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12章 攜勢之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計緣在屋內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在外頭一直留意著的小字們似乎也明白大老爺應該是完成了什么事情,之前稍顯緊張的安靜氣氛也緩和了。

  “喔哦哦”

  這時候,天牛坊內的大公雞已經開始接二連三的打鳴,整個寧安縣范圍的公雞都在差不多的時刻開始鳴叫。

  聽到雞叫聲,然后自家大老爺又醒著而且心情很好,一眾小字立刻就興奮了。

  “噢噢哦哇喔噢……”

  “啊哈哈哈,我的像!我的才像!”

  “喔哦哦哦……我的更像!”

  一眾小字在外頭此起彼伏的學著雞叫,什么小事經過他們的自我發酵,都能成為相互之間斗嘴或者快樂的源泉。

  “呵呵,這些小家伙倒是逍遙歡樂。”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很多時候這些小字也符合仙道之韻。

  計緣笑了一聲,拿著手中的力士符從座位上站起來。

  走到門前“吱呀”一聲打開了房門,隨后慢慢走到院子里,在這期間一眾小字也紛紛圍攏過來,注意力全都在計緣的手上。

  “紙片人?力士符!”

  “大老爺昨晚都在煉制這個么?”

  “這大塊頭臉也是紅的嗎?還有什么的皮也是紅的?”

  “猴子屁股!哈哈哈哈……”

  計緣不理會周邊的小字,在院中桌邊將手中力士符往前一拋,口中低聲道。

  “力士何在?”

  刷得一下,一道金光閃過,身材魁梧,金甲黃巾面目赤紅的神將力士出現在院中。

  力士面向計緣,雙手相抱緩緩躬身,出聲如同低沉洪鐘道。

  “尊上。”

  力士目不斜視,體魄魁梧金甲煌煌,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彌漫,一眾正調侃得不亦樂乎的小字也下意識低下聲音,然后悄悄圍在了力士周圍。

  即便周圍的小字嘈雜不已的圍在邊上,也依然無法令力士的視線有所偏轉。

  計緣“嗯。”了一聲之后,金甲力士才緩緩直起身子,雙臂垂在兩側,雙目的視線只是微微朝向計緣,除此之外并無其他任何在意之事。

  可以,這“目中無人”的樣子,還是老味道。

  計緣說不上失望,雖然這金甲力士從神態到外表都和以前一模一樣,但他也清楚,至少這個力士已經不同了的。

  一眾小字圍在金甲力士周圍好奇觀望,雖然對力士符早就清楚一些了,但畢竟頭一次這么近距離見到真正的金甲力士。

  一個個在那評頭論足,討論力士的力氣倒地能有多大。

  小字這邊還不消停,計緣這已經對金甲力士下了命令,只是心念一動,原本肅立的金甲力士已經起了動作。

  “都躲開點,別被帶飛了。”

  計緣提醒一句,讓小字們飛散。

  而此刻的金甲力士身形微微后仰,左腿已經邁出弓步,左臂前擋右臂握拳后張,前后黃巾垂落地面,雙腳之下隱約有難以察覺的特殊之蘊彌漫。

  金甲力士微微仰身展開,整個人好似一張繃緊的弓,這種變化更是影響到周圍空間的氣息,帶來一種緊繃感,一眾小字早就已經逃開,在樹上或者屋前柱后等處遠遠觀望。

  “喝”

  金甲力士渾厚低沉的喝了一聲,同一個剎那斜著朝上揮拳而出。

  拳頭帶出一陣撕裂空氣的呼嘯,一拳打在斜上方的空中。

  “砰……”

  地面微微一震。

  落在空氣中的拳頭居然打出了一種爆炸效果的悶響,計緣分明能感受到拳頭落下的地方,氣流擠壓式的爆破,在常人眼中可能看不出,但在計緣眼里,這一刻氣流像是有了分明的顏色。

  好似靜止了一剎那,下一刻。

  “嗚……”

  扭曲的氣流帶著一陣狂野的氣浪,向著上方和周圍擴散,

  “嘩啦啦啦……嘩啦啦……”

  大棗樹的枝葉猛烈搖擺著,院中塵土飛揚,就連計緣臥房里一地的紙灰也全都飛起,就像是一團小旋風正好落入了居安小閣,攪得這里塵土天翻地覆。

  良久,這氣息才平靜下來,計緣獵獵作響的衣袖也重新歸于靜止,金甲力士緩緩收起出拳的架勢,重新靜立在桌邊。

  計緣將因為狂風而擺動到一側的一縷鬢發捋回原處,抬頭看向金甲力士出拳的方向,隱約還能感受到空中氣息起伏不定,有一層層白氣在天遠方環繞著,隨后才漸漸散去。

  “以前只以力而勝,如今淺淺一試,力氣確實大了些,更是還帶著一種勢,不錯!”

  計緣這么贊嘆一句,算是對這金甲力士較為滿意了,這種威和勢不是因為力士塊頭大長相威猛,而是融入了施展的力技之法中的,可比純粹的力氣要難得多了。

  見一切平靜下來,小字們膽子也回來了,紛紛重新圍了上來。

  “大老爺一晚上就在煉制這個力士么?我看是的!”

  “這家伙差點打到大棗樹的枝葉了。就是,太不小心了!”

  “這不是還沒打到嗎!可是很近了!”

  “他全身都是紅的么,屁股是不是也紅?”

  “他好像不呼吸?”

  “不對,也是呼吸的,但是吸得是靈氣!嗯,呼吸好慢!”

  “個子真大。他屁股真的也是紅的么?”

  “‘奇’能別再說屁股了嗎!”

  “我就說!不準說!就說!”

  “哇呀呀呀呀!啊呀呀呀!”

  小字們圍繞著金甲力士在那評頭論足吵吵鬧鬧,而計緣則看著這個金甲力士的幾根黃巾飄帶和雙腳所站之處,以及力士的口鼻。

  正如小字們所說,這力士居然真的在呼吸,雖然頻率極低,氣息也很長,但確實是在呼吸,吸入的正是居安小閣院中的靈氣,至于雙腳所立之處,則隱約有土靈彌漫。

  這倒并非說這金甲力士就成了生命有了靈智,但也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現象。

  以往力士的存續是十分依賴計緣的法力的,腳踏大地的時候消耗慢些,若是離地則對法力的消耗比較劇烈,自然也會納入周遭靈氣和大地土靈,但總的來說是消耗更大一些。

  而從這力士上則有些不同了,目前看不出是否會影響金甲力士的其他能力,但光論持續性能力而言,比之前的應該會強了一大截。

  “行吧,那你今晚就站在院中吧,論起靈蘊,居安小閣也算不錯了。”

  計緣對著金甲力士說了這么一句,隨后伸展肢體,右手罩著最瞇起眼睛打了個哈欠。

  “嗬噢……天都快亮了,我去休息一會,都安靜一些。”

  這么一句話落下,聽聞大老爺難得親自吩咐,一眾小字立刻全都收聲。

  計緣邁步走向臥房,在門口一揮袖將里頭的紙灰全都掃出門外匯入廚房灰坑,隨后跨入房中,看了一眼一眾安安靜靜的小字,才將門關上。

  不久后,坐在床頭的計緣卻并未馬上睡去,而是側目瞥向窗外方向,一雙法眼睜開好似能看穿墻壁。

  外頭的一眾小字又開始分成幾個陣營,相互組合在一起“排兵布陣”得對侃,不光是組合幾個字那么簡單,各個字之間的流動和道理的轉變都非常值得推敲。

  或許小字們本身意識不到什么特別之處,但對計緣來說卻又是一種有趣的觀察,他可從來不曾看輕過這些小字。

  之前在還沒開始修補力士符的時候,那些小字就這么相互比劃過,那會計緣其實也有所注意,現在則是多留了一份心。

  不得不說這些小字交流起來隨心所欲,他們在玩鬧中也是不停摸索,多種不同字意或者相似不相同的字,以一些基礎的結合方式,組合出多種“變陣”方式。

  又觀察了一會,到又一輪雞叫響起,終于感覺有些困意了,抽出頭頂的玉簪放在一邊,任由一縷縷青絲垂落,計緣這才倒頭睡下。

  眼睛閉上了,但依舊沒有馬上入眠,這些天的一幕幕卻都在眼前閃過。

  才入城的時刻、孫記面攤前、天牛坊雙井浦和隨后遇到的老人、官府的變化、蒼老的朱言旭、厚厚的一疊信件、濟仁堂內老中年的大夫……

  又想著如今接近年關。

  “山中無歲月,寒盡不知年……有些事情非人之意志可轉移,修仙修仙,不知不覺就會對時間失去敏感性,一晃眼就過去許多年,得去看看尹夫子了!”

  閉著眼睛的計緣說著這話有些感性,他想去看尹兆先,并非因為尹家是大貞人道大勢的重要一子,只是純粹的想朋友了而已。

  計緣從來都沒想過將尹家人拉入仙道之途,非不能實不適,個人有個人的緣法,仙也不是人人都適合修的。

  誠然如今的計緣,有能力讓很多人乃至根本就是極其平庸之輩踏入仙道,但他很多時候都很容易就能看穿常人心性和執念,有些人便是入了仙道,最終結局可能還不如平靜生老來的安逸,更別提有些人在自身擅長領域,是有一定使命感的。

  想著也有好些年沒見著尹家人了,也不知尹青娶妻生子了沒有,不知尹家第二個娃娃多高了。

  沒有做任何掐算之舉,帶著如常人親友之間那般較為溫暖的掛念,計緣進入了夢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