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35章 仙霞島眾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白齊猶豫一下,最終還是沒一起追出去,低頭看一眼胡云以及船邊的老龜和大青魚,沒說什么話,繼續抬頭觀望,皺眉沉思。

  大概也就是幾息的功夫,天上的光彩已經消失不見,至少春惠府中的百姓已經看不見了,也就是白齊能看到遠方天邊的光彩在遠去。

  天空中,計緣腳踏飛劍急速穿行,不過他可沒有直接飛到最前頭去攔路的想法,這就好比人家明顯有急事,你開輛車攔在前面礙事一樣,所以計緣打算順流而上逐漸接近。

  天上霞光的高度比想象中的更遠一些,不過計緣的遁光也很快,一道上升拋物線的軌跡接近天空的光彩。

  到了合適的距離,計緣已經能感受到霞光中的仙靈之氣,果然是一群仙修所為。

  天上霞光中,以前部六道最為耀眼,此六道霞光總領天上光彩,幾乎是展開道蘊籠罩身后一片,使得身后霞光的速度也能提升到跟得上的高度。

  這六道霞光其實是六個腳踏彩霞的仙修之人,看起來有男有女且年齡不一。

  突然間中間一位老者心頭一動,低頭朝著斜后側望去,隨后下一刻,另外五人也相繼轉頭望向相同方向。

  在那里雖然暫時看不到什么,甚至有時候也有茫茫云霧遮擋,但他們明顯已經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銳意接近。

  刷……

  一道劍光破云而出,雖然還很遙遠,但已經在急速接近,方向正是六人所處的前部所在。

  “好快的劍光,此地可有什么厲害的仙府宗門亦或是仙修?”

  霞光并不停歇,中間的老者淡淡開口,詢問左右,聽到他的疑問,邊上一名女子想了下道。

  “此地乃是云洲南垂小國,但若論仙府宗門,倒是確實有一個,應當也在附近方位,好像是叫……玉懷山?”

  “玉懷山好似不以劍修聞名吧?”

  “即便如此,宗門中有厲害劍修也并不奇怪。”

  另有一名老者想了想。

  “據我所知,玉懷山并非宗門類仙府,其中并無什么掌教類人物統領,算是各支開花,有厲害劍修也是可能的。”

  “諸位稍安勿躁,那人來了。”

  隨著這一聲話音落下,六人都安靜下來,一眾飛遁霞光的速度依然絲毫不減,不過其他飛行中的仙修也開始陸續發現計緣的劍光。

  計緣此刻著眼望去,到處都是奪目光彩,猶如天際彩霞般耀眼,又分出各種色彩,他追上來之后,直接收了仙劍,腳下踏云接近以示平和之態。

  周圍的霞光也并未阻攔計緣,而是一個個好奇的看著這位踏云而至的白衫客,許多人審視般觀望,卻忽然發現只見其人不探其氣,立刻明白來者修為極高。

  計緣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這么多仙修,而且還是能夠施展飛舉之術一同飛天的那種。

  這些仙修面上或好奇或嚴肅,或淡然或干脆無視,許多人腳下并不是踏云或者僅僅御風,而是踩著一道帶著光暈的東西,好像就是一道彩霞,也難怪如此絢爛奪目。

  計緣踏著一朵白云接近前部相互之間間隔約四五丈的六人,那六者也都在看著計緣,中間那位老者在計緣正要開口前先一步說話。

  “敢問來者是何方道友?我等仙霞島修士有要事趕路,若驚擾到貴方還望見諒。”

  流光溢彩,霞色漫天,怪不得叫仙霞島,計緣腦中過了一遍這想法,在云上微微拱手,盡管對方手上并無行禮動作,但計緣對這種禮節幾乎已經成了條件反射。

  “諸位仙霞島道友好,鄙人姓計,并不屬于那一方仙門,只是一個正在下面喝茶的本地人,見到彩霞漫天,特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若是方便的,諸位可否同計某講講?”

  本地人這種說法估計也就是計緣會講了,不過仙霞島修士并未在意這種細節,見計緣修為莫測,舉止也是彬彬有禮,邊上一名女子先是還了一禮,隨后開口道。

  “我仙霞島有一支脈撞見一處地脈煞氣傾瀉,設法封禁之時引來眾多邪戾妖魔,此刻仍然在與之交鋒,我等正馳援前往。”

  “有多遠?”

  計緣幾乎是下意識就這么問了一句,仙霞島的修士再三看了計緣幾眼,雖然力法神光不顯,但那周身上下的清和之氣還是很能說明對方是正修的。

  “距此約莫還有十幾萬里之遙,路途不短。”

  計緣猶豫了一下,朝下看了看春惠府和春沐江的方向,隨后心中下了決定,不論是從本身使命感還是從好奇心上,這種機會都不是常有的,于是便對眼前這幾位修士道。

  “既是仙修道友為封禁地脈煞氣被妖魔所趁,若不嫌棄,可否容計某一同前往,好略盡綿薄之力!”

  急行帶來的狂風依舊在霞光周圍撕扯,仙霞島六位修士相互之間看了看,也有人頻頻打量計緣,并且將視線定格在其身后那靈性十足的仙劍身上。

  這明顯是一位劍修,或者說是有劍修手段且手段不俗的仙修道友,畢竟有仙劍所依仗,此類仙修殺伐之力極強。

  雖說仙霞島眾修士自認此行實力足夠,但既然這位道友拋出善意,接下來也是一樁善緣。

  于是中間那位老者也回禮道。

  “既然道友有此好意,那就隨我們一同前往吧!”

  領銜眾修士的其他五位仙霞島修士也一同行禮以示感謝,其中一名中間儒士模樣的人自覺和計緣的著裝最像,此刻開口道。

  “如此,道友還請入我霞光近側,嗯,還望道友不要抗拒霞光陣探視。”

  計緣了然,原來這群仙修此刻還擺開了一個陣法,在飛行趕路中還能擺陣,果然不凡。

  “呵呵,計某本就無甚抗拒之意。”

  計緣笑了一句,隨即駕云飛向六人,然后云彩被霞光掃過,只是感覺有清風拂面之外并無任何異常,很快就飛到了剛剛那位儒士打扮的人邊上。

  其他人見計緣這般輕描淡寫的進入了霞光陣,并且也沒有什么其他反應,心中的警惕微微放下之余,也暗自重新審視計緣。

  而在一踏入這所謂霞光陣范圍,計緣就發現駕云省力了很多,幾乎不需要他用太多法力就能維持一個平穩快捷的速度隨行飛翔。

  不過想想也是,仙霞島的人是飛行馳援去的,若是因為趕路消耗太多法力,到了也是疲兵。

  不管怎么說,既然霞光陣對計緣并無什么反應,眾人也暫時不再多想,后方的仙霞島一眾仙修對剛剛到來的那位修士略感好奇,但除了在后面相互傳音一番也并無什么其他反應,隊伍再次恢復了安靜的飛行趕路狀態。

  計緣身邊的那位那位儒士打扮的男子對著計緣微微拱手。

  “鄙人仙霞島常易,你與我打扮差不多,常某就不稱你為道友了,就叫你計先生吧。”

  計緣也拱手回禮。

  “在下計緣,叨擾了!實不相瞞,相熟之人都是如此叫我的。”

  常易笑著點頭,視線掃過計緣背后的青藤劍,詢問道。

  “計先生背后可是一柄孕靈仙劍?”

  青藤劍擺動一個角度,在計緣身后挪移一下,而計緣也點頭回答。

  “確實是一柄仙劍。”

  這仙劍劍柄竟是藤蔓纏繞,首尾端還有嫩芽,劍身上也有少量藤蔓相生,加上鋒芒內斂,看著蒼翠欲滴生機無限。

  但這畢竟是一柄仙劍,越是這樣一絲一毫劍氣都無的,一旦出鞘,威力想必絕對不凡。

  “久聞仙霞島大名,從未得見,今日倒是讓計某巧遇了。”

  計緣也借機詢問仙霞島的事情。

  兩人相互攀談,常易在與計緣對話的過程中,偶爾也有邊上的仙修插話說兩句,算是相互熟悉。

  對于計緣這么一個明顯道行不淺的仙人,無門無派居住凡間小縣這種事稍有些荒唐,換別人這么說或許仙霞島修士不會信,但計緣身上氣清神朗,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感覺。

  隨后更令幾人詫異的是,常易忽然發現計緣居然雙目早已失明,并且也得到了計緣本人的證實,這對于仙修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

  畢竟通過各種神異手段,斷指再生都未必不可能,眼睛復明這種事也是能做到的,但計緣的眼睛卻是瞎的,這其中定然也有某種不可抗力因素。

  而計緣也在最后知道了這六位乃是仙霞島六位長老,此次統領的修士竟然有三百之數,對于修仙者來說算是一支極為龐大的數量了,更何況還是仙霞島修士,幾乎人人修為不俗。

  或許是因為計緣到來的影響,仙霞島修士隨后刻意施展法術,掩蓋漫天霞光,雖然身處霞光之中的計緣看來依舊絢麗,但從地面看應該是看不到什么了。

  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的急速飛行,下方的山河國度與城鎮一次次轉換,終于在約莫十日之后趕到了云洲東北部,前方出現了一座高聳的大山,此刻明明應該是白天,但在山的那一邊卻完全呈現無星無月的黑暗狀態。

  而在深山方向,黑暗中隱隱有光耀閃動。

  “我們到了!”

  領頭的那位長老面色凝重,看向已經來到身側的計緣道。

  “計先生,借你仙劍之利,破開迷霧!”

  “應有之義。”

  計緣這么回應一句,右手已經抓住了青藤劍的劍柄,這時候劍鞘上的敕令靈文浮現,并且“藏”字馬上隱沒。

  下一刻。

  “錚————”

  劍鳴才起,熾白劍光已經帶著無窮鋒芒畢露的劍氣,以掃蕩六合之勢,豎向劃月斬去。

  所過之處,滾滾黑霧如雪消融左右二分。

  “諸位,隨我等斬妖除魔!”

  下一刻,霞光驟亮,紛紛飛過山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