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假死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龐霄也看向周恒,這個方法倒是不錯,不過要掩人耳目,還要找人旁證真的不容易。

  “你可有方法?”

  周恒揉搓了一下下頜,一臉的神秘。

  “這個簡單,我找些臭麻子來提煉一下,給公子準備一顆藥丸,吃了之后,任誰把脈都無法看出端倪。”

  龐霄一怔,眸光閃過一絲驚訝,“難道是假死藥?”

  周恒眨眨眼,這個叫法也不錯挺唬人,其實就是做個簡單的全麻,臭麻子只是純度不高,提純后可以做到。

  “不是假死藥,藥量會輕微一些,診脈也只能覺得公子脈象微弱好似癇病發作,再弄點兒藥粉涂抹在唇邊看似抽搐嘔吐過即可。”

  龐霄急著追問道:“可有危險?”

  “毫無危險,公子只是睡上三個時辰,之后毫無感覺,當然還有更安穩的方法,無需昏睡也如癇病發作吧,這個到時候我們再議。”

  龐霄想了一下,看向朱筠墨,“主子,周小郎中說得可行,不過在這十幾日中,周小郎中的醫館也要抓緊樹立威望,最好能一舉成名,這樣九月十一進行診治的時候,周小郎中也可以在側,以防萬一。”

  周恒此刻真的想給龐霄鼓掌,這個老頭真的是太知心了,一語道破自己的小算盤。

  如若得到梅園的認可,加上劉仁禮的支持,這清平縣自己豈不是毫無擔憂而言。

  朱筠墨點點頭,“這是自然,周小郎中你需要什么盡管開口。”

  周恒抑制住自己的喜色,趕緊躬身施禮。

  “公子和霄伯客氣了,能得到二位的信任,對周恒來說就是無上榮光,也是對我醫術的認可,至于我的醫館,主要針對的是急診外傷患者,這個才是周恒所長。”

  龐霄點點頭,這份氣度還是可圈可點的,如此年齡能不浮躁,也沒有抱住梅園不撒手的貪婪之心,今后定有發展。

  “剛剛我還和主子說起,這清平縣的壽和堂,是濟南府過來的老字號,據說老板孟孝友是濟南府總號孟德洲的叔父,在這清平縣內廣結善緣,任誰都要給他三分薄面,如若今后你們之間有何利害主子會出手相助的。”

  “那周恒在這里,就多謝公子和霄伯了。”

  朱筠墨看向周恒,“字號可是定下了?”

  “已經想好,就叫回春堂,但愿世間人無恙,何愁架上藥沾塵!祖父曾教導周恒,此生要懸壺濟世,成為一個妙手回春的好大夫,這也是我的夙愿。”

  “有志向,你小小年紀,從救治主子和黃掌柜兩件事兒上,已經看到你的能力,妙手回春四個字擔得起!”

  朱筠墨一臉的羨慕,看向霄伯。

  “霄伯我可否去回春堂看看,成日悶在園子里,真的有些煩悶。”

  周恒嚇了一跳,未等龐霄答應趕緊說道:

  “萬萬不可,按照時日計算,現在公子已經開始服用那寒蟬清神丹,忍耐十幾日吧,如若我猜想的不錯那位京城的大夫并未回京城,只是在觀望你的病情,到了日子恐怕會不請自來。”

  說到這個朱筠墨就一臉怒容,起身來回踱步。

  “裝病倒是可以,診治也都由你們出門搪塞,可是那姓鄒的家伙他如若來,我們要如何應對?總不至于殺了吧?”

  龐霄也頓住了,按照最初的想法是能避就避,畢竟現在主子年紀小,可是這件事兒如若處置不好,京城恐怕要更加戒備梅園了,稍有不如意,直接將他們召回京城,那才是虎穴狼窩。

  周恒稍微沉吟片刻,說道:“這假死藥,他查不出來,還會覺得公子按時吃藥了,至于病癥會再開些藥物調養。只是這里發生的事兒,公子要稟報大同,論起遠近親疏,公子是兒子,京城是孫子,都是血脈至親,不然也不會安排霄伯在你左右照顧。”

  龐霄點點頭,“周小郎中說的是,當時王爺將老奴派過來照顧主子,也是防備萬一,要不然公子休書一封給大同送去?”

  朱筠墨一臉的糾結,似乎很少懼怕父親。

  “這要如何寫?難道說京城那位想殺我,褫奪我的封號給她兒子?說了父王會信?”

  周恒搖搖頭,“只講述事實,無需給出判斷,王爺會有所判斷,至于這瓶寒蟬清神丹和芩連清心湯各附上一份,將其送到大同,當然這位鄒大夫和京城那位劉醫正的關系也要說明,言辭懇切,只是陳述即可。”

  龐霄盯著周恒半晌,“這個方法可行,之前都是老奴轉述,主子很少給王爺修書,這次正好問安,畢竟大同要比這清平縣暑熱難耐,八月底的秋老虎更甚。”

  朱筠墨點點頭,“對了給父王準備一些桂花糯米藕帶過去,之前我沒有胃口,吃了還很開胃。”

  龐霄施禮,“主子這樣想甚好,不用太多禮物,只是代表你的心意就好,老奴去安排,主子修書吧,正好讓周小郎中幫著看看。”

  說完龐霄去安排了,朱筠墨雖然對寧王有些懼怕,不過這個時候,想不了這么多,活命要緊。

  起身走到書案前,看看周恒,沉思醞釀了一下開始落筆,周恒在身后看看,一臉的嫌棄,字倒是不丑,寫的都是什么?

  簡直是小學生告狀,直來直去的落了下成。

  周恒抿唇,攔住朱筠墨的動作,一施禮說道:

  “公子要不我來口述,公子落筆你看如何?”

  朱筠墨一臉的開心,一把將筆塞入周恒的掌中。

  “你來寫,之后我謄寫就是了,遇到孤僻的字,我怕是不會寫。”

  周恒有些疑惑,朱筠墨在清平縣跟著大儒學習應該時間不短了,可這水平怎么和開蒙不久似得?

  家書問安,白話即可,寫不出文言效果,還要這樣去寫,看著就別扭。

  甩開種種疑惑,周恒略微沉思一下提筆開始書寫起來。

  父王親啟:

  臨近九月,依舊暑熱難耐,想父王在大同更是燥熱,筠墨特奉上此地新奇小食桂花糯米藕,望父王保重身體。

  近一月,嫂嫂命劉醫正的表弟鄒大夫過來時常探望,新換的藥吃著異常倦怠,每日有九個時辰都在睡著,味道辛辣帶著腥臭,兒臣帶了一點兒給父王品鑒,愿父王觀后博得一笑。

  孺慕之情,與時俱積,先此馳稟,盼相聚!

  朱筠墨將寬大的袖口扎緊,鋪上一張信紙,照著周恒書寫的內容謄寫下來,無需動腦子,專注將字寫好即可,所以這次的書寫,比之前他自己寫的那幾行字端正了許多。

  吹干墨跡,朱筠墨擔憂地看向周恒。

  “這樣就行了?”

  周恒點點頭,“真情流露就好,如若太過拘謹,一看就不是公子的語氣,懼怕中帶著一絲想念,這個火候是最好的。”

  朱筠墨抿抿唇,抬眸看了一眼周恒。

  “我不喜讀書,只喜歡馬政,就像父王一樣,大漠荒煙鎮守邊關。再者趙大儒更不喜教導我,每次來了都是捧著書自顧自的讀上一番,壓根沒有什么講解,我都聽不懂,練字都是霄伯教的。”

  突然,周恒覺得朱筠墨很可憐。

  獨自跟著老太監長大,父親因為母親的過世,看不上他。

  哥哥死了嫂子還要搞死他,那個親侄子已經十一,估計也早被養歪了。

  找個師傅還完全不盡心,身邊各種關系盤根錯節,一個看病的大夫能牽扯出母親當年亡故的事兒,還隨時被下毒,能活這么大真不容易啊!

  此時門一響,龐霄緊張推門進來了,朱筠墨沒注意,將寫好的信箋裝起來,一臉炫耀的遞給龐霄。

  “霄伯將這信和糯米藕派人送走吧!”

  “主子,趙炳淵趙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