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九章:開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聽明白了,劉秀兒希望自己和衙門聯合,這個想法是非常好。

  不過暫時不用,原本就是想讓馬令善他們練練手。

  “多謝劉小姐美意,暫且不用。”

  劉秀兒沒再多言,劉仁禮趕緊叫著春桃他們從后院走了,周恒送到門口沒有出去,鎖了門阿昌朝周恒施禮。

  “師尊,做好的藥品已經清點出來,除了速效救心丸幾種昂貴的丸劑制作了四十份,別的每個品類都已經夠二百盒了。”

  周恒點點頭,拿起一瓶速效救心丸。

  藥瓶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制作成一個小葫蘆的形狀,土黃色的外表刷著釉,上面刻著藥名,封口有木塞和蠟封,蠟封上印著回春堂三個字,伸手觸摸能感知到凹凸的痕跡。

  “做的不錯,今日開業,后面的作坊可以暫停一下,只是那酒精蒸餾不要停。”

  周恒一說這個,阿昌就趕緊湊上來。

  “之前我們實驗的那些酒精廢料,有個酒商過來全買走了,說是如若還有價錢好商議。”

  周恒一聽,沒用自己張羅,竟然有人主動來尋,這個確實不錯,此時外面賣的米酒黃酒度數都極低,和后世的啤酒差不多。

  他們那些雜質太多,蒸餾不完全的酒精,也有四五十度,對于酒商來說,這簡直是寶貝,只是沒想到自己沒出手,就有人上趕著來買。

  “酒商怎么知曉的?”

  阿昌撓撓頭,“就是給我們提供原料的那個酒商啊,他上次來送貨,我們這里正好有一桶做出來雜質很多,我就讓人灌到缸里存起來,不過一個雜役沒扶好,撒了一些,他聞著問我是什么味道,難道是我們做的那種藥?”

  周恒恍悟,“你給他嘗了?”

  “是,隨后那酒商想要一點兒嘗一下,我就給他倒了半盞,一口下肚,他就不斷叫好,然后問我這個怎么賣?我說這是十份黃酒出一份的東西,師尊還沒定價,他說那就出二十倍的價格買,五百錢一斤,我說要回稟師尊定奪,不過阿昌給忘記了,這不剛才又派人過來詢問了。”

  聽到這個價格,周恒一怔,不過一些雜質極高的廢品,竟然能賣五百錢一斤,那一缸豈不是要賣出去四五十兩銀子。

  “告訴他,這東西不是時時有,一缸五十兩就好,便宜給他就行,不過我們訂購黃酒的價格要壓下來。”

  阿昌一臉的笑容,“是阿昌謹記,那我這就去跟那伙計說一聲。”

  周恒快步走到診堂,馬令善他們已經換上統一的墨綠色衣衫,在柜臺前站成一排,周恒滿意地點點頭,一個個看過去,走到最后頓住腳步。

  不知薛老大從哪兒搞到的一套墨綠色衣衫,站在銘宇身側。

  那衣衫仿佛小了兩碼,緊緊箍在身上,效果有點兒像二十一世紀的速干衣,胸肌手臂的肌肉都勒得繃繃緊。

  周恒微微蹙眉,“這衣衫......”

  銘宇沒忍住笑,急忙解釋道:

  “這是王三順的備用工服。”

  周恒白了薛老大一眼,“趕緊換下來,你又不是醫館的人,穿這個干啥?”

  薛老大抬眼看看周恒,聲音沒有平時霸氣,似乎還帶著一絲委屈。

  “醫館這么多人,不差我一個,訂衣服怎地就不給我來兩套,再說這里的琉璃和器械都是我跟著去訂的,怎就不是醫館的人了?”

  周恒瞥他一眼,“糯米藕和藕合的生意都是你來負責呢,要不你來管理醫館,我讓銘宇去管那些你看如何?”

  薛老大趕緊擺頭,“那些小子難管著呢,成天為了多拿一些貨爭執,銘宇鎮不住他們。”

  周恒笑了起來,薛老大看著傻乎乎的,其實心里很有數,這些賣貨好的家伙,都難以駕馭,必須薛老大這樣的主兒,能鎮得住他們。

  他這一套說辭,不過是有些嫉妒醫館的行頭。

  “銘宇明天在賬上支了銀子,給薛大哥做兩身衣袍,不要這種工作服,要穿起來很威武的那種,挑好料子來。”

  薛銘宇搖搖頭,“不成老板都沒穿成那樣,我兄長這樣打扮不合適。”

  周恒噗嗤一下笑了起來,這個銘宇是真拆臺啊,他拍拍銘宇的肩膀。

  “不要緊,薛大哥現在代表是兩個生意,今后會管理的更多,他需要包裝一下。”

  “包裝?”

  “嗯,人靠衣裝,先從穿著打扮開始吧,行了廢話不多說,爆竹不是買了,找伙計放起來,我們今天算是開始營業了。”

  馬令善看向周恒,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

  “有話就說,跟我說話,無需仔細斟酌。”

  “師尊,這開業揭紅布,都咱們自己來,剛剛劉大人不是在?”

  周恒笑了,這是真心為回春堂考慮,希望借勢,不過周恒不需要這個。

  “不用,正常營業即可。”

  說著第一個走了出去,幾個診堂的伙計幫著德勝他們將爆竹準備好,隨即燃放起來。

  這個時候也沒有什么手表,無法掐算時間搞一個9:18或者9:58啥的,擇日不如撞日,就這樣來吧。

  隨著噼里啪啦的爆竹聲,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

  之前招工的時候,周圍人都已經知曉這里是醫館,天天忙忙碌碌準備著藥材,就是不見開業,此時放了爆竹,引來不少人駐足觀看。

  周恒伸手將匾額上的紅綢子扯下來,后院的雜役都圍在周圍,臉上喜氣洋洋的。

  德勝按照周恒的吩咐,給圍觀上來的人,沒人分發了一個油紙包裹的喜餅,算是沾沾喜氣。

  周恒沒多停留,直接進了診堂。

  兩個膽大的婦人,隨著馬令善走了進來。

  “這里不是杏林醫館啦,怪可惜了的。”

  馬大夫起身,朝著那個年長的婦人施禮。

  “張夫人好久不見,我們這回春堂比之前增加了更多的藥品,醫治的方式也多了很多種,閉門這些天,我們一直跟著師尊學習醫術來著。”

  聽馬令善如此一說,張夫人頓時有些興趣,湊近馬令善一些。

  “我這身子馬大夫也知道,最近還是夜不能寐,脾氣大的不得了,你這些日子不在,我都沒有藥吃了,不知可有什么新的醫治方法?”

  馬令善笑了,朝著柜上擺擺手。

  “屈子平,給我這里送一盒朱砂安神丸和烏雞白鳳丸來。”

  屈子平口中應著,用一個托盤放著兩瓶藥丸端了過來,放在桌子上,張夫人頓時眼前一亮。

  “這是丸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