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6章 玉懷之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不過這時候,計緣看著魏元生懼怕的樣子,面上的笑容漸漸淡去,思索一下后將椅子拉得離魏無畏近一些,就低下頭看著魏元生。

  “小元生,你想不想去玉懷山?想不想修仙?”

  “我?”

  魏元生愣愣的問了一個字,卻突然感覺到自己父親抱著自己的手勢都變得用力了不少。

  “呃呵呵,計先生……元生才四歲,哪有什么判斷能力,哪知道什么好歹……”

  計緣看了一眼魏無畏,后者就像是突然感覺到了莫大壓力,頓時大氣都不敢喘,也漸漸放松了手。

  “不錯,我問你自己想不想修仙,之前應該都是你爹你娘你家里長輩一直告訴你要準備什么,那么你自己呢?”

  計緣臉上再次浮現笑意,屬于那種讓魏元生一看就放松下去的面容。

  魏元生雖然小,卻有種感覺,此刻只要自己說“不想,不愿意”,那么這一切都會離自己遠去。

  魏家在場的幾個長輩額頭都隱隱見汗,只有魏元生的母親目光中有一些期待。

  魏元生看看自己娘親,又抬頭看看自己父親,最后才再看著計緣。

  這位計先生是誰魏元生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他猶豫著向計緣問了一句。

  “計先生,仙人都和您一樣嗎?”

  計緣側顏想了下。

  “和我差不多的肯定也有,但是很少。”

  這會計緣也不糾結自己心中的仙人標準了,反正在常人看來這種高來高去有法力的修仙之人就是仙人。

  “那要是到像您一樣的地步,需要多大本事?”

  計緣本想想說也要不了多大本事,可是突然間細思了一下,自己干得那些事雖然有很多意外,但還真就不是尋常修仙之輩能兜得住的。

  而且光是游戲紅塵雖然并不需要多強的法力多高的道行,其實久了卻也容易迷失,敢于紅塵修心的修仙之輩通常也是道行不低的。

  “細究起來,需要挺大本事才行的。”

  計緣才回答,魏元生就鼓足了勇氣又問了一句。

  “您真不收我當徒弟啊?大家都說我可聰明了,不是因為我是魏家少爺才夸的。”

  計緣笑著搖頭,只說了一個詞。

  “不收。”

  “哦……雖然對仙山還是有些怕,但我還是想去的,我知道凡人一輩子遇上這么一次機會非常難得,不抓住的話一定會后悔的。”

  說到這魏元生小臉一陣糾結,小拳頭攥緊了恨恨道。

  “再說如果我不去,這一年多我讀書的苦頭就白吃了,太不甘心了!”

  “哈哈哈哈哈哈……妙極妙極,那你可想通了,這不光是為了你魏家,也是為了小元生你自己,別整天苦著張小臉,你這不是很清楚嘛,千載難逢的機會哦!”

  計緣大笑幾聲,隨后還不忘調侃孩子一句。

  計緣這一笑,廳室內氣氛頓時輕松了,魏元生也像是沒了剛才的畏懼,嘰里呱啦的問計緣關于仙府的事情。

  “計先生,玉懷山大不大啊?”

  “不清楚啊,我還想你去了告訴我呢!”

  “你沒去過嗎?”

  “沒有啊。”

  “那我要是去了被關起來了,我怎么告訴你啊!”

  計緣故作威脅。

  “他們敢!”

  “我爹真的也能去嗎?”

  “應該是沒問題。”

  “那我娘呢,我乳娘也能去嗎?還有小翠!”

  計緣揉揉腦袋。

  “這怕是不行的……”

  這狀況也是令魏無畏和其他人心下大寬,很多時候魏無畏只有必要的時候才插嘴,盡量讓計先生和兒子多聊聊。

  計緣一直陪著這個思維跳躍的孩子聊到半夜,算是徹底緩解了小元生對仙府的恐懼感,到后面魏元生忍不住困意在魏無畏懷中睡著了才消停。

  等魏夫人將魏元生抱下去睡覺,計緣才從袖中取出一個奇怪的東西,以魏無畏的眼光看怎么都像一只攤平的紙鳥。

  “呃,計先生,這是給元生的?”

  “非也,這是給你的。”

  計緣將紙鶴放在桌上,轉頭對著魏無畏道。

  “看好了,到了玉懷山,若見到那位裘風仙長,便直接交給他,并且教他把紙鶴翅膀這么折下來,然后中間這么拉開。”

  計緣邊說邊折,紙鶴最后兩步完成之后,居然這么在桌上飛了起來,繞著計緣轉了兩圈又繞著魏無畏轉了兩圈,這才飛回到桌面。

  像一只真正的鳥兒一樣,竟還會扭動紙頭啄一啄下角,將計緣沒拉展徹底的邊沿扯得更完美一些。

  在場諸多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說不出話來,哪怕曾經見過老龜御水,看到神奇的仙法心中也是難免震撼。

  計緣笑了笑,對于自己鼓搗得越發完善的“紙鶴法”也是挺滿意的,拿過紙鶴,再一次將其壓平,那神異的紙鳥頓時恢復了成了一張折疊紙。

  “看清楚了嗎?到時候若是見不到裘風仙長,也可以私下將紙鶴展開,它會自己去找那位裘仙長。”

  “記下了記下了!”

  計緣點點頭站起來,離開座位朝外走去,魏無畏也趕忙站起來。

  “計先生,我我帶您去客舍休息啊!”

  計緣腳步一頓,轉頭道。

  “不用了,替我向小元生帶句話。”

  “您請吩咐!”

  魏無畏恭敬回答,他隱約覺得計先生又要離開了。

  “嗯,看他之前的樣子,對我的為人處世也有所了解,想必是魏家主告訴他的吧?”

  “正是!先生不會怪罪吧?”

  “不怪不怪,如此也好,代我轉告小元生,他說想成為如我這般的仙人,計某可是當真了,算是與我立下約定可不能忘哦!”

  “一定一定,魏某一定會轉告元生并敦促他的!”

  計緣點點頭,沖著室內都起身的魏家眾人拱拱手。

  “那計某就告辭了,諸位不必相送。”

  說完這句話計緣就打開廳門一步跨出,魏無畏等人趕忙也追出去,說不讓送哪能真不送的。

  只是眾人出門卻沒發現外頭廊道和院子里有計緣的影子,反倒是留守在門口的幾名侍女下人趕忙向出來的眾人行禮,異口同聲問候。

  “家主!”

  魏無畏看看左右。

  “看到剛剛出來的那位大先生怎么離開的了嗎?是不是飛天了?”

  邊上四個下人相互看看,其中一個年長一些的略帶猶豫的回答。

  “家主,剛剛門是突然開了,但片刻后只有你們走出來了啊。”

  魏無畏聞言愣了一下,同自己三叔和老管家等人面面相覷。

  在魏家人這個注定激動難眠的夜晚,計緣則已經飛往寧安縣,多年未歸,還挺想念當初那個寧靜的小院的。

  聽說尹夫子去了他州當了知府,那尹家人想必都去了,也不知道居安小閣現在是什么情況,灰塵是不是得三寸厚了,棗樹是不是開花了呢?……

  距離德勝府大約八九百里開外有一座玉翠山,其山勢有險有緩延綿五百多里,其中有一片山脈常年云霧繚繞,便是老山客也經常迷路返回原處,這云霧山脈正是大貞有名的仙府玉懷山所在。

  只是此時的翠云山脈并非如同往日那般寧靜,正有兩只仙鶴鎩羽而歸,明顯看到羽毛的雜亂和其上斑駁的血跡。

  一只仙鶴背上還坐著一個修仙之人,此時也是神色萎靡。

  “咯咯”

  兩只仙鶴先后飛入云霧繚繞之處,聲聲長鳴在其中響起,云霧紛紛自動分開。

  飛過一陣陣霧氣之后,中心處卻白霧頓消,在夜色中都更顯明亮起來,有零星樓宇聳立在看似險峻的山巔峭壁之間,也有小橋流水隱藏于幽靜深谷之中。

  “咯咯”

  兩只仙鶴速度飛快,或者更像是緩不下速度,沖勢巨大的滑落在一處于矮山平頂,翅膀扇動中落地時鶴足不穩,紛紛趴倒在地,背上的修士也滾落到地面。

  “唳”

  山中守山仙鶴在揮翅如風中率先趕到,落在一人兩鶴旁化為一個羽衣女子。

  “怎么會?”

  驚愕見趕忙調度周遭靈氣匯聚,她能看出兩鶴一人都法力耗盡。

  仙鶴的鳴叫聲早已驚動了玉懷山仙人,在其降落于矮山平頂處時,已經有四人御風趕來,同時降落在平頂山之上。

  “趙師弟!鶴姑可知怎么回事?”

  “我也才到,趙仙長與兩位鶴道友依然昏迷。”

  “法力耗盡了。”

  “裴師叔呢,他們不是一起去天機閣了嗎?”

  “稍安勿躁,將趙師弟和仙鶴帶去舒云樓療傷看顧。”

  幾位修士和仙鶴一道施法,駕云一同飛向前方一處高峰上的樓宇,揮袖間有流光自樓宇中閃現分開,隨后一眾人才飛入其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