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八章:“失蹤”的薛老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薛老大回身,朝著后面吼了一嗓子。

  “趕緊過來,有啥不好意思的?”

  周恒這才發現門后躲著一個人,薛老大這一嗓子,很多人都抬眼看過了,德勝就在不遠處,朝著眾人吆喝道:

  “不忙是吧,趕緊該干嘛干嘛?不想干直說,外面等著來的人多了去了。”

  這聲吆喝甚是管用,呼啦一下所有人都沒了,各自跟著組長去分組工作了。

  門后的銘宇,這才垂頭快步走過來。

  周恒一看,怪不得如此樣子,原來整個右眼有一圈兒烏青,雖然散開不少,看著還是很滲人,薛老大耽擱這么久一定是處理此事了,看來靈山村一定有什么異動。

  “誰干的?難道是那個去濟陽縣的薛南盛?”

  薛老大抬頭看向周恒,嘆息一聲點點頭,說道:

  “猜對了,你自己跟周恒說到底咋回事!”

  銘宇的臉上,極為尷尬。

  “昨天一早,兄長傳話,安排人手去濟陽縣賣糯米藕,當晚報回來的收益竟然不比清平縣的少,當晚三叔公氣憤的不行,來家里找我理論,說我們兄弟忘恩負義,忘記當初施米之恩,斷了他們的財路,這才動了手。”

  周恒蹙眉,“當初,他們主動不參與村中糯米藕勞作的是嗎?”

  銘宇點點頭,“對啊,勸他們參與,三叔公說家中不缺這份吃食,誰知道他們偷偷去了濟陽縣賣。”

  薛老大一臉的憤恨,“也怨我,如若不是想著維系薛家族人,也不會鬧得如此境地。”

  “那族長怎么說?”

  銘宇揉揉鼻子說道:“族長說三叔公是吃里扒外,搶了全村的收益,讓他們月內搬離,并且將他們從族譜上除名。”

  周恒點點頭,這個安排是對的。

  “如此甚好,不過你們怎么還如此憤恨?”

  薛老大抬起巴掌,拍開一臉委屈的銘宇。

  “起開,說半天也沒說清楚,我來說吧!還叫什么三叔公,那薛南盛打了銘宇,聽說族長要除名他們,今天天沒亮去了家中,將我們家房子燒了,然后一家人逃之夭夭,這會兒不知去向。”

  這回換做周恒怔住了,沒想到薛南盛夠陰損,自己被除名要求搬離,竟然找薛老大家報復。

  “房子沒了?”

  銘宇眼淚流了下來,哽咽地說道:

  “房子沒了,什么都沒了,我存在柜子中的銀子也沒了,尤其是那糧倉,剛剛修葺好的,還沒用上,就成了一片廢墟,如若不是我和兄長在族長家連夜核對賬目,這會兒已經葬身火海了!”

  周恒惱了,看了一眼薛老大。

  “報官沒有?”

  薛老大搖搖頭,“族長說家丑不可外揚,之后幫著我們修葺房屋,只是這會兒沒地方住,他只能跟著我來醫館了。”

  周恒看看薛老大和銘宇,村中的安排他們也不能反駁。

  薛家族長也是怕別村笑話,這樣的安排雖然慫了一點兒,不過薛南盛是不敢再冒頭了,成了流民即便身上有些銀兩,今后也很難立足。

  周恒回身,朝著一個雜役招手。

  “你過來去煮幾個雞蛋,煮的老一點兒。”

  那人稱是快步去了,周恒看看薛老大和薛銘宇。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不過要暫時住在醫館了,去梅園不合適。”

  薛老大點點頭,“這是自然,先讓他在醫館幫忙幾天吧,家中修葺完了再回去讀書,至于村里面的銷售賬目,暫時也都在這里理順吧。”

  薛銘宇趕緊將身上的包袱取下來,找到一個賬冊還有一包銀兩,統統遞給周恒。

  “這是糯米藕的銷售賬目,銀子是濟陽縣這兩天的剩余收入。”

  周恒顛了顛,打開一看,里面十兩一錠的銀子有三錠,如若是分配完的,就是說這兩天在濟陽縣買了近七十兩,這個數額可是不少。

  周恒將銀子推給銘宇,“既然你來了,醫館和糯米藕的賬目,就負責都由你來負責,你哥還要經常回靈山村,管理這些有些力不從心,另外從賬上支十兩銀子給你哥,修葺房屋雖然是村里幫忙,也需要添置家什。”

  薛老大面上一怔,“那怎行?族長已經說了,每月給我二兩銀子,養家足夠用了,這個不能拿。”

  周恒白他一眼,抓著一錠銀子塞給他。

  “告訴族長,你倆的工錢從我這面的紅利里面出,一月十兩銀子。”

  薛老大定定地看向周恒,一時間覺得掌心的銀子燙手,眼眶有些發紅,抓著銀子揣在懷里。

  “那我收下了,上刀山下火海,你吩咐一聲就行,哪怕掉腦袋我薛泰都絕不含糊!”

  周恒一怔,這說辭怎么如此耳熟,敢情當自己是梁山好漢?

  抬手一巴掌,拍在薛老大的額頭上。

  “什么亂七八糟的,我就開個醫館,怎么就上刀山下火海了?”

  薛老大砸吧砸吧嘴,沒有反抗。

  “我就是讓你知道,啥事我都可以幫你去干,不過銘宇要好好讀書,我還是希望他考取功名!”

  周恒一伸手,“那銀子還我!”

  薛老大趕緊捂著胸口的銀子,“咋?”

  銘宇拽拽薛老大的衣袖,壓低聲音說道:

  “剛剛不是說了,這是我們兩個的工錢,如若我不在這里了,就沒這么多。”

  薛老大狠狠白他一眼,這個弟弟讀書讀傻了,真是搞不清狀況。

  “那就暫定三個月吧。”

  周恒唇角一揚,“行,那就三個月!”

  那個雜役將煮好的雞蛋端了過來,周恒將胖子推到薛老大面前。

  “剝皮!”

  “我不餓,晨起吃過了!”

  周恒一陣無語,“不是用來吃的,要給銘宇揉眼睛和臉上烏青的,他都不敢見人,你看不到?”

  薛老大這回啞火了,趕緊抓雞蛋,那雞蛋是剛出鍋的,燙得他不斷來回倒手,終是剝干凈蛋殼。

  周恒讓銘宇坐下,用雞蛋趁熱放在他眼角的淤青處來回滾動,直到雞蛋溫度低了,再換另一個,如此反復幾次,別說眼角的淤青淡了許多。

  “行了,這樣就可以見人了,跟德勝去整理賬目吧,這里采購的物件很多,人員也很多,接下來的幾天,德勝需要跟著學習醫術和用藥,你來接手這些最好不過。”

  周恒看看薛老大,“你也別閑著,糯米藕在這清平縣也算打開市場了,我再教你做一樣藕合,這個口味是咸的,可以讓不喜吃甜食的人有個選擇。”

  周恒列了一個單子,讓薛老大去準備,當晚就親自做了一鍋。

  這個比較容易,只要弄好肉餡就行,將切成連刀口的藕片中夾上肉餡,外面裹上一層雞蛋面糊,炸制出來。

  薛老大只是看了看,就跟著周恒一起操作,不多時做了一大盆,醫館的人都過來跟著試吃了一下。

  這肉餡,是薛老大出去買的野豬肉,因為野豬太大還不想切著賣,所以一天也沒賣掉,收市的時候,薛老大花了一千五百錢買了回來。

  周恒讓他們將肉餡兒全部剁碎,拌上鹽和油裝在壇子里,然后將壇子吊在井中,盡力保存一下,畢竟天氣炎熱還沒有冰窖。

  接續下來的幾天,開始教授幾人基礎的人體結構,以及分診用藥診治流程,雖然不能像二十一世紀醫院那樣完備,不過幾個人已經學得有模有樣。

  消毒用的蒸鍋,也安裝完畢,嘗試了幾次,無菌包的消毒還比較可心。

  至于工作服、隔離服,還有帽子口罩手套這些,馬令善都讓他媳婦趕制的。

  周恒沒敢做成白色,全部是墨綠色的棉布材質,幾人穿戴整齊看著真有點兒醫院的感覺了。

  周恒一早在醫館轉了一圈,算算日子,今日已經是九月初一,劉仁禮的牌匾也該制好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