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盛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馬大夫一怔,周恒不用抬眼皮也知道他多賣驚訝。

  “別愣著,動手啊,我需要黃掌柜將手臂露出來,他穿了如此窄袖口的衣袍,我怎么施針”

  馬大夫恍悟,俯下身去給黃掌柜脫衣服。

  周恒這里開始配伍藥劑,現在第一要務是止血,隨即是降壓,最好的方法就是甘露醇和止血芳酸聯合用藥,利尿、降壓、止血、收斂,高速滴入效果相當快。

  準備好藥劑,還有輸液的器具,直接走到床前。

  看著床上的黃掌柜,周恒的臉頰抖了抖。

  馬大夫下手真狠,不過這個執行力沒得說,現在扒的倒是很干凈,黃掌柜的衣袍全都被褪下,堆在腰間。

  周恒伸手拽了拽黃掌柜的衣襟,擋住白花花的肥膘,這要是女人看兩眼算是養眼,如此樣子真的是倒胃口。

  用一根帶子,將吊瓶掛在床旁的鏤空圍欄上,排空輸液管中的空氣,綁上止血帶,消毒刺入血管。

  隨后將針固定,調整到最大的流速,周恒伸手拽住床幔,將輸液管擋住,如此一來只能見到床旁掛著的那個瓶子。

  回身看向馬大夫,見他還是捂著嘴巴,周恒心中感慨,這個小老頭還可以,看到這樣的醫治方法沒有驚呼,老老實實看著。

  別說,還是可以留用的。

  “甭捂著嘴了,準備紙筆,我開一張方子,給黃掌柜熬藥,這些處置都是應急的,他腦中有出血,我們先要止血,后期的調養還需要進行,不然即便救活了,黃掌柜也會癱瘓在床口不能言。”

  馬大夫趕緊找到紙筆,周恒走過去快速寫了一個方子,黃芪十錢,雞血藤六錢,丹參五錢,當歸三錢,紅花三錢,川芎三錢,白附子二錢,蜈蚣一錢。

  吹干后遞給馬大夫,“照方抓藥,水煎服,每日一劑。”

  馬大夫看著方劑眼睛放光,“好,我這就去抓藥”

周恒點點頭,瞥了一眼輸液瓶,如此高速的輸液,藥瓶馬上就要空了,隨即說道  “叫德勝和薛大哥過來,這里暫且不要開門營業了,給黃掌柜輸了藥,我要回梅園一趟,這借貸的事宜,我要跟朱管家去回稟一下,盡力保住醫館。”

  馬大夫聽完,一臉的哀色,瞥了一眼床榻上的黃掌柜,此刻他已再度昏睡過去。

  “掌柜的即便醒來,恐怕也無力支撐醫館了,小老兒醫了半輩子的病,凡是腦疾即便茍且偷生,也是口不能言如癡傻一般,周公子盡力就好,萬勿因此時至于危地。”

  周恒點點頭,沒再多說,馬大夫施禮退了出去。

  他走到床榻邊,輸液已經完成,趕緊拔針,將瓶子還有輸液管收起來裝在急救箱內。

  就在這時,德勝近來了,周恒一招手。

  “你過來。”

  德勝走過來,二話沒說先給周恒跪下叩頭。

  “多謝周公子再度出手相救,小的替掌柜的給您叩頭了。”

  周恒一擺手,“起來吧,坐在這里,我給你看看頭上的傷。”

  “小的傷不礙事,一會兒洗把臉就好了”

周恒臉一沉,說道  “坐下”

  德勝這才小心翼翼坐在椅子上,檢查了一番,德勝傷得不重,只是額頭劃破了一條口子,所以流了一臉的血。

  消毒后用紗布蓋住貼上膠布,周恒幫著德勝將臉上的血跡處理干凈,這樣一看就好多了。

  周恒收拾好東西,薛老大已經進來。

  “朱管家還在”

  “在廳堂等著咱們,二林和那個姓裴的被押送回去了,說是他不急忙完了一起回梅園。”

  周恒知道,這是龐霄的意思,無論怎樣今天算是給自己天大的面子了,這會兒回去,一定要說清楚相關的事兒。

  “走咱們去梅園”

  一刻鐘后,三人坐著車已經回到梅園。

  一個下人趕緊上前,朝著朱管家施禮道。

  “朱管家,公子吩咐您和周公子回來后,直接去后院的聽雪閣。”

  朱管家顯然一怔,不過隨即點點頭。

  “知道了退下吧。”

說著邁步進了院落,朱管家一臉笑容看著周恒說道  “不瞞周公子,之前薛泰找到我,我只是覺得這里面一定有事兒,所以想著過去看看,因此并未稟報公子,沒想到那裴四兒能有如此膽子,看來已經驚動了我家公子和霄伯。”

  周恒一挑眉,沒想到朱管家還蠻有擔當的,他一直以為這些都是龐霄的安排,看來之前龐霄也對他有所囑托。

  “剛剛不方便言謝,此刻沒外人了,周恒要多謝朱管家,如若不是你及時趕到,黃掌柜和我都將性命不保。”

  朱管家趕緊側身,將周恒扶起來。

  “周公子嚴重了,您這是折煞老奴了,您是梅園的貴客,還是我家公子的救命恩人,說別的就太可套了,再者裴四兒就是梅園的人,反過來說是梅園給您添麻煩了。”

  薛老大一撇嘴,“你倆客氣啥,還是看看那朱公子吧,既然叫咱們這么急,怕是已經知曉了事情的經過。”

  朱管家點點頭,加快了腳上的步伐。

  拐了幾道門,直接來到后院朱公子的小院,看來這里就是聽雪閣。

  周恒抬眼搜索了一番,果然在院落門前見到一個小小的木牌匾,上面是聽雪閣三個字,之前來去匆匆真沒仔細看過。

  剛一進院落,就看到地上跪著幾個人,周圍是一群拎著棍子的下人。

  裴四兒和二林在首,那幾個打手在后面,看著幾個打手染血的碎裂褲子,還有顫抖的雙膝,不用問一定是挨板子了。

  門口的凳子上,坐著朱公子,受傷的腿墊著一個錦墩,龐霄站在他的身側。

  朱管家趕緊上前施禮,“老奴見過公子,見過霄伯。”

朱筠墨抬眼瞥了一眼朱管家,隨后朝著身側吩咐道  “給周公子搬張椅子,朱管家你說說吧,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周恒坐定,薛老大站在周恒身后,朱管家這才說道  “老奴管教不嚴,裴四兒打著梅園的招牌出去放貸,具體放了多少家,老奴還沒查過,不過這杏林醫館放貸了二百兩,一月之期到了他不露面,直到銀子翻了數倍暴漲到一千七百兩才去要錢,看來是要收醫館的房產。”

朱管家抬眼偷瞄了一眼朱筠墨,見其面沉似水,趕緊接著說道  “老奴到的時候,裴四兒正下令砸了醫館,傷了幾個醫館的伙計,一個園中下人正要用椅子傷了周公子,虧得薛泰出手才幸免。而那黃掌柜此刻氣急攻心性命危在旦夕,周公子已經施救,性命倒是保住了,不過”

  朱筠墨抓住椅子扶手,身子直了起來,雖然沒有現場看到,聽著朱管家的描述也知道有多么激烈。

  他急切地問道“那黃掌柜到底如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