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0章 實子一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外府偏殿中,春沐江江神白齊坐在白鵝卵石鑄就的客椅上靜靜等候。

  白齊也不急躁,反正這次他是打定主意要等下去了。

  喝了一杯水府清茶,有一名臉上長著魚鰓,下半身還是魚尾的水府仆從游來。

  “白爺,龍君馬上就到!”

  白齊精神一振,將覆蓋著氣泡的茶盞放下看向來者。

  “當真?那計先生?是不是和龍君一起來?”

  雖然理論上今晚還有宴席,但第二夜一過,各方水族就都已經散得差不多了,兩天多時間過去,白齊已經打聽到那位龍君的“上賓”名叫計緣,極可能是一個身份神秘的道妙高人。

  并且能和龍君成為至交,對妖族應該也沒多少成見。

  見白齊這么盯著自己,小小的精怪頓時被對方無意間流露出來的龍氣懾到,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這…這小人就不清楚了!”

  白齊也是意識到自己失態,趕忙收斂氣息。

  “知道了,我在這候著龍君!”

  仆從水妖趕緊告退。

  沒過一會,老龍就慢悠悠的來到了這處偏殿,白齊趕忙站起身來拱手。

  “見過龍君!”

  問禮的時候白齊還看看老龍身后有沒有人一起來,結果自然是失望的。

  “白江神不必多禮了,不知白江神久候于此找老朽何事啊?”

  見老龍不緊不慢的樣子,白齊也不和他兜圈子。

  “不瞞龍君,白齊困頓于春沐江多年,此生求道化龍幾無奢望之心,然前日應江神的事……白某就直說了,望龍君能代為引薦,讓白某見一見計先生!”

  當初在春惠府的白齊看起來年過半百,不過此刻的白齊則更如一個中年男子。

  老龍看看他,心知對方在想什么。

  “白江神啊,我知曉你心中所想,也不妨告訴你,前日小女確實緣至得法,因計先生相助得了莫大好處,雖未化龍卻已具龍心!”

  這話聽得白齊呼吸水汽都抑制不住的顯得氣促了一些。

  “只是,計先生早已明言,那次不過是小女自身心境契合外加時機難得,遂施展高深道音住小女來了一次兇險的叩心關…”

  “修仙之人常言的‘叩心’?”

  白齊不由失聲問道。

  修仙之人同妖類之間交流并不多,但相互之間還是知道不少事的,而且也有一些妖類天生就修習合適仙法,好似某些仙府仙獸。

  但了解不代表真的懂行,“叩心”這種四兩撥千斤的能耐,少有妖族能掌握,只知道叩心也分好幾種,有的就如龍女那種,時機恰當且有高人護道,有的則可謂是‘叩心劫’。

  并且“叩心”往往也需要身體力行,有些時候還需往塵世中求。

  “不錯!計先生說那次叩心其實兇險無比,當然成了之后小女也是收獲頗豐,直接鑄就龍心!”

  老龍應宏有些驕傲的說著,隨后再次看向白齊。

  “而白江神這種情況和小女顯然大有不同,我那朋友道行雖高,可畢竟不能逆天而行……在老朽前來見你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聽到最后一句話,白齊身子僵住了好一會,最后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氣,頓時頹然下去。

  “已經離開了……”

  白齊喃喃自語,早聽說了龍君親尋計緣三年的事情,這樣的人一旦自己走了,他白齊想要找到恐怕是不容易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白齊也不想再待下去了,低落的朝著老龍拱了拱手。

  “多謝龍君相告了,白某告辭……”

  看他立刻要走,老龍趕忙叫住了他。

  “白江神稍待,計先生走前留下幾句話,讓老朽帶給你。”

  白齊以為大概是一些讓他不要去尋人的勸解,盡管心情不佳,可聽還是要聽的,頓住腳步等待龍君說下去。

  “計先生有言:‘苦求非緣法,正修才是真,為龍行有道,為神護一方,心念無所缺,自有敬香時!’”

  老龍才說完,就發現對面的白齊就這么愣在了那里,下一刻驟然氣勢大變連一身龍氣都差點抑制不住,整個人情緒也決然不同了。

  “心念無所缺,自有敬香時…心念無所缺,自有敬香時!是他?是他!”

  白齊神經質般喃喃自語隨后抬頭看看老龍,眼神里神采飛揚,彎腰折背而作揖。

  “多謝龍君轉告,多謝計先生賜教,白齊定當謹遵先生教誨!”

  白齊這反應有些出乎老龍的預料,老龍甚至能看到白齊其中一只手居然都捏緊了長袍一角,這反應對于他這種身份的妖族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難道計緣這話里藏話的意思是以后會去幫白齊重塑化龍道?也不對啊,前兩句明明叫他別苦求啊,整句話意思不該是讓他好好當這個江神,引得萬民敬香,是往神道這路子延續嗎?’

  不管老龍怎么糾結,明面上還是還了一禮。

  “白江神,計先生這話究竟何意,你怎么就如此……”

  白齊現在心情極佳笑容滿面,看著老龍的疑惑就更爽了。

  “哈哈哈哈哈……龍君勿怪,此事既然計先生沒說明,那白某也不好明言,總之多謝龍君了,再次祝龍君壽福永享,白某告辭了,告辭了!哈哈哈哈……”

  白齊昂首闊步而去,才出了偏殿就化為一條無鱗白蛟游竄入江……

  通天江某處江面上,計緣立于烏篷小舟船頭,面上露出一絲笑意,就在剛才,袖中已有一枚棋子閃過。

  于意境山河中觀想,卻是一枚完全凝實的棋子,只是還未分黑白,所以此刻呈現淡灰色。

  在意境中探手執子,只覺棋子分量不輕,隱有白蛟龍吟。

  船邊有龍女半身立于江中,看計緣突然面朝遠方而笑,只覺自有一種道法自然之感,竟是呆了一下,等計緣回神才敢打擾。

  “計叔叔,若璃就送到這里了!”

  龍女說完,聞言的計緣朝她拱了拱手。

  “江神娘娘請回吧,令尊壽宴才過,府中定然繁忙!”

  龍女在江面浪濤中朝著計緣施了一個萬福,笑著道了一聲“若璃告退”,便沉下江去。

  計緣見龍女入水,這才在這一側船頭坐下。

  帶上斗笠抓起船槳,就這么如同一個普通漁翁那樣劃著烏篷船遠去。

  水面底下,龍女其實依然在透過蕩漾的水波看著上頭的小船,發現計緣也沒施展什么妙法,就如同凡人船家一般,慢慢劃槳行船。

  若非她早知那小船上是計緣,根本辨別不出這船有什么特殊的。

  計緣上輩子其實不會劃船,不過和老漁翁學過之后也劃得似模似樣,得了真正意義上第一枚凝實棋子,此刻的他自然心情極佳。

  除此之外還有兩件令計緣高興的事情。

  一是向老龍討了幾杯特殊的“龍涎香”,當然了,這就不是龍的口水釀造的,但卻有些關系,乃是老龍以真身打瞌睡時,所流龍涎催生出的水藻為主材所釀,并加入了多種珍品和吸附靈氣的仙草,成酒極為不易,數量也不多。

  老龍請尹兆先喝的就是這酒,而計緣多討要幾杯走自然不只是他貪這酒味,而是想到了某個作死道人,龍涎香算是能補充一下青松道人損耗的元氣,不至于過早壽盡。

  第二件事是,計緣從老龍的書庫中挑挑揀揀借了好幾本書出來,確切的說能稱為書的只有一本,其他的幾樣都是以物傳神的玉簽或玉簡,很是有一些計緣感興趣又缺少的內容。

  計緣覺得就算一直釣不上魚也不錯,可以邊看書邊等尹夫子,來年春科舉結束之后,則正好去找青松道人,替這管不住嘴的家伙續一續命!

  所以現在的計緣起劃槳來也很有一種,悠然自得的愜意,隨波蕩漾的瀟灑,甚至想起當初在包船去春惠府時那老船家的歌謠,心境環境都契合之下樂而出口。

  “漁舟喲起槳喲漁人喲樂悠悠”

  聲音中正有力又平和悠揚,比之那老船家更富悅耳韻律。

  龍女在水下傾聽了好一會,見小船劃走了,才返回水府,她并未化為龍軀,只是這么扭動著身軀往水下游去,流云袖袍和長發在身后波浪一樣拖行。

  ‘當初爹爹和計叔叔遇上的時候,又是怎么一番光景呢?’

真費事說  推薦下“榴彈怕水”大佬的《覆漢》,想必很多書友都聽過乃至看過。

  真正寫出漢末天下的復雜,在歷史洪流前人與人的不同和相互的關系!

  借用赤戟大佬的評價就是:主角以一個女穿越者兒子的身份開始故事……總的來說,目前的劇情通順,文筆不枯燥,當代思維熏陶長大的土著,可想象空間蠻大的……對了,主角他娘的職業是晉江女寫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