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61章 魚龍混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這么巨大的妖獸或者說仙獸,不說別的,單這種體積就代表著無與倫比的壓迫感和破壞力,而且能飛起來,除了本身定有特殊天賦神通之外,靈氣和法力肯定也不差。

  哪怕計緣如今的道行和定力,見到吞天獸,同樣情難自已,不由喃喃著脫口而出。

  “吞天獸……看著倒是有些像鯤……”

  計緣當然沒見過真的鯤長什么樣,但這種帶著一些水生魚類特征的外表,這般巨大的體積,又冠以吞天之名,怎么能不聯想到鯤。

  并且話又說回來,上輩子的計緣,有一段時間經歷了“養鯤游戲”網絡廣告的狂轟濫炸,還別說,在某個角度的某個瞬間還挺像網頁中的一些畫面的。

  計緣的喃喃自語當然也被居元子聽到了,后者猶豫一下還是詢問一句。

  “計先生,什么是鯤?也是一種巨大的妖獸?”

  計緣點點頭。

  “算是吧,是一種大魚。”

  周圍有不少人驚愕激動的叫出聲來,其中大多數是凡人,也有不少修仙之人,即便有的人不是第一次見到吞天獸,也同樣會有些激動。

  在計緣等人稍遠處,一座青磚琉璃瓦的建筑物面前,正有一群人被剛剛的吞天獸嚇得癱坐在了地上。

  “叔,叔……那是什么呀……”

  “我也,我也不知道啊!”

  “好,好可怕啊!”“我差點被嚇得尿褲子了!”

  邊上一個年輕的修士雖然也因為吞天獸過境而震撼,但看著他們這樣也是被逗樂了。

  “快起來快起來,瞧你們這樣子,此乃仙家仙獸,有專門仙人看顧,不會傷人。”

  一個少年還愣愣看著這個修士問了一句。

  “這家伙一口下來,一城人夠不夠它吃的啊?”

  “他可以吸食靈氣存活,就是吃,也是吃一些兇魔妖物,吃不到凡人頭上的。”

  年輕修士耐著性子解釋一句,他是負責來接這六個人的,本來等了一段時間不見人來,還想著是不是去一趟澤南國,今天倒是見到他們來了。

  聽他們六個說因為祖輩遺失了令牌,差點進不來,是路上遇上了修仙之輩帶進來的。

  邊上有人一直在看著自己等人,地上的幾人雖然這會腿還有些發軟,但也趕緊站了起來,這畢竟是仙人渡口,不敢造次的。

  “這位老祖宗,我們……”

  中年男子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哎跟你說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們老祖宗,我的年紀也就比你大不了多少,我只是幫師叔來接你們過去而已……”

  年輕修士又再次哭笑不得,之前這群人剛到的時候,他過去相認,他們居然還行跪地叩拜大禮,一起喊“拜見老祖宗”,直接把他給搞懵住了。

  聽到年輕修士這么說,中年男子意識到自己又口誤了,連忙改正。

  “是是是,仙長仙長,我是想問……”“咕”

  中年男子想問什么還沒說出口,他的肚子仿佛已經替他說出了想說的話,隨后邊上五個男女少年的肚子也響了。

  “咕”“咕”

  “呃那個,就是想問……”

  “哈哈哈哈哈……凡人真有意思,原來人餓了,肚子能叫這么響,哈哈哈哈哈……”

  邊上突然有夸張的笑聲傳來,一個同樣是少年模樣的人,手中抓著一根桃花枝,正在不遠處捧腹大笑,桃花枝在他手中隨著他笑得顫動不止。

  中年男子邊上的年輕修士沖著對方拱手施禮道。

  “這位道友,這些是我師叔后輩,如有失禮請道友見諒!”

  說著,年輕修士又對六人道。

  “山中跋涉消耗體力,餓了吧,我帶你們去吃東西,快跟我走!”

  說完這句,年輕修士就率先邁步動了起來,其他六個自然亦步亦趨的跟上,他們知道在這種地方,一定要緊跟前面的人,萬一丟了指不定發生什么事呢。

  而那個拿著桃花枝的少年止住了笑,也不向那年輕修士回禮,就這么看著他們遠去,視線還跟著的時候卻突然被別的事情驚到,立刻轉頭望向其他方向。

  在這一個剎那,恍惚間,拿著桃花枝的少年好似見到一種幻象,昏暗之中有水波蕩漾過后平靜下來,一輪明月在其中浮現,隨后幻象消散,視線焦距之處是一雙望過來的蒼目。

  有一群修仙之輩正漫步朝著這邊青磚琉璃瓦的建筑物走來,拿著桃花枝的少年收回視線,趕緊快步朝著邊上離開了。

  居元子視線也掃過那個離開的少年,隨后看向不遠處的青磚建筑。

  “計先生,那一處便是查看界域擺渡的地方,有些擺渡之物在到達前會有訊息傳到,可以讓人提前知曉,有些則固定在四季之中的某一時間段,這里變化很大,但這建筑還是沒變。”

  “嗯,我們去看看!”

  見識過吞天獸過境,計緣不忙著去外峰仙港看西洋鏡,因為以他的法眼,隨便一瞅就能透過迷霧看清吞天獸懸浮空中的樣子,他倒是對其他擺渡之物都產生了濃厚興趣,正好來這邊可以認一下,再做個登記“預約”。

  在跨入青磚琉璃瓦的建筑前,計緣的視線才從遠處收回,他明明已經看不到那拿著桃花枝的少年了,卻好似視線還能跟著他一樣。

  直到計緣的視線從自己身上移開,遠方正七彎八拐的的少年好似感覺到一股壓力遠去,心頭狠狠得松了口氣。

  ‘娘呀,哪里來的老怪物!’

  另一邊,年輕修士帶著晏、宗兩家的六人走了一陣,到了一家凡人所開的酒樓前,回頭朝著稍遠處四下望了望,沒見到什么,才重新露出笑意看向身后幾人。

  “進這里吃東西吧,我都覺得這里好吃,肯定也合你們口味!”

  六人抬頭看看這十分上檔次的酒樓,扭捏一下,還是跟著年輕修士進去了,畢竟跟著仙人吃飯,不至于付不起賬吧。

  興許是餓極了,飯桌上,等飯菜上來,六人問過年輕修士,就在八人大桌上狼吞虎咽起來,一點都不矜持,吃得呼哧呼哧大呼過癮。

  “看你們這饑餓程度,之前帶你們進來的兩個道友定是暗中助了你們,否則你們怕是都爬不上頂峰渡。”

  “唔,好吃…..系,系嘛,咕嚕……那……”

  “安心吃你們的,咽下去再說話。”

  “好......咕嚕,仙長您也吃!”

  “行行行我也吃……”

  年輕修士斯文的伸出筷子,也夾了幾片菜一片肉送到口中,然后小酌一杯,下意識又回頭看了看酒樓外頭,面露思索之色。

  良久之后在回頭,桌上的菜已經變戲法般又少了一部分。

  “對了仙長,剛剛那個人有什么問題么,我見您見著他看我們,就趕緊帶我們走了。”

  一個女孩咽下口中的雞肉又喝了口湯后,小心的詢問了一聲,也不由讓年輕修士多看她一樣,同時點頭低聲道。

  “確實如此,這熱鬧非凡的頂峰渡其實魚龍混雜,大部分時候都安全,但防人之心不可無,我雖然看不透剛剛那個少年,但知曉他肯定不是人,自接觸其視線的一瞬間有種邪異的感覺,雖然一閃即逝,但我不會搞錯的。”

  一聽說不是人,六人嘴上的動作就慢了一分,更有人露出一絲后怕,很自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你們記住,類似這種地方,頂著精怪外形在晃悠的,大多不會行什么過激之事,反倒是那些人樣極其完美的,可能就隱藏著什么不好的家伙,其中有些偶爾會神志不清的……”

  “哦……”“這樣啊!”

  “好了,有我在也不用擔心,凡事跟緊我就行了,咱們不出頂峰渡,坐上飛舟去恒洲后就直奔師叔那。”

  “看來看去還是這吞天獸最有氣魄啊,它要是張嘴吃飯,一口得吃掉多少東西啊?”

  玉懷山一行從青磚琉璃瓦的屋子中出來,其中一個年輕弟子這么打趣地說著,邊上魏元生也插嘴道。

  “我世俗中的家里有個大馬場,我敢說里頭的一千匹馬都不夠那吞天獸一口悶的!”

  計緣和居元子走在中間最前方,雖然沒說話,但計緣也在聽著后邊的人打趣討論,不過一抬頭,他們就迎面遇上了一群女子。

  這群女子有的背劍有的持劍,有的手中還有拂塵,有的面有輕紗有的長發別髻,行走間有一股飄逸之氣。

  領頭的女子挽著拂塵,長發及腰,左右鬢發都纏著紅絲發帶,并且發帶還垂落到腳邊,看著面貌清麗,實則道行極高。

  “計先生,都是巍眉宗的道友,罕有男子,在修行界不喜與人交往。”

  居元子低聲對著計緣說了一句,后者下意識點頭,視線則還沒收回,兩撥人就這么擦肩而過,相互之間沒打招呼。

  在玉懷山眾人看向巍眉宗之人時,那邊的女子也都在看玉懷山一行,一些人掃過玉懷山眾人腰間玉佩,已經知曉對方屬于何方。

  “師祖,都是玉懷山的,嗯,那眼睛古怪的沒玉佩。”

  一名女子以傳音之法對著前頭女修說道,后者微微點頭的時候,敏銳發現門中后輩一說“眼睛古怪”之時,那個名青衫先生微微側目,笑了笑后隨著玉懷山一行離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