝周恒施禮。

  “周公子里面請。”

  周恒微微點頭,邁步走進房間,龐霄就站在門口,上下看了周恒幾眼,那目光似乎不善。

  周恒心里一驚,難道他們知曉了什么,黑衣女莫非......是京城派來的?

  “霄伯好!”

  龐霄用鼻子答應了一聲,“周小郎中最近好忙啊,老夫好久沒見到你了,不對現在該叫周老板的是吧?”

  周恒沒有惱,抬頭看向龐霄,急診醫生啥場面沒見過,這樣的言語刺激,說明龐霄沒想隱藏他的想法,在明明白白告訴周恒,他生氣了。

  回身看了一眼,“霄伯見諒,這幾天忙著劉大人妹妹的手術,狀況十分兇險,所以回來的晚些。”

  龐霄看了周恒一眼,“劉大人的妹妹是什么病?”

  周恒抬眼看向龐霄,他知道這會兒要說實話。

  “劉大人的妹妹患了肉癭,就是在脖頸上長了一個嬰兒頭大小的腫塊。”

  龐霄一怔,想象了一下嬰兒頭大小的一個東西掛在脖子上,隨即身子抖了抖,似乎真的很可怕。

  “脖子上,豈不是動不了,還很丑?”

  周恒嘆息一聲,解釋道:

  “不只是美丑的問題,此刻已經影響呼吸和進食,不過這個位置血運極為豐富,所以整個過程十分的兇險,今天穩定了狀態,這才讓他們離開,畢竟劉大人的妹妹還未出閣。”

  龐霄一直盯著周恒,這才恍悟。

  那劉大人的妹妹定然情況非常危急,所以這兩天沒見到他,龐霄雖然派人去打探了,只知道他在回春堂忙碌,并不知曉在做什么。

  見他說完,這才微微點點頭。

  “行了,處理好了就行,去內室吧,主子在等著你。”

  周恒也沒矯情,跟著龐霄走入聽雪閣的內室,果然朱筠墨在不斷來回踱步,夏末清涼的夜晚,額頭上也見了汗,顯然他十分著急。

  見周恒進來,趕緊一把抓住周恒。

  “周小郎中你可來了,明日我要如何做?”

  龐霄在一側咳了一聲,“咳,主子莫急,坐下來慢慢說。”

  朱筠墨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不過明天是否能偽裝過去,就看周恒的假死之術了,因此他不能不急。

  幾人落座,周恒朝著朱筠墨躬身說道:

  “公子勿慌,藥周恒已經準備妥當,只是不知道大同和京城是否有消息?”

  朱筠墨看向龐霄搖搖頭,龐霄趕緊說道:

  “消息早就傳去大同了,只是遲遲未曾收到回信,不過送信的人回來說,大同的局勢有些緊張,韃靼人在大同城外,有軍馬出沒,不知是刺探還是有什么計劃。”

  周恒知道,駐扎在邊境的主將,是絕對不可能擅離的,無召回京這是死罪,不過不回信是什么意思?

  周恒的目光,在朱筠墨和龐霄的臉上來回看了看,龐霄一貫面無表情的臉上也帶著一絲愁容,顯然是沒想到這個結果。

  朱筠墨就不用說了,就是一只熱鍋上的螞蟻。

  周恒略微想了想,隨即說道:

  “此事周恒認為沒什么,我想公子的父親,絕對不會聽之任之,得了你的消息,自然會調查一番,如若京城的手伸得太長,絕不會置之不理,或許覺得現在沒必要露面吧。”

  龐霄瞥了一眼周恒,這一點他也想過,不過清平縣的驛館中并未有人入住,瞧著朱筠墨微微松了一口氣。

  龐霄知道,目前也只能如此說了,無論來不來,都要讓主子知道是大同來人了,不然父子二人真的是更加的疏遠。

  “主子,周小郎中說的有道理,一切還是要按照我們的計劃走,如若京城來人了,老主子不會置之不理的,至于派來的人在哪兒,老奴認為這是老主子不想讓我們覺得有所依靠吧。”

  朱筠墨嘆息一聲,眉頭依舊緊鎖,不過剛剛的焦躁已經少了大半。

  “那好,此刻急也沒用,就按照你們二人說的,我們抓緊準備起來吧,周小郎君這藥吃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嗎?”

  周恒搖搖頭,“藥或者說手段有三種,這個要看公子的選擇,一種是上次給你治療傷處時,所用的那種麻醉藥劑,吃了毫無感覺,需要三個時辰緩解。”

  周恒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還有一個紙包分別展開,擺放在朱筠墨的面前。

  “第二種就是一種廚房能用到的東西,這個服用后口吐白沫,癥狀與癇病一致,不過公子可聽可看有感知,只是讓自己一直手抖,就有些難度。”

  朱筠墨有些糾結,抓起那個小瓶子可看,打開蓋子聞了一下,是一些沒有什么味道的液體,另一個紙包里是白色的粉末,有一股子淡淡的咸味兒。

  “有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我要裝病真怕那些大夫瞧出來什么,可是如若幾個時辰什么都感知不到,也過于危險。”

  周恒想了想,摸出個小包打開,一個長條形狀的布包上大大小小插滿了銀針周恒抬頭看向朱筠墨,臉上帶著一個神秘的笑容。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用針控制穴位,讓公子渾身不受控制的抖動,與癇病發作更為相似,這時再口服藥粉吐在唇邊,就沒人懷疑了,只是不知道公子是否敢嘗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