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三章:朱筠墨的身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薛老大一哆嗦,雙臂一收,將匣子抱得緊緊的。

  周恒白他一眼,拎著急救箱朝室內走去,朱公子已經被龐霄扶著進去,躺在一旁的軟塌上。

  周恒凈了手,拆開紗布,傷口愈合的非常好,此時已經只剩下一條縫隙。

  用鑷子拽了拽縫線,按了按周圍的肌肉,周恒抬眼看向朱筠墨。

  “疼嗎?”

  “尚可。”

  “愈合的不錯,那我們拆線吧。”

  說著,周恒開始消毒,一根一根縫線剪掉,快速扯出來,朱公子隨著扯動縫線,哆嗦了兩下。

  周恒想到龐霄挑斷裴四兒手筋的動作,心下一抖趕緊說道:

  “拆線好似蚊蟲叮咬一般,還能忍受吧?”

  朱筠墨點點頭,“沒事,瞧著疤痕就是一條整齊的縫隙,后面也是如此嗎?”

  周恒嗯了一聲,“后面恢復的要比前面好些,這疤痕需要涂抹些祛疤的藥物,雖然不會完全消失,也會減淡許多。”

  “哦,什么藥物?”

  龐霄湊了過來,看向周恒。

  周恒稍微沉吟片刻,手上消毒的動作沒有停,雖然拆了線,目前還需要天天消毒,畢竟拆線的針孔還需愈合。

  至于龐霄的反應,說明這個世界很少出現如此藥物,看來剛才話說得有些滿了,不過為了抱大腿,這藥必須做出來,再者這東西簡直是暴利,如若今后賣這祛疤藥也有豐厚的收益。

  “祖父曾經做過此藥,不過一場大火燃燒殆盡,我盡力尋找里面所需的藥材,給公子調配。”

  龐霄盯著周恒看看,見他說得真誠,沒再懷疑什么。

  “那就有勞周小郎中了,公子雖然拆了線,你還是在府上多住些時日,今后你可有打算。”

  朱筠墨的目光也看向他,周恒想了想。

  “今天上街,我就是想要看看有沒有租賃的鋪面,可是幾條街走下來,就碰到一個空閑的鋪面,沒想到那鋪面竟然出了命案。”

  龐霄眉毛抖了抖,朱筠墨直接仰頭大笑起來。

  “周小郎中,你的運氣差了點兒,其實想要找鋪面可以讓牙行幫著找一下,讓霄伯幫著你去聯絡一下,你也不用急著走,沒有合適的鋪面,就住在梅園就行了,正好陪陪我。”

  龐霄咳了一聲,朱筠墨擺擺手。

  “周小郎中是我的恩人,在破廟里面相遇,還能危急時刻出手相救,這份膽識和醫術讓我佩服。今日見到有人打著梅園的旗號作惡,能派人過來報信,還救了黃掌柜。最重要的是,幫我挖出裴四兒這顆釘子,所以我信他。”

  周恒舔舔唇,似乎破廟救人是被逼的,手術是為了騙點兒銀子還賬,至于今天的出手,只是可憐同為醫者的黃掌柜,如今在朱筠墨的口中都成了為梅園考慮,讓周恒老臉一紅。

  朱筠墨將褲子整理好,這才坐起來,接著說道:

  “在這清平縣,我名義上跟著大儒趙炳淵老先生在梅園讀書休養身體,實則就是幽禁,京城每月都會派大夫過來一次,不可去濟南府,不可回京城,稍有異動,京城的那位知曉后,立馬回朝我父親告狀。”

  周恒眨么眨么眼睛,這樣的談話,真的不好接茬,他就是一個小大夫,知曉秘辛太多,絕對的不安全啊。

  不過突然對朱筠墨口中‘京城那位’有些疑惑,能輕易左右一個父親的想法,難道......

  暗自嘆息一聲,即便在現代,小三兒扶正也不會對別的孩子好,朱筠墨不是親娘早逝,就是母親身份不高,要不然怎么斗不過這樣的人。

  “那位是朱公子的,繼母?”

  朱筠墨一怔,嘴角抖了抖,直瞪瞪地看向周恒,隨即再也沒忍住,捧腹大笑起來。

  周恒一頭黑線,這到底啥意思,自己說了什么不該說的?

  半晌,朱筠墨忍住笑意,擦拭了一下眼角,看向龐霄。

  “別說,周恒所說的還真有點兒像,此人是我大哥的妻子,我母親生下我便故去了,父親常年在外帶兵打仗,家里就大哥和她在,可是沒想到大哥六年前病故,留下一個五歲的兒子,如今那小子也十一歲。”

  朱筠墨似乎陷入自己的回憶,帶著一臉的遺憾。

  “大哥在時,我野慣了,畢竟他是世子,我做個閑散快樂的人就好,誰成想突然遭此變故,父親將我交給那女人管束,隨后再度去邊關鎮守了。”

  嘆息一聲,朱筠墨接著說道:

  “為了世子這個爵位,那女人不擇手段,如若不是霄伯,我恐怕早就不在了。她是戶部尚書長女,在父親的眼中,是最為可信的人,比我這個兒子都更勝一籌,誰能想到她能如此狠毒。”

  說到最后,朱筠墨臉上少有的沉默。

  不知是對哥哥的惋惜,還是對京城那個女人的痛恨,能看得出來,他并不想卷進這一切。

  從朱筠墨的描述中,能感覺到他們父子之間的隔閡,或許是因為母親的難產而亡,才對朱筠墨如此淡漠吧。

  寧可相信一個知書達理的長媳,也不愿意相信有些頑劣的兒子。

  至于那個京城的嫂子,不用說也猜得到,想要給自己的兒子掙下一個爵位,朱筠墨擋了人家的道。

  十六歲的小叔子,承襲世子,而自己十一歲的兒子卻什么都得不到,還掛著前世子妃的頭銜,尷尬之余,確實有心理落差。

  周恒看看龐霄,他一臉的凝重,顯然對朱筠墨的坦言有些擔憂。

  “主子,既然你和周小郎中說了,那就請他給你看看,京中派來的大夫每次都說需要服藥,不知那癇病是否真的還未痊愈。”

  周恒一怔,趕緊回憶外公的手札,似乎古代管癲癇叫做癇病。

  “癇病?公子何時發作過?”

  朱筠墨搖搖頭,看向龐霄。

  “都是聽府里人說起的,霄伯可曾記得?”

  龐霄眉頭緊蹙,說道:“那是主子五歲的時候,突然一天被人抱著從湖邊回來,身上全濕了,說是落了水,雖然沒嗆到,不過渾身抽搐雙眼翻白口吐白沫,當時找了鄒御醫診治,說是癇病,服藥后好了,后來在主子十歲那年又犯了一次,不過當時老奴去大同了,詳情并不知曉。”

  “公子......現在要叫世子了,世子今年十五歲?”

  朱筠墨點點頭,“今年十六。”

  周恒前后想了一遍,說道:“那就是說,你兄長的孩子出生時,你第一次癇病發作,而在你兄長故去的時候才再次發病的。”

  此言一出,不論是龐霄還是朱筠墨均都怔住了,仔細回想了一下,龐霄先開口道:

  “正是如此。”

  朱筠墨咬咬下唇,“時間對得上,不過我對發病沒有一絲一毫的記憶,即便是十歲那此次,醒來的時候霄伯已經回來了,懲治了幾個照顧不周的奴才,別的一概沒有記憶,如何發病,病中如何救治,都誰來過,統統沒有記憶,只是醒來后頭腦發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