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88章 樹下坐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在老僧和慧同一前一后走入大梁寺的時候,大梁寺內另有幾個有點道行且年齡不一的和尚也匆匆現身,他們反應雖然慢了好幾拍,甚至不知道這滿寺佛音出自哪里,但本能的去了佛印明王殿。

  果然,沒過多久就看到慧同跟隨著一個老僧緩緩走來,那滿寺回蕩的佛音一下子找到了出處,正是那老僧口中所念。

  不知為何,僅僅是看到了那老僧,大梁寺有點道行的和尚就在心中升起一種明悟,不多問也不多言,只是微微行佛禮。

  隨后也陸陸續續有一些慧根出眾心思剔透的和尚過來,整個佛印明王殿前開始圍攏了不少僧人,只有一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僧人依舊該干嘛干嘛。

  大梁寺還是那個大梁寺,周圍的香客依舊絡繹不絕,卻無人對這些和尚們的情況有什么特別的反應。

  計緣就落后的稍微遠一些,大概在二三十步外的地方遠遠跟著進來,看看周圍的香客上香的上香禮佛的禮佛。

  雖然很多時候人們都對自己利益以外的事情漠不關心,但現在的情況顯然是有種“游離”的特殊意味在里頭。

  長公主和那個女官是開始就跟隨著計緣和慧同一起到了寺院外的,她們意識到這老和尚應該是個高僧,此刻也在后邊遠遠的跟著。

  但兩人卻卻發現周圍的香客依然照舊,尤其是在慧同大師出現,以及大梁寺諸多高僧都陸續出來的情況,這就有些詭異了。

  兩人沒有湊到前頭的眾僧邊上去,而是小心的靠近計緣。

  “你是計先生吧?”

  長公主先禮貌的問一句,計緣回頭看了看這兩個女子,點了點頭道。

  “不錯,正是計某。”

  “計先生,你,有沒有覺得周圍好奇怪,這有些太反常了,這些香客……”

  計緣看了看周圍,笑道。

  “大梁寺一直是廷梁國國寺,以長公主和陸侍官的身份,自然知道慧同大師是有真佛法在身的,計某就直說了吧,今天迎接的這位佛門長輩,佛法了得,這些香客并非著了魔,而是和尚們‘游離’在外。”

  想了想,計緣以常人能聽得懂的話再解釋一句。

  “大梁寺等一眾高僧,其實并未在眾人眼中消失,而是被心中無佛或者佛念不誠的人下意識的忽略了,在他們感覺中,所見所知皆為平常,來廟中其實不為求佛而為求利,我拜你,你護我,自然見不著真正佛意,嗯,某種意義上講也是見知障的一種。”

  女官下意識的又問了一句。

  “那為何我與長公主能看到?我們佛心比大多數人都誠?”

  “哈哈哈……這自然不是的,計某說了,眾人并非看不到一眾和尚,而是忽略了,你們從一開始就緊緊關注著慧同大師,怎么可能忽略呢?安靜在這看著吧,對你們來說也算是一場緣法。”

  說完這些,計緣便靜靜的站著看向大殿前方,不再多言。

  長公主和女官對視一眼,最后走近計緣兩步,站在其邊上也看向大殿方向。

  而計緣身邊,心思逐漸寧靜下來,甚至在隱隱約約間能聽到一些念經聲在回響,越是仔細想聽,就越是響亮。

  “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不愧是佛門高修,如此一來,大梁寺真正有佛心的僧人都受益匪淺,更能心向佛法。”

  計緣淡淡一句,卻發現那名一直在殿前念經且疑似佛門明王的老僧轉頭看了他一眼。

  看到這一幕的長公主壓低了聲音對著一邊的女官輕輕說了一句。

  “這大師耳朵好靈啊……”

  不過很快兩人就開不出玩笑了,甚至于眼睛也越瞪越大。

  大梁寺的佛音越來越響,不光是那個老僧的雷音,更有一個個大梁寺僧人齊聲念經的聲音合成一處。

  而那位一直站在殿外的老僧在某一刻停下了經文,合十的雙手也緩緩落下,身子沒有動,卻從其身體中又走出半透明的身影。

  這身影和老和尚長得一模一樣,但僅僅離開身體兩步,就逐漸化為金色,并且隨著一步步邁向大殿,身體也在越來越大,到后面已經與大殿門框齊高,并且在才跨入大殿的一刻就又長高一截。

  大梁寺眾僧念經聲更為響亮,帶著激動之情看著這一幕,猶如金色大佛的身影走動中并未碰到任何一個香客,但香客卻會下意識的躲避開去。

  直到金色身影站立在佛印明王殿中,同面前的佛像相對。

  “佛身像,我身像,金身像,化身像,善哉……”

  金色身影對著大佛塑身持佛禮微微一拜,隨后跨步走去,最后融入了這座佛像之中。

  這一刻,漫天的香火愿力和佛經一下子像是受到了吸引,在同一時刻紛紛匯入佛像之中,使得原本包金的佛像更像金碧輝煌。

  大梁寺眾僧一起對著大殿方向躬身作拜,一眾來來去去的香客也似乎心有所感,都下意識的朝著大殿作拜,就連長公主和女官也受到感染一起合手作拜。

  唯獨計緣依舊站著,他倒不是真的在意一點面子,而是真的不敢隨便對金身行禮,只好淡然站著了。

  濃濃的佛力和愿力彌漫整個大梁寺,常人雖然看不見這種色彩,但佛印明王殿上空的云層卻被渲染得多彩。

  “快看天上,是彩云!”“哎哎,你們看啊。”

  “真的啊,大梁寺現彩云了啊!”

  “媽媽媽媽,天上有彩云。”

  “這是大梁寺的明王佛顯靈了!”

  “大佛顯靈了!”“快拜快拜,保佑我今年大發財!”

  “保佑我取個好老婆!”

  香客們在發現天空彩云之后,除了驚異和激動,對大梁寺各殿的佛像拜得也更勤快了,只覺得今天撞了大運,拜了佛一定能夠受到保佑。

  長公主拜完之后,才發現計緣一直站著沒動。

  “先生不拜?”

  “嗯,不方便拜。”

  至于是什么不方便,計緣沒有多說,長公主也沒有多問。

  看到這樣的奇景算是非常難得,廷梁國皇室一直都知道大梁寺有真佛法,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

  等到半刻鐘后,滿寺的佛音逐漸弱了下來,天空云彩也恢復了平常。

  那位老僧在大梁寺眾僧的簇擁下走下佛印明王殿的臺階,預示著這次明王化身的成功顯化,以后大梁寺就是佛門法場了。

  大梁寺方丈快行幾步,走到慧同身邊和對方眼神交流一番之后,走到老僧面前,略顯激動的作邀。

  “尊者請去內院歇息!”

  “嗯,不急!”

  老僧面色和善,視線轉向計緣的方向,隨后邁步走去。

  計緣看著那位老僧明顯朝著自己的方向過來,轉頭對著長公主和女官說道。

  “兩位還是回去吧,慧同大師最近一段時間都不太方便,即便追求愛侶無可厚非,但他畢竟是個出家人,留些余地給他吧。”

  長公主也不傻,知道眼前這位絕對是個高人,之前聽聞他是大貞人,還想著一個文人怎么過來的,現在倒是明白了。

  而今天大梁寺來的貴客也定是佛門高人,都是屬于神仙般的人,對于慧同她還能驕橫一下,對于這些高人就心有敬畏了。

  “好吧,先生記得幫我和慧同大師說一聲,就說茹嫣過陣子再來找他。”

  “好,我會轉告的。”

  兩位女子一個淺淺施了一個萬福,另一個則抱拳行了一禮,隨后再望了望那邊的一眾和尚,才一起離去。

  那老僧不看兩個離去的女子,只是走近計緣,視線看穿并掃過真懸浮在計緣背后的青藤劍之后,以佛禮相對。

  “先生同去后院一敘如何?”

  計緣視線掃過慧同和另外幾個大梁寺高僧,隨后也鄭重拱手回禮。

  “大師請!”

  黃衫舊袈裟的老僧和一身白衫的計緣一起在前頭走,大梁寺方丈趕忙左右看看向旁邊的僧人,慧同心領神會,湊近低聲道。

  “方丈大師,這是我的一位故友,乃是仙道高人。”

  “原來如此!”

  計緣和老僧并未去什么精致佛堂,而是在內院走了一陣,一棵蒼翠的大樹底下停了下來,有僧人取來兩塊蒲團,兩人便就于此坐下。

  而其他僧人大多被打發散去,只有大林寺方丈、慧同和另外三個上了年紀的老和尚在旁作陪,但也只敢站著。

  “我此番來大梁寺只為顯佛像金身為化身,倒是沒想到能遇上先生這般仙道高人,看來這大梁寺比我想的還要好!”

  “彼此彼此,計某此番來大梁寺會友,也沒想到能見識佛門明王親點化身。”

  “先生道場何處?”

  計緣攤了攤手。

  “家鄉大貞稽州,并無任何道場。”

  佛印老僧定睛看了看計緣,正好同計緣側面的蒼目對上。

  “原來如此,真是天地廣闊奇人無數啊!他日先生若來西域嵐洲,可來我摩柯佛印法場做客。”

  “大師客氣了,有機會計某會去的,對了,提到西域嵐洲,我向大師打聽一個事,不知大師是否知道玉狐洞天?”

  老僧面露笑容。

  “知曉,其中有諸多狐妖和狐仙修行,玉狐洞天的狐貍,有的邪性有的靈性,行事亦正亦邪,也有些不擇手段,先生如此問,是遇上過了?”

  計緣點頭。

  “呢,之前有一只狐貍,曾想順走計某的青藤劍。”

  嗡……

  仙劍微微一震,自有輕鳴響徹。

  老和尚明顯愣了一下,哪只狐貍膽子這么大?隨后又馬上反應過來,應該是只看到了仙劍,卻沒看穿計緣那幾乎時時刻刻身融天地中的意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