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6章 誰都有慫的時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心中有了這一猜測之后,計緣也根本不做什么旁敲側擊,直接對著巨鯨詢問道。

  “你口中的墨爺,可是名叫墨榮”

突然聽到計緣這問題,海面上原本還喋喋不休的巨鯨一下子愣住了,一側的眼睛小心的看著計緣,心中忐忑不減,不知道該回答是還是不是,萬一要是墨爺得罪過對方呢  不過計緣也不需要這巨鯨痛快回答,從巨鯨這反應上就已經看出來自己猜對了,直接開口說道。x

  “若你說的是身在大貞婉州修行的那條墨蛟,你已經不用等了,墨榮不會再來了。”

  計緣的腦海中閃過當年看到墨蛟死后走水的那一幕,即便是現在想來,那殘魂離去的一刻依然令他有些唏噓,化為那次老龍的怒火也是令計緣記憶猶新。

  望向遠方的海面,也不知如今那殘魂是否已經“走水”完成,是否化為一縷無思無想的真靈,是否找到了能重修的契機。

  海面起起伏伏,海風依舊吹拂,巨鯨顯然還不至于太笨,反應了一小會之后就隱約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可能,看看計緣手中的青藤劍,心中微微一顫。

  “你,你把墨爺怎么”

  計緣搖了搖頭,重新看向巨鯨。

  “不是我,八年前,在墨榮入東海覓食歸來的途中,遭遇身份不明的眾多妖邪伏殺,拼盡全力自爆龍珠才逃回了大貞,因受傷過重,身內精元潰散而從天墜下,不久之后于廣洞湖身隕”

  說到這,計緣頓了一下,才繼續道。

  “其臨終前,計某與應宏老先生就站在墨蛟尸身邊上,看著其龍魂走水而去。”

  巨鯨一直沒說話,似乎并沒有從這信息中緩過神來,良久才有些不可置信的不斷喃喃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墨爺道行這么深,隨手就能將我捏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死!”

墨爺真死了還是他在騙我可墨爺當初說每年必會出海的難道墨爺真的出事了那我怎么辦我又去不了江河之地,有不認識誰  雖然是一條巨鯨,但計緣卻能感覺出對方的那種慌亂感,身形擺動之下周圍海水的浪濤也更加劇烈了一些,等到對方終于冷靜了一點,計緣才再次開口。

  “你找那墨蛟何事還是說真正想找的是應老先生是你想找還是你口中的君母想找”

計緣一下子已經想了很多,也猜測這巨鯨之前口中透露過的君母,是不是就是老龍的正牌夫人,龍子與龍女的生母  巨鯨此刻明顯滿是憂愁,甚至有些六神無主,聽到計緣的話,憂慮之色就更加明顯,口中喃喃自語。x

  “我只能找墨爺,我只敢找墨爺啊”

  像是終于后知后覺的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立刻看向計緣。

  “仙長!您認識龍君”

  剛才計緣說和老龍一起看著墨蛟龍魂走水,那顯然是和龍君是友非敵,否則也沒那資格在那種時候站在那種地方,要知道那一刻對于龍屬來說可非常重要。

  “認識。”

  巨鯨微微激蕩著海水,下意識游近一點,又低聲問一句。

  “很熟”

  計緣看看他,點點頭。

  “很熟。”

  “那,那您能叫得動龍君么”

  巨鯨有些激動和期待道。

  計緣想了下,憑借自己和老龍的交情,又明顯是事出有因的情況下,就是叫他親自出大貞到這邊來見見這巨鯨,想來應該也不難,便也直接回答。

  “想是叫得動的。”

  “那”

  巨鯨有些猶豫,一個字拖了一會長音,才最終道。

  “要不,要不,要不請仙長,幫,幫我會知一聲若璃娘娘吧或者豐殿下也行!”

  很顯然這巨鯨十分怕老龍,妮妮嗚嗚半天最終還是只敢叫龍女和龍子。

  計緣也不刺激他,平靜點頭。

  “好,我去幫你叫,對了你以前都是找墨榮的上一次過來是什么時候”

  “我以前并未來找過墨爺,上一次見他,大概,大概得有四五十年了吧,具體的我也記不清了。”

  計緣了然,這時間,回想當初在婉州同麗順府城隍李寶天的一席話,推算之下剛好差不多是墨蛟剛剛入主廣洞湖的時候。

“行,你且先等著,我去大貞通天江一趟,在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