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五章:酒中大“人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劉仁禮也怔住了,看看周恒這收徒論輩分真的不容易搞清楚,他明白周恒只是不想要師傅這個名頭,想了想說道。

  “周公子既然不想當師傅,還是代替祖父收徒,也別計較輩分的事兒,就稱呼師叔算了,不然真的亂了套。”

  周恒點點頭,“那就按照大人說的,叫師叔吧!”

  周易安這個壯碩的漢子,撲通一下跪倒在地。

  “師叔在上,受師侄一拜!”

  周恒砸吧砸吧嘴,似乎有些草率了,也沒啥拜師禮,虧了......

  “好,起來吧,我們去看看死者!”

  周易安一骨碌身爬起來,弓著身前面帶路,時不常還抬起袖子擦擦眼角,瞧著是真激動了。

  繞過廳堂的游廊,來到一個狹小的房間,此處已經有幾個差役,人人帶著皮圍裙,一條汗巾遮住口鼻。

  一進房間,那酒味兒和尸臭味道就竄鼻子,周易安遞給周恒和劉仁禮兩條面巾,看著那顏色,周恒是抗拒的,不過想想尸臭還是趕緊戴了起來。

  周易安挺著微突的肚子,用力吆喝道。

  “都閃開,讓我師叔看一下!”

  王八之氣全浮現在臉上,周恒當做視而不見,當自己的師侄,驕傲是必須的,那幾人閃開身,朝著劉大人見禮。

  周恒這才看到酒缸,兩人合抱的酒缸非常碩大,上面有一個木制的蓋子。

  一只手臂......

  不,現在是一只僅剩骨骼的手臂懸吊在一側,黑乎乎上面,不時有蠅蟲飛起,蓋子歪歪斜斜地扣在缸口。

  蹲下身子,可以看到酒缸與蓋子的邊緣,卡在肱骨上,骨骼表面沒有很光滑,不時有液體滴落。

  酒缸下方,有一個二十公分厚的木托盤。

  托盤中間帶著凹槽,將酒缸固定,邊緣大于酒缸口的邊緣,上面落著很多蛆殼。

  劉仁禮側頭,問道。

  “死者身份已核查?”

  周易安見何捕頭未在房內,趕緊稟報道:

  “回大人,何捕頭已經盤查過,死者叫魏季晨,就是這酒肆的老板。此人乃濟南府人,為人甚是節儉,在清平縣經商十余年,不過家人并未在清平縣。至于酒肆前身是米行,原本的伙計早已在三月前辭退,新人招募了兩日,只是半月前,也就是八月初三突然關門,問及隔壁鐵匠他未曾聽聞什么異動。”

  劉仁禮不斷點頭,“那鐵匠一般什么時間離開鋪子?”

  “一般日落關門!”

  周恒沒有理會二人的問詢,蹲下身子,朝周易安伸手道:

  “可有木夾子?”

  周易安遞過來一個竹子的夾子,有點兒像賣油條的夾子,只是纖細一些,夾起數個蛆殼比較一番,周恒將夾子還給周易安。

  “這些蠅蟲的蛆殼都是一代蛆殼,看著死者手臂已經被啃食干凈,死者死亡時間在半月。”

  周易安不斷點頭,“這蠅蟲師侄研究的不多,只知死者身邊會有蛆殼,請師叔賜教,死亡時間半月是如何知曉的?”

  周恒瞥他一眼,見其已經準備了炭筆記錄,站起身說道:

  “但凡有死人或者腐肉,夏日蠅蟲會在一刻鐘發現,并在其體內產卵,十二至二十二個時辰蟲卵化為蛆蟲,三至六日化為蛹,七日左右變為蠅,這里的蛹都已成了干燥的蛆殼,并且將手臂的肉啃食干凈,算下來在半月時間。”

  周易安和那幾人快速記錄,這些知識可不是先人所知曉的,劉仁禮看向周恒。

  “周公子怎知道的如此清楚?”

  周恒瞥他一眼,“觀察,兒時的觀察,還有祖父的教誨!”

  “受教了!”

  周恒見幾人已經記錄完畢,隨即一揮手。

  “掀開蓋子!”

  那四人一起動手,將木蓋子緩緩抬起,周易安握著木夾子按住那節枯骨。

  就在蓋子被舉起來的時候,周恒雙眸盯著那蓋子一頓。

  “將蓋子立在一側!”

  說著趕緊走過去,在蓋子的邊緣出現兩個圓圈,一個深些另一個濕痕淺淡。

  在粘貼著一些衣袖布料的位置,出現了很多抓痕,抓痕的邊緣,有深棕色的血跡。

  “你們移動過蓋子?”

  周易安點點頭,“是,在酒肆看到酒缸后,何捕頭下令讓屬下等掀開檢查,發現了死者浸泡在酒中,這才趕緊將酒缸一起運送會衙門。”

  周易安還算淡定,那四個人已經眼睛瞪圓,顯然對周恒的判斷,覺得不可思議。

  周恒踩著酒缸下方的托盤,看向酒缸內,死者仰著頭瞪大了雙目,臉上帶著猙獰的表情張著嘴巴,并未腐敗,也未腫脹成巨人觀1。

  在頭部左側的顳部2有一處凹陷,呈長條形狀,延伸到發中。

  “將人撈出來吧,那現場有何異狀,是否有餐具或者木棍?”

  周易安遞給周恒一張紙,上面是一幅畫,雖然畫得潦草不過非常的仔細,每個位置有什么,都詳盡的進行了說明。

  柜臺內的地上丟著一只棍子,棍子是斜著擺放的,上面有一個帶著血跡的五指抓痕。

  桌子上擺著八個碟子,兩個碗還有兩個酒盞一個酒壺,從殘羹上發現,這有雞骨頭、有魚骨和田螺殼,各種物品的形態都有描述。

  其他到無所謂,估計這魚周易安沒見過,所以將魚骨畫了出來,周恒一看就稍微頓了頓,沒想到在這里也能見到這種黃顙魚。

  “這是黃顙魚,肉質鮮美皮黃無麟,因為稀少很難捕獲。”

  劉仁禮抻頭看看,那三棱狀的魚骨,一臉的恍悟。

  “此魚我在濟南府吃過一次,并非清平縣所產,多是溪流活清澈的水中才有。”

  周恒抬眼看向周易安,這圖中以一樓為主,后面并未描繪,他們去了現場只能問一下了。

  “酒肆后面是何用途?”

  “后面是一個小隔間,后院有伙計的居所和庫房,并無廚灶鍋臺。”

  周恒點點頭,看來周易安知曉此問的原由。

  “樓上可查看了?”

  “樓上是居所,無恙!”

  周恒瞇起雙眸,看向酒缸邊撈起死者的四人,說道:

  “一個異鄉人在此經商,獨自一人沒有伙計,為人又極為節儉,接觸之人的范圍也小了很多,供貨的酒家不會有如此待遇,鄰里也不會一人赴宴,如此一桌酒席,還有這濟南府才有的黃顙魚,多半是這位來訪之人帶來的,送去清平縣的大酒樓做了送來。”

  周恒頓了頓,環顧一圈,伸出一個手指在空中半晌,周圍的幾人都看向周恒,隨即接著說道:

  “鐵匠都未曾聽聞異動,就是說酒席還有行兇都是在晚上!餐食過半,用木棒擊打魏季晨的太陽穴,敲暈后將人丟棄在酒缸之中,因窒息魏季晨醒來,將缸蓋抓下痕跡,不過還是被溺亡了!”

  此時尸體已經擺放在臺面上,酒水不斷從臺面流淌下來,周恒徑直走過去,看了死者太陽穴的傷處,墊著汗巾按了按,骨擦音3明顯,從太陽穴到發際內足有十幾公分的骨折凹陷。

  丟下汗巾,周恒看向劉仁禮。

  “從濟南府而來,探望魏季晨,與其關系極為親密之人,并且是單獨而來,日落到訪,力量甚大下手穩準狠,是男子,身高體重均在魏季晨之上,看來兇手的身份,多半是他的......至親!”

  這番話震驚四座,單是看看死者,就分析出如此多的內容,劉仁禮的腦子已經有些死機,潛意識告訴他這不可能。

  “怎可能是至親......”

  1巨人觀:(bloatedcadaver/giantcadaver),一種尸體現象。

  人死后,由于生命過程的終止,使得那些在生活狀態時就寄生在人體內的腐敗細菌,失去了人體免疫系統的控制而瘋狂地滋長繁殖起來。

  這些數量驚人的腐敗細菌可以產生出大量污綠色的腐敗氣體。這些腐敗氣體充盈在人體內。

  形成巨人觀的為高度腐敗的尸體,由于其全身軟組織充滿腐敗氣體,顏面腫大、眼球突出、嘴唇變大且外翻、舌尖伸出、胸腹隆起、腹壁緊脹、四肢增粗、皮膚呈污綠色、腐敗靜脈網多見,皮下組織和肌肉呈氣腫狀。

  有的手和足的皮膚可呈手套和襪狀脫落,整個尸體腫脹膨大成巨人,難以辨認其生前容貌。這種現象稱為腐敗巨人觀。

  2顳部:顳部是臉部上方,頭部左右邊頭骨軟組織,特指我們日常生活中俗稱的太陽穴部位。

  3骨擦音:即骨折后伴隨骨的異常活動而出現的骨折端之間的摩擦或碰撞聲音,是完全骨折的特有體征之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