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章:空心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一怔,沒想到時隔這么多天,他還能記得,不過這話一說,周恒臉上有些尷尬,怎么好像自己是兇手一樣?

  周恒朝他笑了笑,說道:

  “我這次過來,想問一下,你這里是否可以制作這樣的空心針?”

  “空心針?”

  一句話讓大漢一怔,趕緊將手中燒紅的鐵塊丟回爐子里面,摘下厚重的手套,在圍裙上抹了一把,轉身回了鋪子。

  周恒頭上一群烏鴉飛過,這是啥意思?

  將自己晾在這里,是做過還是沒做過,難道聽說過,還是......

  正在周恒亂想的時候,那大漢走了回來,手中捧著一物,周恒接過來一看。

  這是一把類似三棱針的東西,尾部纏繞著繁雜的花紋,不過尖端是一個三角的形狀,上面有一個卵圓形的孔,雖然針管粗了一些,看樣子這是空心的。

  周恒心里一陣激動,這玩意要是能做,就代表自己可以不受急救箱的約束,可以隨意配置藥物了。

  想到車上的注射器,周恒趕緊將針還給大漢。

  “這個做工很精良,不過我需要的東西要比這個細一些,我帶著實物,給你看一下可好?”

  那大漢一聽,趕緊點頭。

  “如若有實物就更好了。”

  “薛老大將我的箱子拿來。”

  薛老大沒說話,轉身去了車上,將箱子拎下來遞給周恒,打開一道縫隙,周恒摸索了片刻,找到一根金屬針頭。

  這個是腰椎穿刺針,急救箱里面僅有的一根不銹鋼針頭,比普通的注射器上的針略長一些,不過如若緊急靜脈推注,這個針頭還是蠻好用的,哪怕是穿刺靜滴也很不錯。

  這個針頭有十二厘米長,如若這個針頭能做,哪怕短一些都沒問題。

  未等周恒說話,那個大漢一把抓過去針頭,拿起來自顧自的看了起來,臉上全都是震驚之色,手指輕撫針尖,不敢用力碰,只是用指甲按了按針尾四方形的接口處。

  “你這是從何得來的,做工精良,材質也是一等一的好,完全沒有雜質,韌性極強,這不是普通的鐵,應是......精鋼!”

  說完最后兩個字,大漢一把捂住嘴巴,抓著周恒的手,直接退到鐵鋪內。

  薛老大一看有些傻眼,三步并作兩步沖了上來,一把抓住大漢的衣領,可大漢一晃膀子竟然掙脫了,見薛老大想要動手,周恒趕緊出言阻止。

  “別慌,這位大哥沒有惡意。”

  那大漢點點頭,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

  “這精鐵,在大梁是禁止打造的,你這針是何處得來的?”

  周恒心下一松,猜到有可能是因為這一點,這個穿刺針是不銹鋼的,他沒想要這么好的材質,只要能做成空心針就好。

  “我祖父留下的,記得他似乎說過,這東西貌似是海外的商人帶過來的,總計就這么一枚,我沒想要這個材質的,只要能做成這個形態就好,針粗一點兒,短一點兒也行。”

  “你是郎中?”

  薛老大伸出大拇指,比劃了一下斜對面杏林醫館的鋪子。

  “瞧見沒,那杏林醫館現在是他的,不日我們就要開門營業了。”

  大漢點點頭,“針你收好,圖紙留給我研究一下,我也不知能否做出來,畢竟生鐵韌性不足,我也在嘗試如何能鍛造更有彈性的物件。”

  周恒將身后的圖紙抽出來,除了空心針,還有幾張圖紙也都展開,里面是拉鉤、擴張器,小鋸子、止血鉗、還有一個眼科用的燒灼止血器,鋪在大漢面前。

  “剩下的幾樣請器械就容易一些,你看看可否制作?”

  看著奇形怪狀的物件,大漢腦子有些死機,抓起那個燒灼止血器的圖紙反復看看。

  “這個沒有標注,難道材質有何不同?”

  別說他還真問到點子上了,“對,這個手柄的部位要帶著花紋,無需美觀便于抓握就好,前段的這個球要銅制的,頂端露出來的這一部分,要歪著,不可與球部水平,而且頂端要非常圓滑,不能有毛刺。”

  大漢聽著不斷用炭筆在地上劃拉著,雖然看不懂他標記的符號,不過似乎聽明白了。

  “至于數量,除了這個止血器要兩個,剩下的都各打造四件,至于那空心針,可以先做二十枚。”

  薛老大在一旁有些著急,這個周恒啥都好就是一樣,從不問價格,真是操碎了心。

  “這些需要多少銀兩?”

  大漢看了一遍圖紙,“這些用不了多少鐵料,只是精細些,你們要多給些費用,不算那空心針,這些給三兩銀子就行了。”

  周恒一怔,瞥了一眼薛老大,大漢一臉的警惕。

  “啥意思嫌貴?俺沒多要你錢,至于這二十枚空心針,外面至少要你五兩銀子,當然你看了貨滿意再付錢。”

  似乎怕周恒這單生意跑了,趕緊將圖紙卷起來。

  周恒看著他的動作臉上抖了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未等周恒說啥薛老大不干了。

  “你這人怎地如此樣子,將圖還給我,還沒說好價格咋就藏起來圖紙了?”

  周恒攔住他的動作,那漢子直接將圖紙塞入懷中。

  “這位公子,還不知貴姓?”

  “我姓周,單名一個恒字,如若有何疑問可以去醫館找我。”

  “嗯,那好周公子,俺這里做好就送去給你一觀,如若需要改動或者有不甚滿意的地方可以來找我,咱們就三日為期吧。”

  周恒想了一下,對于一個醫學生對煉鋼還真不大懂,只是記得曾經看過相關的介紹,如何將生鐵減少雜質練成熟鐵的,稍微想了一下說道。

  “你所用的均為生鐵,只是一味的燒鍛,雜質還是比較多,如若在這火爐旁邊裝上一個風箱補充吹氣,火會更旺一些,溫度也隨之增高,生鐵里面的雜志也會少上許多。”

  “風箱是何物?”

  周恒抓起大漢身邊的炭筆,在地上畫了一個草圖,爐子旁邊連接了一個鐵架子,上面是一個木制風箱,有一個口與爐子側面相連。

  周恒收在風箱外的拉手處比劃著,說道:“這樣拉開風箱,把手處的小門就會打開,空氣會進入風箱內部,當推動風箱的時候,后面的小門會被打開,前面自動關閉,氣就吹進去了。”

  大漢不斷研究著周恒的風箱圖,雖然寥寥數筆,他已經看明白意思。

  這東西甚為粗陋,不過絕對解決問題,他有一個羊皮囊,偶爾就是用來吹氣,不過那東西吹一下就完了,這個卻可以一直補充太實用了。

  “多謝周公子指點,俺是粗人不會說啥,反正你要的東西,會仔細打好送過去,那空心針,俺嘗試一下,有這個風箱在,想來也是可行的。”

  周恒沒再多停留,二人直接回了醫館后院。

  一進門不少工人在房內勞作著,最邊上的一個房子,已經擺上蒸餾的設備還有發酵用的大缸,鐵皮管子、蒸鍋、收集桶等設備,都已經連接完畢,別說還真有點兒小作坊的架勢了。

  其實,劉秀兒的手術用不了這么多酒精。

  不過,過了這個村就沒機會黑劉仁禮了。

  自己的一百兩,裝修和制造這個作坊直到運作起來,可是太緊張了,這些玻璃和手術器械就花去十八兩大貴貴滴。

  周恒腳步沒停,直接上了二樓,沒想到二樓的各個房間全部完成了,馬大夫帶著德勝和阿昌在整理著,見到周恒趕緊施禮。

  “周公子回來了。”

  周恒點點頭,“黃掌柜怎樣,可有所改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