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四章:喜當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刀雖未出鞘,那冰涼的觸感已經讓男子有些腿軟,滿堂幾十個差役虎視眈眈,瞥了眼門口,想要掙扎一下。

  剛向后退一步,身后一個差役,一棍子敲在他的腘窩上,男子瞬間腿軟跪倒在地。

  知縣用力一拍驚堂木,大聲喝道:

  “大膽,殺人越貨,誣告他人,如此罪大惡極還想跑,你姓甚名誰,還不從實招來?”

  如此一頓呼喊,婦人身后的所有人都腿軟了。

  撲通撲通跪倒一大片,他們只是被雇傭過來抬人的,壓根兒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只是聽說何大壯死了他媳婦要進城討說法,他們一個人得了五百錢傭金,此時已經嚇得魂不附體。

  “知縣大人饒命,草民都是被這王氏和何永生蠱惑,幫著過來抬人,他讓我們幫著附和幾聲,別的草民不知啊!”

  “嗚嗚嗚,她不是我們的娘親......我們是被借來的......”

  “大人饒命!”

  “饒命啊!”

  隨著一聲聲的呼喊,一個個匍匐在地渾身顫抖。

  王氏和何永生雖然也跪在地上,但二人一言不發。

  知縣看著二人,冷哼一聲,之前差點兒著了他們的道,如若將此案草草了結,這殺人案豈不是要石沉大海,也污了自己的清譽。

  如若碰上有心人舉報,烏紗不保,多年寒窗苦讀的功名,豈不化為烏有。

  “不招,也不要緊,何捕頭比對何永生的手指痕跡,看看是否與何大壯頸部的指痕一致。”

  周恒此時,已經站在黃宗明身側,這會兒要遠離這些不要命的主兒,萬一來個狗急跳墻,別傷到自己。

  何捕頭拽著何永生的左腕,看似毫不費力,就將人拎到何大壯身側。

  那何永生似乎還想掙扎,何捕頭抬手在他腋下一戳,瞬間這貨就保持剛剛的動作一動不動了,嘴巴嗚嗚發出聲音卻說不了話,眼睛瞪得老大。

  周恒一看眼中放光,難道這就是點穴?

  我去太牛了,等等如若他這是點穴,那龐霄在破廟的時候,朝著薛老大一揮衣袖,是不是就是隔空點穴?

  看來,還是龐霄牛啊!

  周恒這里走神著,并未影響何捕頭的動作。

  他抓著已經身體僵硬的何永生,將其左手放在何大壯的頸部,幾個指痕完全吻合,那師爺拿著紙張快步上前,抓著何永生的手,將其掌紋拓印。

  “回縣尊大人,手掌大小和指痕位置完全相符!”

  何捕頭這才將何永生丟給身后的差役,那王氏哪兒見過這樣的陣仗,整個人體若篩糠臉色慘白。

  知縣此時也看向她,“王氏,你是想嘗嘗大刑的滋味才肯說嗎?來呀,大刑伺候!”

  王氏一聽差點兒暈厥過去,趕緊跪行兩步匍匐在地。

  “大人饒命,民婦被何永生蠱惑迷了心竅,兩日前夫君徹夜未歸,無奈去找何永生幫忙,畢竟他們是同宗兄弟,何永生帶人去找兩天,今日凌晨,托著一個門板回來了,他說夫君失足落水,在河塘中找到了他的尸首,民婦當時就慌了,今后要我們娘幾個如何生計......”

  知縣敲敲案牘,“直接說案情,你們是如何商議的?”

  王氏趕緊垂頭,接著說道:“是何永生,他將人都遣出去對民婦說,如若對外說是夫君溺亡,就需要自己花錢買棺材下葬,不過聽說夫君前些日子在青平縣城的杏林醫館診治過,如若抬了人過去鬧事兒,或許能風光下葬,并且存些度日的銀兩,求大人開恩啊!”

  “肅靜!”

  都說是墻倒眾人推,王氏身后的眾人見王氏如此說,趕緊跪地哭訴,不是說不知情,就是說受了蒙蔽。

  周恒冷眼看著眾人,那黃宗明此時也沒了之前的慌張,此時證明了王氏與何永生所言為虛,自然醫館的危機已解除,微微出了一口氣。

  這個神態,周恒一眼就看明白了,不過真的就完結了?

  這個黃宗明想的太簡單了,能將藥物里面用南天竹替換萸肉,這不是普通百姓能夠懂得的,必定是極為懂得藥理,還要了解南天竹的習性。

  之前他們乘車官道路邊就有很多南天竹,當時周恒還很詫異,這些植物竟然在在這個異世繁殖的如此茂盛。

  周恒的目光落在那陶罐上,腳步沒停直接走到師爺的桌案前,屈大夫見周恒過來趕緊給他讓開位置,周恒湊過去嗅了嗅,那藥渣已經有了濃重的酸腐氣味兒,這不是剛剛熬制,周恒瞇起眼,突然轉身看向王氏。

  “你說謊!”

  知縣一怔,不解地看向周恒。

  鑒于他剛剛的一番表現,這會兒也沒有喝止周恒,不過開了口周恒就發覺有些不妥,趕緊朝知縣躬身施禮,別到時候給自己治個罪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人明鑒,剛剛王氏說,何大壯是外出兩日未歸,才找人去尋的!”

  知縣點點頭,“正是如此,周公子有何見解,難道這時間上有不妥之處?”

  周恒搖搖頭,“剛剛屈大夫檢查了藥渣,這藥渣已經帶著嚴重的酸腐氣味兒,顯然不是一兩天內熬制過的,一般的藥渣與其他食物相比更不容易腐敗,能出現如此酸腐的氣味兒,至少在四日之上。”

  知縣看向屈大夫,屈大夫捋著胡須微微頷首,顯然認同了周恒的判斷。

  事情越來越復雜,知縣瞇起眼睛看向周恒。

  “你是說,這南天竹就是摻在藥中的?”

  周恒點點頭,“就是這個意思,此人懂得南天竹的毒性,所以見草藥中有一味藥材與南天竹相似,就將其換掉,不過這個人并不是何永生。因為何永生已經想要殺了何大壯就不會在多此一舉,所以換藥的人是何大壯至親之人,我想這個人就是王氏了。”

  王氏渾身一抖,趕緊將頭低下,此刻他的慌張與之前不同,已經口吃起來。

  “冤枉啊,大人......民婦......民婦......”

  知縣一拍驚堂木,“肅靜,休要擾亂公堂!”

  王氏癱坐在地上,再也不敢發聲。

  周恒微微一笑,看看地上的王氏,她未曾坐下時,周恒海有些拿不準,此刻仔細觀察其動作和身形,周恒眼中精光一閃,接著說道。

  “大人,學生想請屈大夫和馬大夫二人,給王氏把個脈,如此一來一切都可明了!”

  知縣看著周恒如此篤定的樣子,立即吩咐道:

  “按照周公子所說,屈大夫和馬大夫給王氏把脈吧!”

  王氏此時死死抓著衣袖,朝著何永生的位置挪了挪,雖然是下意識的動作,不過周圍的人都看得真切。

  兩個大夫快步走到王氏近前,何捕頭也跟著站過去,王氏頓時沒了底氣,再也不敢過多的掙扎,二人分別給王氏把脈。

  馬大夫臉上的驚訝更甚,他眨么眨么眼睛。

  “大人,這王氏已有喜,雖然時日不多,胎相卻非常穩健,不過何大壯患有肝腫,此病內耗極為嚴重,無力行......房啊!這......這......這......”

  一時間馬大夫有些口吃,那屈大夫也躬身施禮。

  “確實如馬大夫所說,何大壯的病癥至少有半年之久,現已油盡燈枯之狀,即便治療也收效甚微,這樣的身體,完全無法藏精,更無法讓女子受孕,而王氏的胎相穩固,如若老夫判斷不錯,王氏已有三個月的身孕了。”

  二人的話讓知縣一怔,死死盯著王氏,這個女子甚為狡詐,三番兩次愚弄眾人,如若不是周恒點破,她還在這里賣慘。

  “大膽刁婦,不守婦道還如此狡辯,還不如實招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