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章:中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此時,周恒后脖子一涼。

  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冒進了,不過話已出口,沒敢猶豫,這時候只能裝小聰明,讓龐霄放下戒心。

  想及此,周恒趕緊微微欠身,抬起頭看向龐霄的眼睛,眸中甚是清明。

  “霄伯昨夜背人的姿勢,甚為怪異啊!再者早晨我讓薛大哥抱公子上車,霄伯也并未反對,所有動作都是右手,顯然是不想讓公子擔憂,如此一來我更是擔心霄伯的手臂了!”

  說到最后,周恒已經深深蹙眉盯著龐霄的左臂,毫不掩飾眼中的情緒,龐霄想想笑了起來。

  “周小郎中不僅醫術過人,觀察力如此強悍。”

  周恒笑著擺擺手,臉上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帶著微囧的溫熱,一抱拳微微施禮。

  “霄伯過譽了,還是讓我看看你傷處吧。”

  龐霄沒有過多的客套,朝著周恒做出一個請的動作,顯然他不想在這里展示自己的傷處。

  周恒背著自己的急救箱,跟著龐霄出了房間,繞過一個跨院,越走越是綠樹成蔭,假山怪石錯落有致,地上落著一些有些腐敗的梅子,沒想到這竟是一個真正的梅園。

  難道那傷處是龐霄的禁忌,他要殺人滅口?

  周恒吞了一口口水,甩掉這個念頭,鎮定一定要鎮定,別沒什么定論,就自己嚇自己。

  二人腳步匆匆,走出梅林中的小路,繞到一處小院兒,此處沒有剛剛少年居所那處雅致,不過隱藏在梅林之中,別有一番味道。

  周恒沒有什么驚訝的表情,只是環顧了一圈,跟著龐霄走了進去,推門入內,房間很整潔。

  “周小郎中請坐,此處是客房,距離我家少爺的居所也近,你暫且主在此地吧。”

  周恒點點頭,想來這園中所有的房屋都是如此,將房屋錯落地建造在梅林中,他抱拳躬身說道。

  “但憑霄伯安排。”

  龐霄點點頭,抬眼看向周恒。

  這一路他仔細觀察了,這個少年郎中年紀與少爺差不多,不過這份膽識和定力卻是不錯,看到園中景致還有那段陰暗的林蔭道,完全沒有驚訝或者慌張的表現,看來他所言祖上或許真是名醫。

  想及此,龐霄扯開左臂袖口纏繞的墨色錦帶。

  周恒一瞬不瞬地盯著,那錦帶已經干涸,每拽一下都發出嗞啦嗞啦的聲響,拆下丟在桌案上,已經定型成一環環的狀態,不用問這是血跡。

  而龐霄的左手上,還帶著一只皮質手套,用力扯了扯,手套紋絲未動,龐霄的臉上已有些發白,周恒趕緊抬手制止了他的動作。

  “霄伯莫要強力拉扯,我將手套剪開!”

  周恒將急救箱放在桌案上,打開包袱皮,只是將箱子掀開一道縫隙,伸手摸出一把小巧的不銹鋼剪刀,站在龐霄左側,緩緩沿著皮手套背側剪開。

  看到龐霄露出的手背,周恒一怔,隨即小心將手指一個個解放出來。

  整個左手已經青紫發黑,帶著腥臭氣味兒,比之右手寬大了一半有余,周恒掀開龐霄的袖子,果然在手腕處有一道傷口。

  傷口有七八厘米長,皮肉翻開,靠近手腕的傷口末端有鋸齒狀的破損,稍微一碰就有黑紫色的血水流出。

  尺骨靠近腕部的環狀關節,骨頭已經裸露出來,還明顯缺損了一塊兒,那腥臭氣味兒就是從這里散發出來的。

  而小臂中段,距離傷口五六厘米的位置,纏繞這一段紅色帶穗子的繩子,周恒呼出一口氣,看向龐霄。

  “傷你的暗器形態好怪異,竟然帶著鋸齒,能直接削去部分尺骨,可見非常鋒利,并且力道驚人。還好處理的及時,不然這毒素不出半盞茶的時間就可流致全身,那時候不管是你還是你家公子都性命堪憂了,不過昨夜為何不說?”

  此刻換做龐霄驚訝,剛剛周恒所說句句仿若親臨,忍住心中的驚訝,看向周恒。

  “你知曉這是什么毒?”

  見龐霄并未回答昨晚為何不醫治,周恒也能猜出一二,并未糾結這個問題,脫口就說道:

  “古人對毒素的理解有限,咳咳!我的意思是尋常人只知道一些普通毒素,比如河豚毒、蛇毒、毒木,這些都可解毒,只是中毒后越快解毒越好,你這耽擱的有些晚了。”

  龐霄點點頭,似乎昨晚他有些多慮了。

  “保護少爺安慰要緊,原本想著能安全回來,將左臂切去就好......”

  周恒一哆嗦,好好一個人,看他的樣子男人該有的也沒有了,如若老了再失了手臂,這可還行?

  周恒趕緊伸手制止了龐霄接下來的話,嘆息一聲搖頭說道:

  “只是麻煩一些,需要每個手指放血,還要抗毒治療,沒個十天半月,這毒是解不干凈的。”

  如此答案讓龐霄處變不驚的眼中,飄過一絲希翼。

  “可保住左臂?”

  周恒點點頭,“這是自然,只是我家祖上的醫治方法與常人不同,霄伯......”

  龐霄一揮手,“昨夜救治少爺的技藝就已經讓人嘆為觀止,莫要多說,解毒吧!哦對了,可還需要什么人手?”

  “不用,我一人就行。”

  說完,周恒環顧了一周,這件屋內靠著窗邊有一處軟塌,那里采光還不錯,讓龐霄挪去那處躺好。

  周恒瞥了一眼龐霄,心下突然有些懊惱。

  剛剛忘記談價錢了,頭腦發熱啊,以后這事兒要不得。

  甩甩頭,這時候懊惱毫無意義,抓起一塊錦帕遞給龐霄。

  “還請霄伯蒙了雙眼。”

  龐霄看看周恒,昨夜就是如此,他手術的時候,緊閉門窗,不讓自己進去,看來這醫術不想外傳,不過能保住廢了的左手,何樂而不為之?

  “你來幫我吧。”

  周恒一聽沒反對,頓時樂了。

  起身將錦帕折成長條,蒙了龐霄的雙眼,隨即起身將房門關閉,插上門閂。

  再度回來,周恒打開自己的急救箱,戴上口罩,將需要用的器具和藥物全部找出來放在一個托盤上,這才搬著錦墩坐在軟塌前。

  周恒將龐霄的袖子卷起,用一條帶子捆扎,直接給他上臂注射了抗蛇毒血清。

  在周恒生活的二十一世紀,打抗蛇毒血清前一般都做試敏,不過這會兒周恒放棄了這個過程,不是別的原因,他的急救箱里面就這一種抗蝮蛇毒血清。

  再者山東地區,除了海邊的各種有毒的海蛇,也就蝮蛇遍布廣泛,能拿來給兵器暗器抹毒,需要量一定不小,所以只能賭一次。

  如若過敏那也沒轍,針對過敏再想辦法吧,畢竟解毒是迫在眉睫的事兒。

  注射完畢,周恒用碘伏給龐霄的左手臂消毒,似乎是碘伏異常冰冷刺激了傷處,龐霄手臂的肌肉抖了抖,周恒安撫道:

  “霄伯莫要擔心,這是給左臂清理毒血。”

  龐霄沒說話,眼睛被蒙上,人的觸感和聽覺就更加敏銳,除了絲絲涼意,傷口處傳來一陣燒灼感,想來是那藥劑的作用。

  周恒抽取一只利多卡因,開始給龐霄進行局麻,注射后等了一會兒,周恒直接用那注射器針頭刺了一下龐霄的手指。

  “有感覺嗎?”

  “有。”

  “疼嗎?”

  “不疼。”

  “好,那我要開始清理毒血了。”

  一手抓著龐霄的左手,另一手持手術刀,周恒快速在龐霄的拇指指肚上劃開一個十字。

  昨夜到現在,已經超過六小時,除了傷口,肢體末端還是會存積大量的毒素,現在只能將這些毒血快速清理出去。

  傷口瞬間涌出大量的紫黑色血液,周恒順著手臂向下擠著,出血量瞬間增大,看到血液流動的非常順暢,周恒心下一松,還算幸運,這蛇毒毒性不強,沒有造成凝結。

  眼見著血色變成鮮紅,周恒才停止擠壓,隨后的四個手指和割傷的位置都這樣清理了一遍,這會兒整個手臂也沒有那樣黝黑。

  周恒找到一根止血帶,現將小臂中段的那根紅色繩索割斷,稍微按摩了一下手臂,這才扎上止血帶。

  找到一個孔巾,鋪在手腕的傷口處。

  先用鑷子夾住傷口一側邊緣晃了晃,抬眸看向龐霄。

  “霄伯,這里疼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