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93章 夸張的雷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突然炸響的雷霆也一下子將沉浸在道蘊意境中的計緣驚醒,他猛然抬頭望向天空,根本用不著掐算也知道發生什么。

  “雷劫?怎會……”

  計緣話才到一半就意識到了什么,低頭看向桌案上那一卷墨跡未干的《天地化生》。

  “此書成竟引來雷劫?”

  看周圍烏風陣陣電閃雷鳴,天空烏云越聚越多,短短時間已經將一個晴空之日變成烏云密布的陰天。

  ‘不好,不能在大梁寺!’

  從被雷霆聲驚醒到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其實也不過短短的一兩個呼吸時間。

  大梁寺中雖然有不少高僧,但大多數都是肉體凡胎的普通僧人,而且就算是那部分所謂高僧,單輪道行和修為,也并不是很高,計緣知道現在沒時間猶豫,當機立斷直接御風踏云而起,更是運足法力化作遁光離去。

  大梁寺中的一眾僧人此刻也大多處于驚慌之中,不少和尚匆匆跑出屋舍看向天空,見到天空烏云密布電閃雷鳴。

  大梁寺方丈和幾個老僧躍出僧堂,朝著周圍滿是驚叫和和尚大喝。

  “莫慌,莫慌!我大梁寺眾僧勿要喧鬧!”

  “我寺眾僧,回僧堂和佛殿避雨,念誦佛印明王經!我等靜修佛法,雷劫不會降身的!”

  在一眾老僧的呵斥和安撫下,一些定力差的和尚這才安定下來。

  “咔嚓……轟隆隆……”

  “啊……”

  雷霆來的太突然,長公主楚茹嫣驚慌得大叫起來,下意識抱住了身邊的女官,而女官和慧同和尚同樣也被雷聲嚇得一抖,隨后下意識看向天空。

  只見烏云滾滾好似漩渦,在天空中匯聚轉動,更有雷電在其中跳動。

  “嗚……嗚……嗚……”

  狂風席卷,寺院中的花花草草幾乎要貼到地面,很多人站都站不穩。

  “雷劫!怎么會有雷劫!?”

  慧同和尚驚得大叫起來,長公主此刻則靠著女官的支撐才能站穩。

  “慧同大師,這到底是怎么了?”

  這話淹沒在狂風聲中,慧同聽見了,但還沒做出回應,就見到有一道白光自寺院禁地中升起,隱約能看到一個踏云而飛的人影。

  大梁寺的和尚以及楚茹嫣和女官,有許多人都看到白光升起遁走,而在這道光升天的時刻,計緣那盡量保持的平淡的聲音才傳入寺院。

  “大梁寺僧眾勿怕,此雷劫是沖著我計緣來的,我一走便不會影響到大梁寺……”

  聲音平靜但卻浩蕩,帶著一陣陣回應壓過雷霆之聲,在整個大梁寺回蕩。

  “那人在飛!那是計先生?計先生會飛!?”

  女官面帶驚色的看著踏云白光飛遁而走,其實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那道光已經在寺院上空一閃而逝,一眨眼的功夫在視線中已經只有一個小光點,沒一會就看不見了。

  而大梁寺上空的烏云雖然沒有散,但那種漩渦般滾動匯聚的感覺卻沒了,只有一篇蓋頂的普通烏云,也伴隨著偶爾兩聲雷鳴,狂風更是小了許多,充其量只是一場雷陣雨了。

  直到這一刻,大梁寺內驚慌的氣氛才減弱下來。

  “轟隆隆……”

  雷聲依舊在響,卻再無之前那種震懾得人心惶惶的威勢。

  “長公主殿下,快隨貧僧入僧堂,馬上就要下大雨了!”

  “呃,好,好的!”

  “慧同大師,剛剛那聲音是計先生的吧?他剛剛化作一道光飛走了?”

  女官以稍顯激動的聲音再次詢問了一聲,所謂神佛仙圣,慧同和尚之前嘴里說得頭頭是道,但論起沖擊,還沒有計緣這一飛給女官的大。

  “確實是計先生,他是踏著運駕馭著法光飛走的,顯然是不想拖累我大梁寺,只是這雷劫……善哉大明王佛,愿我佛保,呃……”

  慧同和尚突然說不下去了,計先生本身就是能和佛門佛印明王坐而論道的仙人,佛法保佑他……

  ‘以先生的道行,雷劫應該奈何不了,只是為何會引來雷劫,先生無垢無暇怎么……’

  慧同和尚突然看向遠處禁地的那棵大樹,或者說引來雷劫的并非先生自己!

  “大師,什么是雷劫?”“慧同大師,計先生會沒事么?”

  “大師,我能否也學會飛天遁地之能,您能否幫我向計先生引薦一下?”

  兩個女子在慧同身邊不斷拋出問題。

  “善哉大明王佛,兩位,我們快些去僧堂避雨,這些問題我慢慢回答!”

  此時此刻,計緣飛遁速度提升到了極致,他飛過哪里,哪里的頭頂上就匯聚烏云,好似就在跟著他一樣,或者說跟著他手中一卷書。

  計緣法眼全開,視線掃過蒼茫大地,哪里人火氣重就避開哪里,但雷劫來得實在太急,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他只能全力飛遁,能多遠是多遠。

  最終,計緣在一座大山一處頗為荒涼的山脊上空停了下來,幾乎是他一停下,這一片天空的烏云立刻壯大,無數閃電在其中索繞,并且烏云不斷延展,值得天色不斷暗下來。

  十幾息之后,周圍已經暗沉的好似夜幕初降。

  “轟隆隆……”

  一道雷霆打在一座山峰上,將其上一顆大樹劈裂,粗壯的雷霆電光閃爍,將暗沉中的大山照亮。

  計緣落在山脊之上,抬頭看向天空,巨大的烏云漩渦匯聚著雷光,好似還在不斷往下壓落。

  說實話,即便是如今的計緣,看到這一幕心中依然不免忐忑,但若是放下《天地化生》自己直接跑是絕對不可能的。

  推衍出來之后,計緣連自己都沒連貫的看過一遍,這若是一毀去,毀掉的也是自己那份心境,以后什么時候才能再次推衍出來就說不準了。

  ‘不就是雷劫嘛,來吧!’

  但現在不能也不敢將書卷收入袖中,否則就真的成了劈他計某人了。

  “滋滋……咔嚓轟……”

  計緣心中念頭還未結束,天空第一道雷霆就急不可耐的落下,漫山遍野被雷光照得一片慘白。

  “轟……”

  “滋滋滋喳喳……滋滋喳……”

  計緣單手以劍指頂天,周圍雷光四溢,而在上頭,一雙身著金甲的赤紅大手雙掌朝天,擋在計緣上頭,正是一瞬間召出來的金甲力士。

  “啪啪……啪…..砰……轟……”

  散溢的雷光掃過荒蕪山脊周圍,不論是巨石還是枯木,爆裂得爆裂彈飛得彈飛,地面更是留下一道道焦痕。

  所有電光在計緣周身好似遇上了一層薄膜般劃開,而整個金甲力士身上也纏滿了雷光,黃色的土靈不斷從金甲力士腳下匯聚,以抵御雷霆,而計緣的法力則源源不斷頂上,使得金甲力士不至于后繼無力。

  這雷霆并非一閃即逝,依然好似長河澆灌一般灌落天威,計緣咬著牙死頂,倒不是說極為吃了,更多的是緊張。

  終于,這一道雷霆過去,四五息的時間就和四五個時辰一樣漫長,邊上除了計緣和金甲力士所站的腳下,其他部分大多已經一片焦黑。

  “嗬呼……”

  計緣微微松一口氣,看看這尊金甲力士,身上的雷霆依然不散,力士的法體上已經開始升起一股股青煙,顯然快要承受不住了。

  不得已,計緣只能一招手,將金甲力士收回,即便重新化為黃符紙人,上頭依然有雷光索繞,并且計緣拿在手上感覺有些刺痛麻木。

  金甲力士的體魄計緣是很清楚的,連力士都扛不住,雖然不清楚自己的身體能有多強,但他可不想去嘗試。

  但計緣還來不及多思考。

  “咔嚓……轟隆……”

  又是一道雷光,此刻雷光中呈現出一種淡紫色,落下的勢頭猶如雷矛突刺,在同一瞬間將周圍的一切照亮。

  又是四五息的時間,這一道雷霆方才結束,這次計緣招了兩個金甲力士,卻全都被雷光劈得粉碎,他自己也在最后一點雷霆余威中體驗了一把觸電的感覺,就連眼睛都有些刺痛。

  “呼……呼……”

  計緣微微喘息一下,緩解這份壓力,法力消耗還能承受,但心里的壓力實在是太重了。

  視線時刻注視著天空,上方雷霆積蓄的速度奇快,這一次已經呈現一種紫中帶金的光芒,一道道閃電在云層中不斷朝著核心匯聚……

  “敕令:驅邪縛魅!”

  計緣厲喝一聲,終于祭除了對付雷霆的殺手锏,隨著敕令落下和玄黃之氣的索繞,雷咒剎那間自計緣寬袖中飛射而出直奔久天。

  一道巨大的雷光法咒在天空展現,也是同一刻,雷霆再次落下。

  “咔嚓……轟隆隆……”

  嘩啦啦……

  雷光好似久天飛瀑澆落,不斷傾瀉到雷咒之上,整道雷咒光色也驟然化為紫金,咒文的每一次明滅都越來越耀眼并且在不斷膨脹。

  不好,雷咒要撐不住了!

  能撐幾息?兩息?三息?

  計緣心在滴血,這雷咒如今已經是手中的一個寶貝,若是毀去了,那真的是要心疼壞了,但再心疼也得忍住,否則這次的雷劫要撐不過去!

  計緣篤定了這次的雷劫不可能有太多道,最多就只有三道,但卻是威力驚人的三道,否則以這提升夸張的威力,若是能到個六七道,他只能跑路了。

  終于,哪怕有玄黃之氣一起頂著,雷咒本身的光已經到達了刺目的階段,這也預示著雷咒即將崩裂,而此刻正好過去三息半的時間。

  計緣心念一動,瞬間揮袖將字跡已然有裂痕的雷咒收回,然后在同一刻,右手抓住青藤劍劍柄,劍鞘上“靈韻青藤藏鋒萬丈”幾個字中,“藏”字的光芒已經盡數化入“鋒”字之中。

  “少看不起人!”

  計緣對天怒喝一聲,把錢出鞘!

  “錚————”

  刷……

  仙劍威力完全綻放,劍光與雷光同輝,周圍已經被照耀只剩白芒而不見萬物,同樣的伸手不見五指。

  這一刻,劍氣劍光帶著無可睥睨的威勢劃過一道半月,將澆灌的雷霆一分為二,并且斬上久天,將上方混混雷云同樣劈開。

  “滋滋滋喳喳……滋滋喳……”

  即便雷光被劈開,但依然有無窮雷霆順著劍柄灌落。

  “哼嗯……”

  計緣悶哼一聲,強忍著痛楚,死死抓著《天地化生》妙法,不斷運法護持其上,無窮雷霆之力既有目的性的突入計緣左手,同法光一起在書卷上糾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