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章:診金,要怎么討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抬手,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錦衣人瞬間閉嘴。

  周恒一挑眉,看來只有拿這個少年威脅他才有效。

  “你家公子已經睡下了,傷口已經清理縫合,待天光大亮在村中雇了車馬,再離開也不遲。”

  錦衣人看看周恒,快步走到大殿內,看著躺在麥草上熟睡的少年,面容似乎沒之前慘白,趕緊蹲下身子試了試他的額頭,已然不再燙手。

  伸手輕輕掀開被子,此時衣袍堆積在腹部,左腿纏著厚厚的白布,上面露著一個淡黃色的細管,在其周圍有一些血水滲出,不過只有雞蛋大小的面積,顯然血止住了。

  錦衣人松了一口氣,回身看向周恒,指著少年的腿說道:

  “這管子是何物?”

  周恒走過去,瞥了一眼,盡量用錦衣人能聽懂的解釋說道:

  “此物為引流條,你家公子是貫穿傷,那木棍雖然無毒,畢竟傷口太深,即便休養,也需要逐步從內部肌肉經脈愈合,如若完全封閉容易產生膿血,到時候就難以治療了,所以留了此物引出膿血,讓愈合速度增快。”

  見周恒說得頭頭是道,錦衣人也隨著點點頭,不過少頃眉頭微蹙。

  “此物還要取出?”

  “要取出,連續兩日沒有膿血滲出就可以取出了。”

  錦衣人微微蹙眉,給少年將被子蓋好,蹲在原地看著少年,不知算計著什么。

  周恒抿緊唇,這人怎么如此樣子,人已經救了,手術也完成了,此刻也不再提及救治的診金,要怎么討要呢?

  難不成,要等著少年醒來?

  周恒有些無語,訕訕地走到大殿一側,在麥草堆上坐了下來,一番折騰他也累了,臉上額頭上出了不少汗,刺激著那大包有些疼,此時周恒才想起來,剛剛忘記給自己處理額頭上的傷了。

  隨即一陣懊惱,此刻那錦衣人也在大殿里面,自己去拿箱子,恐怕會引起他的注意,摸索了半天,在袖子中找到一塊紗布,想來是剛剛給忘記收起的。

  趕緊墊著紗布擦拭了一下,讓周恒驚訝的是,似乎那個大包已經消下去了。

  周恒一骨碌爬起來,抓著一根燃燒的木頭,快步走到大殿門口。

  此時風停雨歇,只是天色依舊黑著,借著手中木頭的光亮,趴在臺階前看向水中,果然周恒額頭的大包沒了,破損的位置也已經結痂成指甲大小的一塊。

  難道,是因為那急救箱的緣故?

  仔細想想,周恒嘆息一聲,此時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還是等待天明吧!

  再度回到大殿,那錦衣人盤膝坐在少年身側,閉目抱劍,估計是聽到自己的聲音,只是耳朵動動。

  周恒不想探究二人的身份,畢竟那錦衣人一看就知道是個太監,面白無須皮膚細膩,喉結幾乎看不到,聲音也十分尖細。

  秘辛的事兒,知道多了對自己反倒不安全,他將那節燃燒的木頭丟入火中,又添了一些柴,這才偎在麥草堆上閉目,片刻便睡去了。

  天光放亮,隱隱聽聞雞鳴聲。

  一只大手,一把拍在周恒的身上,周恒一驚瞬間坐了起來。

  入眼便是一張滿是胡須的大臉,抬手按住心臟,趕緊側目看向大殿的另一側,不過薛老大正好擋個嚴實。

  心中暗道,壞了怎么能睡過去,診金還沒付。

  周恒一骨碌身爬起來,見那錦衣人已經沒了蹤跡,不過被子里面的少年還躺在原地,地上的火堆也已經熄滅,穩穩心神看向薛老大。

  “薛大哥何時醒的?”

  “剛剛醒,昨晚發生了什么,這是何物?”

  說著,薛老大舉起手,捏著那塊皺巴巴的紗布,送到周恒面前,周恒面頰抖了抖,趕緊抬手捂住薛老大的嘴巴。

  “這是給你擦鼻涕的,臟了就丟掉吧,不用留著。”

  薛老大將信將疑,將紗布丟在燃盡的火堆旁,伸出拇指朝那地上的少年指了指。

  “這被子中的小郎君,是何人?”

  薛老大壓低聲音,湊到周恒近前,口中一股子酸臭味兒直沖鼻子,不過周恒不敢退后,想到自己昨晚干的事兒,有些懊悔,趕緊收起心思,朝薛老大笑笑。

  “這位公子是我昨晚救治的,與他同行的還有一位長者,只是不知道此時人去哪兒了?對了他們進門的時候,那長者朝你一晃手,你的鼾聲更大了。”

  薛老大似乎恍悟了什么,隨即周恒簡單講述了一番昨晚的經歷,當然診費的環節略過了,薛老大將信將疑,上下看看周恒。

  “沒想到銘宇猜測的沒錯,你真是個會醫術的人。”

  “哦!”

  聽到薛老大的話,周恒一怔。

  昨晚自己都已經說了,看來這薛老大并不相信。

  只是沒想到,那個薛銘宇竟然能猜到自己會醫術,稍微一想也就釋然了,定是覺得周老伯采藥醫治原主,算是那種隱世醫者,這樣的人往往醫術高超神秘異常,不過這樣的推斷對自己倒是沒有壞處。

  隨即周恒嘆息一聲,抬手揉揉眼角,說道:

  “我自幼與祖父研習醫術,尤善骨傷和瘍科,估計因為太過鉆研,所以才傷了腦,渾渾噩噩了年許,沒想到此時頭腦清明,祖父已亡故。”

  薛老大看著如此樣子的周恒,不知如何安慰。

  “你想起以前的事兒了?”

  周恒一頓,言多必失,看來自己說多了,趕緊搖搖頭說道:

  “只是想起兒時祖父抱著我學醫術的片段,其他的還未曾想起。”

  “今日還要去挖藕嗎?”

  周恒臉頰抖了抖,這貨就不能有點兒同情心,自己在思念亡者,不安慰也就算了,還提挖藕的事兒?

  就在這時,那錦衣人走了進來,手中捧著一個卷成圓錐形的荷葉,這是去取水了。

  周恒擔憂的心,放松下來,趕緊走到近前,攔住錦衣人的動作。

  “老伯,暫時不要給公子喝水,即便要喝也是喝沸水,這樣的生水對傷者愈合不利。”

  不知是那聲老伯的緣故,還是周恒的細心解釋,錦衣人沒再上前,轉身想要將荷葉丟掉,周恒攔住他的動作。

  “這水,可以給公子清洗一下面部。”

  錦衣人點點頭,掀開衣袍撕下一條白色內襯,蘸著水給少年擦臉,隨著動作,那少年悠悠醒來。

  “嗯霄伯”

  未等少年說其它,那錦衣人搶先說道:“公子您醒了?”

  少年環顧了一圈,疑惑地問道:

  “額?這是何地,我不是驚了馬掉落陷阱了?”

  錦衣人點點頭,急急說道:

  “正是如此,公子受了傷,昨夜趕到此地遇上冰雹,無奈只能在此歇息,所幸遇到一個避世的小郎中,給你處理了傷處,現在已經不再高燒了。”

  少年看向錦衣人身后,朝著周恒微微點頭。

  “多謝恩公相救。”

  周恒頓了頓,這個時候自己該說不足掛齒嗎?

  不行,說了銀子怎么辦?

  周恒朝著少年露出微笑,微微頷首,隨即看向錦衣人。

  “公子客氣了,醫者救治傷者本是生計,此時已經天光大亮,如若你要雇車離開可以讓薛大哥代勞,這靈山村他很是熟絡。”

  錦衣人給少年整理了一下被子,這才起身,從荷包里面摸出一塊碎銀子丟給薛老大,薛老大的動作迅捷,趕緊伸手接住。

  “那就有勞了,我們要去清平縣城,這是車馬錢。”

  薛老大看向周恒,此時周恒心里十分的郁悶,這老頭對雇車倒是出手闊綽,那碎銀子是多少,他也不大懂,不過想來雇車是綽綽有余。

  現在要怎么辦,難道自己催繳診費?

  周恒眼珠一轉,朝少年和錦衣人一躬身。

  “這位公子,需要臥床休養一些時日,那傷處的縫線,需要在八天后酌情拆除,傷處不可沾水,飲食上需要注意不要食用發物,也可服用調養身子的湯藥進補”

  未等周恒說完,錦衣人抬手制止了周恒的話。

  “還請小郎中跟隨老夫去清平縣數日,診費放心老夫不會短了你的。”

  薛老大一聽,周恒要被帶走,瞬間不干了,瞪圓了眼睛梗梗著脖子嚷道:

  “這不行,村里的四十二石麥子還未還上,他走不得。”

  周恒扶額,這貨再不攔著,會將自己的所有事兒都倒個干凈,想及此趕緊回身抓住薛老大的手臂,朝他眨眨眼。

  “薛大哥莫要擔憂,老伯和公子看著豈是賴賬之人,診費已經談妥,足夠付那四十二石的麥子錢,你快些去雇車吧。”

  薛老大不是傻子,見周恒如此說,顯然是有了計劃,不過還是不大放心,壓根沒有挪窩,還是站在原處。

  地上躺著的少年,伸手抓住錦衣人的手臂。

  “霄伯,將診費付給這位恩公吧,似乎他們也有難言之隱。”

  周恒趕緊抱拳躬身施禮,這倆人看著就是大富大貴的人,有大腿要趕緊抱,至少能解了燃眉之急。

  “公子大人大量,莫要稱呼周某恩公,喚我周恒、周大夫或者周小郎中都行!至于這位老伯所擔憂的,我了然,既然醫治了公子,自然會盡心,畢竟之后還要給公子拆線,至于這傷勢,若有反復也好有所應對。”

  那少年朝錦衣人點點頭,錦衣人將荷包打開,掏出兩錠銀子,奉至周恒面前。

  “昨日說好會付你二十五兩銀子,不過出門在老夫身上帶著的銀兩不多,先付你二十兩,你且放心,等我家公子痊愈定有重謝。”

  周恒趕緊再度躬身,目光瞥向身側瞪大眼睛的薛老大,看他的表情就知一二。

  按照這個錦衣人所言,一石米半兩銀,那麥子一定比這個要便宜很多,四十二石是一個村的田賦,定是一筆巨款,不然薛老大絕不會如此看守自己。

  那么這二十兩,絕對夠還上那麥子錢了,至于張大哥家的房產不知需要多少錢,跟著他們去清平縣之后的生計也需要周轉,一時間周恒有些猶豫了。

  稍一沉吟,周恒將兩錠銀子,一同交給薛老大。

  “也不知那麥子和張大哥修葺房屋需要多少銀兩,先將這些都拿去用吧,不夠之后再說。”

  薛老大捧著銀兩怔住了,抬眼看看周恒見極為認真的樣子,顯然不是說笑,眨么眨么眼。

  “你等著,我去雇車,然后將銀子交給薛家族長,讓他來定奪。”

  說完嗖的一下沒影子了,錦衣人看看廟門口,又抬眼看看周恒。

  “他,是你家下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