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章:銀子不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龐霄搖搖頭,“不疼,能感知你的觸碰!”

  周恒點點頭,古人一般很少用鎮痛類藥劑,看來對麻藥的敏感度還不錯。

  “那好,我要清理傷口了!”

  言畢,周恒快速將這處割傷表層的組織切掉,傷口邊緣本就不整齊,還染了毒素,這會兒最重要的就是清創。

  清理完畢,開始用鹽水沖洗,至于缺損的那塊兒骨頭是找不到了,陰天下雨的疼痛是免不了,不過和斷臂來比較,這算是相當好的結果。

  周恒分層將傷口縫合,手指上的割傷也給來了幾針,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縫合最后一根手指的時候,龐霄的手抖動了一下。

  顯然,那麻醉劑的效力已經開始散去,趕緊快速打結,將止血帶松開,蒼白的手臂,突然泛紅起來。

  周恒將孔巾和用具收起來丟入急救箱,看看剛才注射抗蝮蛇毒血清的位置,只有一個小小的針眼兒,沒有紅腫發熱,看來很幸運,龐霄不過敏。

  心下松了一口氣,就自己一雙手,沒有化驗設備,沒有護士,沒有麻醉師,從昨夜的搶救到今天,真的感到有些疲憊。

  周恒檢查了一遍器具,見沒有什么疏漏,用包袱皮將箱子包上,這才回到軟塌邊,扯下龐霄頭上的絹帕。

  突然見到光明,龐霄有些不適應,轉頭看向自己的左臂,此時只是將手腕和無根指尖包裹了紗布,裸露的部分能看到皮膚已經恢復血色。

  龐霄有些難以置信地盯著周恒,周平臉頰抖了抖,這眼神兒啥意思?

  覺得自己醫術有問題?

  “額,霄伯?”

  龐霄這才回過神來,“多謝周小郎中,老夫的毒解了,是否還需要吃什么藥物?”

  周恒松了一口氣,稍微想了一下,既然抗蝮蛇毒血清有效,那就是說自己賭對了,那么治療上也可以按照這個方向來用藥。

  “毒是解了,也清創做了手術,不過你中毒的時間頗長,所以還是要吃一物來解除殘毒。”

  “哦,不知是何物?”

  周恒眨眨眼,山楂在古代叫啥?

  記得看過榮小榮寫一本穿越小說里曾經說了,山中人并未大量采摘山楂,也不知道這里是否也如此。

  “此物叫紅果又名山楂或者山里紅,可入藥,個頭和杏兒大小相仿,深紅色外衣,上面有些白色沙點,口味酸甜。”

  龐霄想了一下,似乎還真為聽說過此物,抬手拍拍窗欞。

  “進來一個!”

  話音剛落,周恒聽到有人拉門的聲音,這才想到自己剛剛怕人打擾,將門窗緊閉了,臉上稍顯尷尬,趕緊起身將房門的門閂打開。

  一個身著黑色長袍,腰間佩劍的人快步走了進來,直直奔著軟塌出走去,單膝跪地抱拳道。

  “屬下在!”

  “剛剛周小郎中的話你聽到了?”

  “是,屬下聽到了,這紅果在山中就有,兒時曾采來吃,不過酸倒了牙,食用后還腹痛難忍。”

  龐霄看向那地上跪著的人,這番話的言外之意很明顯,那紅果并非可食,不過余光看到周恒一臉淡然的神色,想到自家主子的傷,還有左手的毒,龐霄微微瞇起眼。

  “既然見過,那就去找。”

  地上跪著那人渾身一抖,這意思太明顯了,這是信任這個乳臭未干的小郎中,趕緊俯身稱是退了出去。

  龐霄這才回身笑著看向周恒,說道:“周小郎中莫要往心里去,不知這紅果找來,要如何烹藥?”

  周恒想了一下,說道:“等紅果采來,我看一下,如若沒問題每次取十二枚紅果加三碗水煮成糊狀服下,每天一次連服七日,殘毒盡除!”

  “那就有勞了,至于診費......”

  周恒聽到診費兩個字,已經束起耳朵。

  不過眨眨眼,腦子里面快速盤算著,覺得此人的診費還是不收的好,畢竟自己要在這梅園寄居一段時日,如若能得到此人的照拂,那位公子的后續診費絕對豐厚。

  想到這里,周恒躬身施禮,緩緩說道:

  “霄伯不要提診費,舉手之勞而已,我祖父已歿,見到你就好像見到祖父般親近,談診費就疏遠了,如若不是之前按照公子的吩咐稱呼您為霄伯,我都想伏在膝前喚您一聲祖父。”

  龐霄一怔,沒想到昨日還抓著診費不放的人,今天竟然能如此大方。

  尤其是最后那句,還真的讓他有些眼眶發酸,隨即龐霄笑了起來。

  “好,那老夫就不客氣了,我家公子的傷還望你多多費心,你和那個薛老大暫時居住在這個院落,我會派下人過來照顧你們起居,至于你在靈山村所說的吃食,也可以在這里烹制,此院中有小廚房。”

  周平一聽,趕緊道謝。

  “多謝霄伯掛念,我正有此意,只是不知,這清平縣城內可有比較出名的藥鋪和名醫,這兩日我想去看看。”

  龐霄想了想,“清平縣距離濟南府較近,此地有兩家比較有名氣的一個叫杏林醫館,另一處叫壽和堂,都有坐堂大夫,尤其是那個壽和堂,是濟南府壽和堂的分號,只是診費和藥價略高一些。”

  周恒點點頭,“多謝霄伯指點,對了還未問過公子怎么稱呼?”

  龐霄一頓,隨即說道:“我們公子姓朱名筠墨,你稱朱公子或者公子都可,老夫去安頓一下,你且休息吧!”

  龐霄沒再停留,拿著手套轉身離開了。

  不多時,朱管家帶著四個拎著食盒的下人,還有薛老大回來了,他拎著一個巨大的包袱,跟著那人走了進來。

  那朱管家剛剛在朱公子的房間見過,這人胖胖的身材,一臉的笑容,看著面相極為和善。

  “周公子,我讓人將吃食送來了!”

  說著那四人魚貫而入,將食盒打開依次將飯菜擺好,還有一個捧著托盤上面放著幾件衣物。

  “您二位慢用,這個是二林,小的將他留下伺候您二位,如若有什么需要吩咐他去做就好,霄伯吩咐小老兒給周公子準備了兩身換洗衣物,一會兒送去廂房。”

  周恒站起身微微頷首,沒想到龐霄安排的如此靠譜,正好自己已經餓得前心貼后背了。

  “多謝朱管家!”

  “莫要客氣,您二位慢用,小的這就告退了!”

  說著,帶著三個下人走了,那個叫二林的小子,幫著周恒和薛老大擺上碗筷,立在一側。

  周恒看看那人,別說有人站在旁邊,真的有些放不開。

  “你叫二林?”

  “是,周公子有何吩咐?”

  周恒懶得糾正他的稱謂,能被當做座上賓,不過是因為醫術還說得過去,他有自知之明。

  “勞煩你幫我們整理一下住處!”

  “是!”

  說著他退了出去,還貼心地將門帶上。

  周恒抓起筷子,朝薛老大一揚下巴。

  “抓緊吃吧!”

  薛老大抓起饅頭,見周恒仿若餓狼一般,朝著幾個菜開始下手,也沒了最初的謹慎,饅頭掰開大半,攤放在掌中,貼著邊兒朝盤子上一劃拉,瞬間半盤兒羊肉沒了一半。

  周恒一怔,這貨吃飯怎地這么生猛,自己食堂搶食的經驗都比不過啊,瞬間加快了速度,半盞茶的時間,兩葷兩素的四盤菜和四個饅頭已經被消滅干凈。

  周恒滿足地打了一個飽嗝,薛老大抱著茶盞咕咚咚喝了起來,他看向周恒。

  “啥時候教我做蓮藕?”

  周恒白他一眼,邊打哈氣邊說道:

  “昨夜忙了一夜,又驚又嚇,我要補眠,午后給朱公子換了藥,我們再研究蓮藕的做法可好?不過你也可以去買些材料,這里雖然有鍋灶,可材料還是要咱們自己準備為好!”

  薛老大點點頭,這里雖好,他卻一天都不像多呆,能抓緊學了本事是最好的。

  “成,那你開單子,標好品類重量,我去準備!”

  周恒凈了口,放下茶盞走到書案前,提筆羅列了一個詳單,吹干墨跡,看著洋洋灑灑的字跡甚為滿意,抿唇將單子遞給薛老大。

  薛老大看了一下,還好字都認識,不過沒走朝周恒伸出手。

  周恒蹙眉,一臉警覺地看向薛老大,滿臉慍怒。

  “啥意思,薛家族長讓你跟著混吃混喝也就算了,怎地還不給你帶準備材料的銀兩?”

  薛老大一臉淡然,“出來的急,族長沒給準備銀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