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九章:琉璃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三人上車,途徑梅園,薛老大下去說了一聲。

  又幫著周恒帶了一些換洗衣物,大夫都有潔癖,別的都能忍,唯獨汗味兒和污垢讓他無法忍受,薛老大現在多少知曉一些。

  隨后一路沒停,朝著濟陽縣行去。

  雖說兩縣較近,不過隔著兩座山,驢車一路繞行有些吃力,近兩個時辰后,才抵達濟陽縣。

  在周易安的指引下,三人很快找到了這家琉璃閣。

  店面很小,不仔細看都容易錯過,三人進入,周易安和伙計說明來意,那人趕緊去請老板了。

  周恒不斷打量,這鋪子里面擺設了不少琉璃制作的物件,大的有半人高的瓶子,小的有拇指大小的擺件。

  大多都是帶顏色的,花瓶、器皿、屏風、首飾,工藝和設計都非常了得。

  要知道在后世,這有顏色的玻璃反倒不容易制作,畢竟里面要摻雜不同的物質,才能掌控好色澤。

  正在看著,周易安帶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走到周恒近前抱拳施禮。

  “周公子好。”

  周恒笑著說道:“周老板別客氣,我們都姓周,算是有緣,今日到訪想要讓你看看,有些物件你是否能做?”

  “好,那周公子里面請。”

  周恒抱著圖紙跟著周知閔到了后院,這里有作坊有茶室,一看就知道此人是個懂得享受的,二人坐定,周易安站在周恒身后垂手而立。

  周恒翻出一個注射器的圖紙,遞給周知閔,如若這個能做,別的都好說了,至于玻璃瓶子還是酒精爐,都非常簡單,只是需要搞些配件即可。

  “周老板,我需要的這個物品需要組合使用,此物叫注射器,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針管,一個是柱塞。此物制作有兩個關鍵點,一個是這個柱塞需要嚴絲合縫能推入針管,既要不漏水,還要能推得動。二是要這個針嘴的位置要尺寸標準,稍有偏差前面的金屬針頭就無法安裝了。”

  周知閔仔細看了看,找來一個金屬卡尺,比劃了一下尺寸,并未回答周恒這個不能做,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問道。

  “周公子,是否可以給在下交個底,這個物件是只做一件,還是需要很大的量?”

  周易安一聽,趕緊攔住周知閔。

  “堂叔,我師叔急著救人......”

  周恒拉住周易安的手臂,朝著周知閔笑了笑。

  “周老板快人快語,我喜歡如此直接的做生意,這樣說吧,只要價格合適,尺寸達標,我會長期需求,首批就訂五十個,當然只是這一個單品。”

  周知閔一怔,這就是說還有別的。

  “周公子如若有時間,我做一個你看著可否,這樣也能知曉是否合適。”

  周恒笑了,“正有此意。”

  周老板仰頭大笑,“和周公子談生意真是暢快,價錢好說,如若要的數量大,可以制作模具。”

  幾人起身,直接去了作坊,鋪開圖紙,周老板脫了外袍,扎上圍裙,帶著厚重的手套。

  用鐵鉤子打開一個爐子口,勾起一塊透明的玻璃原料,塞到小爐子里不斷扭動,片刻那玻璃就開始軟化。

  他動作極快不斷吹捏旋轉,幾下功夫針筒的形態就出現了,將多余的部分剪掉,測量了一下針嘴的位置,又調整了一下形態,這才放在一旁冷卻。

  隨即換了一個長鉤子,開始制作柱塞,這個的尺寸開始有些不準,嘗試了幾次,終于有兩個周知閔比較滿意的。

  等待兩個部件涼透,嘗試將其組裝,一裝上才發現,一個直接塞進去了,不過有空隙,另一個稍微有些粗,塞進去五分之一就無法挪動了,周知閔的頭上見了汗。

  周恒回憶了一下,記得老式的玻璃注射器柱塞上都有磨砂的痕跡,看來不光是為了調整尺寸,還有增大摩擦力的作用。

  “周老板,如若將這個打磨一下如何,這樣會順滑一些。”

  周知閔找來一塊包著皮子的木板,上面有著細密的顆粒,看來這是他的打磨工具,旋轉著將柱塞磨了一圈,有一個略微搞出來的位置更加仔細打磨了幾遍,這才再度安裝,別說這次成功了。

  周恒接過來,嘗試著推動一下,阻力不大很順滑。

  “易安,取一杯水來!”

  周易安趕緊去茶室,取來一杯水,周恒用注射器抽取了一些水,將注射器倒過來觀察,柱塞和針管之間并未出現滲漏,用力一推在針嘴的位置飛射出一道水跡落在院中。

  “質量很好,就照著這個標準就好,每個柱塞都打磨一遍,這樣更順滑,推力不大不小。”

  周易安在旁邊若有所思,盯著那注射器瞬間眼睛瞪大。

  “師叔,這個東西我們仵作驗尸也能用上,每次查探內臟的時候,胃內食物和血跡就混在一起,如若將臟腑內的血跡清理干凈,更便于觀察。”

  周恒看他一眼,沒想到這小子自己的開發能力還不錯,知道觀察微觀,還有如此細節,是個可造之材。

  “不止于此,如若前方安裝上空心針,無需尸檢就可以得到死者心內血,如若是流動狀態,可以用一些藥物判定,死者是否中毒而亡,這樣很多不同意尸檢的人就可以判定死因了。”

  周易安一聽來了精神,不過舉著注射器坐搖搖右看看。

  “就是小了點兒,如若大點兒更好!”

  “可以制作不同的尺寸,越大越是容易做。”

  周知閔點點頭,“可以的,看著很難,別說還很容易,如若這個合格,那么不用模具,五十個三五天就可以做好。”

  隨著三人的研究,三天的時間,一次次不斷嘗試,酒精燈、點滴觀察管、輸液瓶、帶蓋子的磨口瓶,還有一個盤子大小的放大鏡都制作出來。

  這個放大鏡還做了一個支架,可以調整位置支撐在床上即可,不用手柄舉著,如此一來穩定性更好,所有的東西總共花費了不到十五兩,這個價格,周恒還是滿意的。

  將所有的玻璃器具仔細包裹,三人乘坐驢車趕回清平縣,一路上薛老大出奇的安靜,時不常還唉聲嘆氣,周恒看到了沒多問。

  在濟陽縣這幾天,薛老大出去轉了兩天,回來就如此了,聯系到之前在濟陽賣糯米藕的事兒。

  不用想也知道,定是發現了什么。

  并且這些人薛老大甚為熟悉,至少讓他很為難,對于周恒而言,這個縣是否有銷售影響不大,不過對于他們能夠分成的個人來說,影響確實比較大。

  驢車一進入清平縣,周恒就讓周易安先回衙門,他和薛老大直接去了上次出事兒那個酒肆旁的姚記鐵匠鋪。

  馬車一停下,周恒跟著薛老大下車,坐了兩個時辰的驢車渾身酸痛,跺跺腳伸伸胳膊腿。

  那拎著大錘打鐵的大漢,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盯著周恒看。

  周恒走上前,朝大漢抱拳。

  “打擾大哥生意了,我想問你個事兒。”

  那大漢哐當一聲,將錘子丟在一旁的鐵架子上,擦著手一臉警惕地看向周恒。

  “我識得你,上次酒肆那事兒,就是你報的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