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8章 烏煙瘴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牛霸天、高天明和燕飛三人在后頭嘀嘀咕咕的一通說,燕飛倒還好,前兩者則是越說越興奮,不過幾人都很清楚計先生不喜歡張揚,這種話現在也只適合私下自嗨。

  隨著隊伍的行進,他們一路穿過小半個城池,來到了城中心地段,前頭就是氣勢恢宏的城主府。

  遠遠望去,一道門樓只比外頭的城關小一些,上面一塊巨大的匾額寫著府邸名稱。

  計緣喃喃著念叨出聲。

  “幽冥鬼府?”

  高天明這會已經重新站在計緣邊上,聽到計緣的話也是出聲道。

  “不錯,這無涯老鬼在鬼修中卻是算得上不凡,無神道根基的情況下,比許多鬼神修為更強,更是不斷收納孤魂野鬼,一手建立起無涯城,對一些鬼物給予鬼修之法,存了建立鬼道圣地的心思。”

  計緣點了點頭。

  “心氣倒是不小。”

  他也看出來一些門道,這鬼城不斷收納孤魂野鬼,很多鬼物陰壽耗盡消散,也為鬼城充實了陰氣,而陰氣濃郁又給一些天賦較好的鬼物提供了良好的環境,就是沒什么鬼修大法,也可能突破限制。

  這一點,其實在一些城隍下轄的陰司中也是常事,陰間偶爾也會有一些鬼物突破陰壽限制而不死的,不過此類鬼物往往都怨氣執念較重,在陰司中每年都會點策“戶籍”,發現超出陰壽限制的鬼物,如果察覺對方苗頭不對,直接會被陰差羈押去見各司主官,很多直接會被誅殺。

  而在這無涯鬼城,城主估計很樂意見到鬼物提升,不過除了城主認可的鬼物,其他鬼物都不準出城。

  隊伍的前頭已經停下,有水族精怪高聲喊道。

  “天水湖高爺駕臨————!”

  守在外頭的鬼卒早就注意到車隊了,這幾天前來的恭賀城主的大人物也陸陸續續來了不少,聽到對方名號,也趕緊上前。

  “高爺駕臨一路辛苦,請隨我去別院休息,宴席準備妥當的時候,自會有仆從前去通知高爺參會!”

  幾名鬼卒說完就準備側邊帶路,顯然是不準備讓車隊現在就直接進府內,這時候高天明看看計緣后,直接快步朝前走去。

  “且慢!”

  原本和計緣走在一起,高天明特意收斂了妖氣,現在則重新騰起一身妖氣,走近門樓附近的時候帶給一眾鬼卒巨大的壓迫感。

  “高爺可還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只要高爺提出來,我等都會盡量滿足!”

  高天明笑了笑。

  “呵呵,也沒什么特別的,辛無涯現在在哪?高某想見見他,有些事情和他說說。”

  鬼卒也是歉意的笑笑。

  “高爺見諒,城主大人現在還有要事,不論是誰都見不到他,晚上大宴之時自然會出來的。”

  “哦?無涯老鬼就這么忙?高某想見一見都不行?”

  “是啊,我與夫君從天水湖千里迢迢而來,到了無涯城自當先去拜會城主,而作為主人,怎么也得先見見賓客,于情于理都該如此才是!”

  夏秋也帶著一身渾厚妖氣上前,雖然不是蛟龍之屬,但顯然妖身修為不淺,今天遇上計先生算是他們夫妻的緣法,絕對要留下好印象,不過比起高天明,夏秋就顯得柔和許多。

  鬼卒猶豫一下,看向高天明。

  “高爺可否告知小的,您要見城主大人究竟所為何事?小人去通報的時候也好有個說辭!”

  這鬼卒看起來年輕,實則也是活了許久的老鬼了,看高天明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絕對是有原因的。

  高天明回頭看了看計緣,見到后者微微頷首后,才對面鬼卒道。

  “高某有幾位朋友昨夜不小心進了鬼城,他們都是活人,被你們城中一個黑令使抓走后下落不明,說是要在晚宴上獻給辛無涯當菜吃,高某是來要人的!”

  活人?還是天水湖蛟龍的朋友?

  周圍鬼卒聞言都是微微一驚。

  “那,還請高爺和高夫人稍等,我這就去通報城主大人!”

  兩個妖怪的妖氣侵略性太強,鬼卒也有些承受不住壓力,只能立刻前去通報。

  幽冥鬼府占地極大,鬼卒匆匆入內通報,穿門過廊層層入內,最后來到一座漆黑的巨大建筑外。

  這建筑一扇漆黑大門緊鎖,散發著一陣陣實質化的黑氣,陰寒之氣令鬼物都有些難以承受。

  “城主大人,天水湖高爺帶著高夫人來了,說是一定要拜會您。”

  不過鬼卒等了許久,里頭卻毫無回應,他只能將高天明的事直接在這里大聲匯報。

  “天水湖高爺說他有幾個朋友是凡人,昨夜誤入了城中,被黑令使抓走,準備在晚宴時獻給城主,高爺希望城主能立刻將人放了。”

  周圍開始漂浮一陣陣森然鬼氣,一道道可怖的虛幻鬼像浮現,縱然是鬼卒也緊張起來。

  “高天明的朋友?凡人?”

  有聲音從黑屋中傳出,令鬼卒松一口氣。

  “正是,高爺和高夫人似乎為此頗為生氣。”

  “哼,這里可不是天水湖,去告訴他,晚宴的時候若黑令使真的帶著活人來進獻,我自會將人交給他,現在沒空見他。”

  “屬下遵命!”

  鬼卒趕忙行禮,說完之后立刻告退離開。

  府邸外,高天明沒想到自己等了許久卻還是等到了這么一個回復,頓時怒意顯現。

  “無涯老鬼好大的威風,難道不能現在就找到那什么黑令使要人嗎?”

  “高爺,您別為難我們了,城主大人說現在正有要緊的事情,不方便見,晚上黑令使帶人來的時候,自會將人放了的!”

  “哼!”

  高天明冷哼一聲,退后兩步到計緣面前。

  “計先生,您看我們要不要直接闖入幽冥鬼府,將無涯老鬼揪出來?”

  計緣看看這充斥著無窮鬼氣的府邸,再看看城中心周圍滔天的陰氣鬼氣,現在翻臉,怕是立刻會有無窮鬼物前來,而且太過咄咄逼人,恐怕適得其反,于是搖了搖頭道。

  “算了,畢竟也是他的慶典,既然答應放人,沒必要將事情鬧大。”

  “是,高某知曉了!”

  高天明恭敬的回答完后,才再次面向鬼卒。

  “那好,高某就等無涯老鬼晚上放人,不過,你們也替我轉告無涯老鬼,別怪高某沒提醒他,若是高某那幾個朋友真有個什么閃失,后果會比他想得嚴重得多!帶我們去休息的院落吧。”

  “是是,高爺這邊請!”

  等天水湖的隊伍一走,又有鬼卒進入府中悄悄通報城主,高天明對計緣的恭敬也是被他們看在眼里的,覺得有些不同尋常。

  府邸深處的鬼宅處,聽到鬼卒的再次匯報,里面的辛無涯也是皺眉沉思。

  “去找一找項重,如果真有那幾個凡人,就要過來。”

  “是!屬下遵命!”

  天色逐漸變暗,城中燈火也紛紛自行亮起,陽世城池此刻是人們都紛紛回家的時間了,而無涯鬼城卻變得越來越熱鬧,整座城市都好似活了過來。

  鬼府已經派遣鬼卒前來請過高天明了,一眾人也準備出發前去赴宴。

  到了這時候,計緣才真正感受到這鬼城的底蘊,站在院落這邊看向城中,無窮鬼氣簡直遮天蔽日,街頭巷尾熙熙攘攘,城中鬼物至少得數以十萬計,其中成氣候的恐怕也不計其數。

  很顯然昨天晚上在外面看,應該是有類似禁法遮蔽的。

  “沒想到這鬼城規模如此驚人!”

  高天明在一旁也是皺眉道。

  “是啊,高明也小覷了這無涯老鬼了,無涯鬼城立足丘下荒原百年,從曾經的荒墳遍野,竟不聲不響發展成如今的模樣。”

  牛霸天看了看抱劍肅面的燕飛,也眺望著外頭。

  “我老牛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多鬼,計先生,您說是不是祖越國這些年死的人都來這了?”

  計緣嘆了口氣。

  “那倒不至于,祖越國一年死的人,怕是都遠不止二十萬了。”

  “這么多?”

  老牛有些發愣。

  “計某還說少了呢!”

  計緣這可不是誆人,雖然他沒有統計數據,但想想上輩子的祖國那樣的社會環境和醫療條件,一年也要死幾百萬人,祖越國雖然人口遠少于上輩子的祖國,但社會環境和醫療條件都太差,一年死幾十萬絕對不夸張。

  “計先生,牛兄還有燕兄,我們走吧,現在可以去找無涯老鬼要人了。”

  幾人一起動身,不一會就在鬼卒引導下來到幽冥鬼府。

  晚宴的排場不小,在府中一塊類似廣場的空地上搭起一座座賓客桌臺,前來參加慶典的除了諸多鬼物和無涯城熟識的妖物,甚至還有不少神道修行之輩,有山神土地也有河澤水神,甚至還有城隍之流的鬼神。

  笑聲,吼聲,甚至是哭泣聲,滿座熙攘喧嘩不停。

  高天明和計緣等人到的時候,許許多多的賓客都已經入座,計緣一路走來眉頭就沒舒展過。

  在大貞境內,別說見到鬼神同諸多妖物厲鬼之流坐在一起的,就是想一想都不可思議。

  不管其中有多少是虛與委蛇,有多少是戾惡乖張,計緣法眼大開照觀四下,各種氣息交織在一起,其中不少都算不上純良,一路走來都讓他有種烏煙瘴氣之感。

  ‘人道退則穢祟盛,天下亂,則妖孽肆起,不外如是也!’

  心中這種念頭就是計緣對祖越國的感覺。

  在計緣思量間,他們已經到了高天明的位置,算是離主坐不算太遠。

  “計先生請坐!”

  高天明引請計緣坐下,隨后才和夏秋、牛霸天和燕飛坐在一旁。

  越來越多的賓客落座,周圍的琴瑟琵琶和嗩吶鑼鼓也紛紛奏響,在一起湊成一種風格詭異的音樂,計緣只能說,十分應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