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33章 有結果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九峰洞天的情況出乎九峰山仙修們的預料,雖然九峰山沒想過洞天中一天問題都沒有,但沒想到會出這么嚴重的事情。

  九峰山一共派出上千名修士,依據修為高低,有獨自一人也有幾人一組,著重先突擊勘察各地,結果實在是驚人,大城隍中,除了一些常年安定之地的沒問題,其他地方的大城隍幾乎全都出了問題,不少更是直接淪陷入魔。

  遇上入魔的城隍,斗法拼殺就不可避免,雖然陰間是城隍的主場,但九峰山修士都持有宗門令牌,對此界神道克制很大,即便入魔之后的城隍,也不能完全擺脫這種克制。

  許多九峰山修士下界到達陰間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手持令牌封鎖整個陰間,一是防止可能存在的敵手逃跑,二是為了不影響到陽間。

  不過這些事暫時與計緣等人無關了,除了第一次在北嶺郡陰司出手對付入魔的城隍,后面的事情就交給九峰山自己處理了,計緣頂多會看看,但不會插手了,只是帶著阿澤和晉繡尋找阿澤當初的幾個伙伴,以完成自己的承諾。

  在北嶺郡吃完餛飩之后,計緣三人就和九峰山掌教分離,前者要去找人,后者則要去處理洞天中的事情。

  東勝國的大城都陽城內,有一家賓悅客棧,規模中規中矩,在城中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穿著長衫大褂的掌柜是一個精明的瘦高個,正在柜臺上不停撥弄著算盤。

  “噼里啪啦”的響動十分有節奏感,在算清除昨天的賬目之后,眼角余光正巧瞥到有三人從門口走來,搖搖頭嘆口氣。

  “又去那邊了?”

  阿龍抬起頭看看掌柜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邊上的大古小古兩兄弟也和他一樣,面上鼻青臉腫的。

  掌柜的抓起算盤,上下“啪啪”兩下將算盤珠歸位撥好,合上賬本之后,低頭從柜臺下面找出一瓶跌打酒放到柜臺上。

  “拿去自己擦擦,傍晚前別忘了收拾馬廄。”

  阿龍走到柜臺前,取了跌打酒,對著掌柜行了一禮。

  “謝謝掌柜的,嘶……”

  “去吧去吧。”

  掌柜的揮揮手,示意他們可以下去了,看著三人走向客棧后堂,他也只是搖搖頭嘆了口氣。

  這三個小年輕人挺好的,臟活累活干起來從不埋怨,從劈柴打掃衛生再到照顧馬廄里的馬匹,也是樣樣都能上手,吃苦耐勞的精神讓客棧掌柜很滿意。

  當初掌柜給他們一口剩菜,收留他們在柴房過了一夜,本來僅僅是處于那一絲絲還沒泯滅的良知和善心,沒想到算是撿到寶了,第二天直接將客棧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連馬房都不拉下,說是報答,掌柜的便嘗試留下他們在店里干活,一開口就成了,工錢給的不多,但有吃有住,三人就很滿足了。

  只不過后來掌柜聽說他們一起來的時候還有個小女娃,好像才逃難到都陽的時候就被拐走了,這三人兩年來一直都在想方設法打聽尋找那個小女娃。前陣子似乎是真給他們打聽到了,但結果卻不容樂觀。

  “哎,這世道,能活著有口飯吃就不錯了。”

  正嘆氣呢,抬頭就發現門口來了客人,立刻熱情招呼一句。

  “哎,三位客官里邊請!請問是吃飯還是住宿?”

  來的三人正是計緣、阿澤和晉繡。

  當掌柜的眼力自然不差,晉繡和阿澤穿得看起來十分考究,中間一個儒雅的男子雖然看似衣著樸素但卻氣度不凡,不是尋常百姓人家出來的。

  “掌柜的,阿龍、阿古他們是不是在這里啊?”

  阿澤直接迫不及待地問了出來,掌柜愣了下才意識到他是在問那三個伙計。

  “呃,是有幾個伙計叫這名,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客官說的人。”

  計緣走近柜臺,從袖中取出一小只銀元寶放在柜臺上。

  “掌柜的,住店也吃飯,這是壓銀,記賬結算就好,還有,那幾個伙計是這位小友的故人,可方便一見?”

  掌柜一邊笑著收過銀子放到秤上,一邊回答計緣的問題。

  “方便,方便,怎么不方便,他們就在后堂那邊呢,呃呵呵,阿龍大古小古有人找!”

  計緣表示稍后過來記錄住房信息,就和阿澤兩人一起往后頭走去了。

  客棧后堂,柴房與廚房的隔間內,阿龍和阿古兄弟正在上藥,聽到前頭掌柜的聲音正納悶著呢,只是還沒等他們站起來,已經有三人從廚房那邊過來了。

  “阿龍!阿古!小古!”

  “阿澤?”“阿澤!”“真的是你!”

  “太好了,阿澤沒死!”

  “我當然沒死!”

  “哈哈哈哈哈……”

  四人激動不已,相互沖過去抱在一起,相互親昵之后阿澤才介紹了計緣和晉繡,三人也都禮貌問好,晉繡那副靚麗清秀的模樣更是令三個男孩都不好意思看她。

  山腳分別之后一直沒見,阿澤變化不大,阿龍和阿古卻已經躥高一截。

  “阿澤你怎么變矮了?”“是啊,不對,是你沒長個!”

  “這事說來有些復雜,你們怎么都鼻青臉腫的,去打架了嗎?對了阿妮呢?”

  一聽阿澤提到阿妮,三人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人也沉默了下來。

  阿澤皺起眉頭意識到一定出事了。

  “怎么了?”

  三人都有些不敢看阿澤,還是阿龍鼓起勇氣說出了實情。

  “我們才來都陽的時候,阿妮就不見了……我們找了她兩年,終于在最近找到她了,可……”

  原來阿妮當初失蹤是被人拐走了,如今卻在一家勾欄場所發現了,阿妮年紀雖然小,但用勾欄行業的話講是“胚子好”,在那教她讀書識字,教她琴棋書畫,準備當以后的牌面來培養的。

  可阿妮的日子看似遠比阿古三人過得好,但誰都知道未來一片黑暗,三人哪里能忍,立刻就想帶走阿妮,結果可想而知,胳膊哪擰得過大腿,幾次下來都碰得頭破血流。

  “什么!?豈有此理,阿澤,走,我們去幫阿妮贖身,這些人不過就是為財,給錢就是了!”

  后面的晉繡畢竟是女孩,哪怕已經修仙也最受不了阿妮之類的事情。

  晉繡一說這話,阿澤視線自然而然地看向了計緣,他也清楚自己和晉繡是沒錢的。

  計緣勉強笑了笑道。

  “放心,計先生有錢。”

  說話間,已經在袖中摸到了一塊狗頭金,取出袖子的時候,狗頭金已經在計緣手中化為四根小金條,計緣留下兩根,遞給一邊的晉繡兩根。

  “計某不清楚在這里的金銀兌換比例,但想來應該不低,這有十兩黃金,晉丫頭帶著,估摸著絕對夠了,你們一起和晉丫頭去為阿妮贖身吧。”

  晉繡接過金條,側目看向計緣。

  “計先生不去么?”

  計緣看看城中城隍廟方向道。

  “你們先去,談得攏就談,談不攏再來找我,我去城隍廟看看就回來。”

  說著,計緣就匆匆離開客棧,前往了城隍廟,剛剛他見到有兩道仙光落地,遁入陰司之中,顯然是九峰山的人到了都陽了,而仙光一落下,城隍廟方向的神光就震動得厲害,顯然是一瞬間就在陰間有激烈的交鋒。

  計緣走了,晉繡就成了主心骨,看著阿澤和另外三人,女孩一咬牙,心想,我還怕一群凡人不成?

  晉繡雙手叉腰大聲道。

  “走!我們去找阿妮,阿龍和大小古帶路!”

  “哎!”“好!”

  現在是下午,城隍廟中有不少香客在上香,計緣穿過廟前攤位和一眾香客,直接來到了都陽城隍廟的城隍大殿之中。

  抬頭看去,一身官袍的城隍威嚴肅穆,坐在神臺上俯視著來來往往的香客,外頭的大香爐內煙氣裊裊,顯得十分神圣,對于這種有神棲身的廟宇,計緣這雙“勢利眼”就能將神像看得一清二楚。

  而在表象之下,城隍像也顯現出種種光色變化,神光之中更有渾厚的魔光翻騰,相互交織在一起形成一股可怖的氣勢,籠罩整個城隍廟,這種情況下,陰間的城隍一定在同人激烈交手。

  計緣就這么站在廟中看著城隍像,好似能透過這神像,看到陰間的交鋒,一站就是小半個時辰,周圍香客廟祝全都好似沒見著他,各自敬神上香或者收取香油錢。

  “咔……咔咔……咔嚓嚓……”

  一陣脆響突兀地出現,有人尋聲抬頭,隨后面露驚駭。

  “城隍爺!城隍的神像!”

  “老天啊,城隍爺神像裂了?”

  “這可如何是好?”“不祥之兆啊,不祥之兆!”

  廟中的人全都驚慌起來,而計緣則在這慌亂中轉身離去,下頭的拼斗結果再明顯不過了。

  沒過多久,計緣就到了都陽城的醉香街,也是這里有名的溫柔鄉。

  計緣才跨入街道,外圍一間“秀心樓”大門就“轟隆”一聲被從內砸開,四個身強力壯的漢子從里頭倒飛出來,一個個跌倒在街頭,正好落在計緣兩尺外的腳下。

  “哎呦……哎呦……”“嘶……疼死我了……”

  四人還齜牙咧嘴呢,又從內飛出三個壯漢和一個光頭男子,全都摔在地上哀嚎。

  “給臉不要臉,當老娘是泥捏的?簡直找死!”

  這彪悍的聲音震天響,計緣都聽得呆了一下,簡直不像他認識的那個晉繡,看來這里也有結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