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二章:三斤六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德勝驚呼一聲,“血!”

  周恒抬手按住出血的部位,雖然按住不過周圍滲漏的速度非常快,眼看著整個視野內全都是血。

  “馬令善,過來壓著!”

  馬令善趕緊伸手,掐住周恒手下的那處,如此一倒手,血再度噴涌出來一些。

  德勝將玻璃鏡子上的擦干凈,至少不要影響照明。

  周恒趕緊用止血鉗夾住一個出血點,這里是一個血管的斷裂處,一手持針一手持鑷子,手指快速翻飛。

  此時不能輸血,畢竟無法查驗血型,所以一定要快,盡量減少出血量。

  五針縫合完畢,松開止血鉗,德勝將放大鏡搖過來,檢查了一番并無滲出,周恒松了一口氣。

  “馬令善你緩緩向后移動手指,還有一根動脈有缺損,我喊停你就停住向下按,聽明白了嗎?”

  “好。”

  沒有過多的言語,馬令善開始一點點朝后移動手指,周恒手中的鑷子上夾著紗布,不斷擦拭周圍,讓視野內能加清晰。

  周恒在擦拭中,突然感到馬令善手指下似乎血量增大。

  “停,別動。”

  馬令善身上一哆嗦,不過手上牢牢定住了。

  周恒在他手指下方,趕緊捏住一個皮瓣,縫上一針,就這樣一個動作,周恒的臉上濺上幾滴血。

  隨著命令,馬令善不斷抬起手指,同時周恒縫合。

  這處血管上的缺口別處理完畢,擦拭了一遍,周恒仔細觀察了一下,一陣陣后怕。

  看位置,這根血管應該是甲狀腺上動脈,這里應該是頸動脈的分支,不過看這根動脈的粗細,竟然有原來的十倍粗,超過三根牙簽羅列在一起的直徑,怪不得剛剛縫合了九針。

  剩下兩處腫瘤的根部,就沒有如此直徑的動脈,快速處理后,周恒將劉秀兒頸部的皮膚蓋下來,去除多余的部分,最后就是縫合。

  表皮的縫合,如若想要不留疤,第一點就是針線的選擇,急救箱里面有兩包一次性縫合針線,周恒挑選了一個最小號,將皮瓣對齊,緩緩縫合上。

  剪斷最后一根縫線,周恒這才送了一口氣。

  “給我紗布卷。”

  馬令善找到紗布卷,不過沒有急著給周恒。

  “師尊,要不然我來包扎?”

  周恒搖搖頭,“這個比較關鍵,你看仔細,這里是下頜,吃飯說話仰頭都需要活動,緊了無法說話,吃飯也困難,太松這里容易產生積液,所以趁著患者麻藥勁兒沒過,先加壓包扎,等患者醒了,再重新包扎的松一點兒。”

  說話間,周恒手上的動作沒有停,從下頜到頭頂,扇形的包扎好。

  去除了肉癭,這里的皮瓣極為松懈,如若不加壓包扎,很容易產生滲出,如此一來不但延長愈后期,搞不好還會壞死。

  處理完畢,周恒松了一口氣,將麻醉的液體換上藥劑,手扶著操作臺感覺眼前有些發黑,馬令善嚇了一跳。

  “師尊你怎么了?”

  周恒擺擺手,“無事就是過度緊張,此刻有些頭暈,去推床過來,將劉小姐送回病房,上下都讓張嬸子抱一下,切記手臂上的針不要碰到,將這個液體瓶子掛在病房的床頭掛鉤上。”

  馬令善趕緊去推車,張嬸子已經跟著德勝走了進來。

  張嬸子展開一個淡藍色的薄被子,將劉秀兒包裹了一下,直接抱了起來,輕手輕腳地放在平車上。

  德勝踮著腳舉著液體瓶子,三人推車去了病房。

  周恒稍微緩解了,扯下身上的隔離服手套帽子口罩,出了手術室,在刷手間清洗了一下,剛出門被一個人一把抓住衣領。

  周恒一怔,還未反應,那人便被隔開了,周恒一抬眼,剛剛抓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妹控劉仁禮。

  身側將自己的衣領拯救出來的是薛老大,他瞪著劉仁禮,一臉的戒備。

  沒抓到周恒,劉仁禮有些氣惱,眼珠子通紅看著周恒嚷道:

  “手術到底怎么樣,你們一個個問什么都不說,我妹子是不是不行了?”

  “劉大人別急,劉小姐的手術很成功,只是病房你還是不要去了,有這個叫嚷的功夫,還不如回去安排人買鴿子給她燉湯,再過三四個時辰,她就可以進食了。”

  劉仁禮想要拍開薛老大的手,掙扎了幾次也沒成功,周恒伸手拽住薛老大的袖子。

  “劉大人不會對我怎樣的,你松手。”

  劉仁禮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周恒,眼都不眨似乎想從周恒的表情上探看出一絲端倪。

  “你的意思是,秀兒的肉癭去除了,沒出現你昨日所說的那一些情況?”

  周恒點點頭,“這樣吧,你在門口看看,不過不能進去,房間內都消毒了,防止術后感染的。”

  劉仁禮趕緊點點頭,完全沒了剛剛的氣焰。

  “成,我就扒門看看,不進去。”

  周恒引著劉仁禮,走到一號病房門前。

  張嬸子已經將劉秀兒放在病床上,輸液瓶子掛在一側,將劉秀兒的頭微微側著朝著門口,劉秀兒睡著了,臉色不算很好,有些慘白。

  春桃將床位的搖把調整了一下,此時劉秀兒的頭高于足部,看著除了臉,頭和脖子全部包裹著白布的劉秀兒,劉仁禮的眼淚流了下來。

  “秀兒的臉色不好,這手術讓她遭罪了。”

  周恒想了想,朝著劉仁禮抱拳,說道:

  “劉大人我們下去說話吧,劉小姐不想你今日陪著,也是怕你擔心。”

  劉仁禮知道周恒說得對,不舍地抬眼再度看看病房內,這才跟著周恒下了樓,二人坐定,周恒將手術的過程說了一下。

  “......情況就是這樣,沒想到劉小姐的肉癭已經分化成三個,里面還有如此畸形的動脈,如若再晚幾天手術,真不知道會發展到什么地步。”

  如此一席話,劉仁禮聽得驚心動魄,隨即一陣自責。

  “都怪我,之前秀兒的肉癭沒有如此大,就拳頭大小,我當時心中急切,找了很多大夫給他看,秀兒說那些藥,吃起來看似有效,不過似乎也刺激了肉癭,沒有幾個月,肉癭開始瘋長,不然上次見你我也不會那樣急。”

  周恒點點頭,“劉小姐過于瘦弱,所有的營養都被這肉癭吸收,剛剛切下來的肉癭已經過磅,總重達到三斤六兩。”

  劉仁禮倒吸一口涼氣,“三斤六兩?”

  周恒知道,劉仁禮非常懊惱,也極為的自責。

  “不要自責,現在已經切除了,只要護理得當,之后藥物控制好,這肉癭不會復發,等劉小姐痊愈后,我再慢慢研制祖父留下的祛疤古方。”

  劉仁禮一拍桌子,“何須等待,抓緊研制吧,需要銀子是吧,我帶來了!”

  說著伸手在懷里一摸,抓出一把銀票,直接拍在周恒面前。

  周恒嚇了一跳,以為劉仁禮想要動手,朝身后挪了挪,不過看到銀票,周恒有些不好意思。

  要知道,之前的改建手術室還有打造各種機械設備的費用,都是劉仁禮出的,此刻看到這些銀票,周恒有些不好意思。

  雖然有些不舍,還是抬手將銀票推到劉仁禮面前。

  “用不了這么多,之前大人已經付出了很多,這不是錢的事兒,有幾味藥還需尋找。”

  劉仁禮將銀票抓起來,周恒心下一緊,隨即有些后悔。

  銀子啊!

  我怎么就嘴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