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章 妄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不過角落里的計緣其實也被一些人注意到了,剛剛酒樓伙計引計緣去角落的時候可有不少人看到的。

  計緣和店伙計交流的聲音都比較小,旁人聽不清楚,所以事件的經過在正常人理解中是:一個囊中羞澀邋遢落魄的漢子進匯客樓想要吃飯,酒樓的人怕影響生意,最終酒樓的人帶著這人去了角落。

  單看外表,任誰都想不出計緣會點一大桌子菜,估計也就是什么饅頭就開水,有份腌菜頂天了。

  自然也就有人會小聲議論計緣,言辭中多有“可憐人”“味道重”之類的詞匯。

  對此計緣渾不在意,你們吃你們的,我又不貪圖你們桌上那點剩菜剩飯,說不得一會自己的菜端上來,還會引不少人驚愕。

  不過等待過程中,計緣也一直在留意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與他隔了三四張桌子的地方,那里正坐著一個身穿道袍提著拂塵竹筒的人,一旁還有一個大約十四五歲大小的孩子,也是一副道童打扮。

  這還是計緣頭一次在這個世界見到道士,當然了,這道士只是世俗中的道士,并非什么修仙高人。

  那兩人似乎遇上了一點點小困難。

  那道童正抱著一碗水咕嚕咕嚕往肚子里灌,喝完擦擦嘴一臉憂愁的問邊上的道士。

  “師傅,我們的盤纏都花得差不多了,這頓也只能吃饅頭白菜,什么時候能回杜云觀啊?”

  “盤纏的事情不急,吃完這頓為師就找處街角擺攤算命,總能掙點吃飯的錢,回去事只能慢慢來。”

  道士也喝著水墊著肚子,回應著弟子的牢騷,不過后者一聽他要擺攤算命,就立刻有點急了。

  “師傅,您又要擺攤算命啊…別了吧……上次在青柳縣讓人把攤掀了還把我們打了一頓,您還沒長記性吶!”

  “哎哎,休要再提那檔子事,為師這次長記性了,該說的說,挑好話說,不好的話憋死不說,絕對見好就收賺錢為上,那些兇的人大不了不算就是了。”

  道士似乎也有些羞于往事,剛剛那股子自信弱了不少。

  “您每次都這么說……”

  那弟子小聲嘀咕著,估計道士沒聽見,不過卻讓計緣聽了個清楚,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有意思,怎么看都像是兩活寶,或者說是一個大活寶和一個操碎累心的徒弟。

  “客官您的白饅頭和燴白菜,菜上齊了請慢用!”

  有店小二端著一個大木托盤來上菜,將上頭屬于師徒兩的饅頭和白菜端到桌上,然后離開給別的桌上菜。

  那道士和童子明顯眼神交匯在店小二木托盤里的幾碗肉菜上,等對方離開了,才有些不舍的將視線挪回自己的桌上。

  “哎…吃吧…”

  “嗯……”

  兩人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一陣嘆氣。

  這可著實把計緣樂壞了,不是他不厚道,實在是這氣氛頗有喜劇效果。

  “客官,您的菜來咯~~~這是醬肘子,蒸面糕,煮白菜、炒菜頭和腌蘿卜,老母雞湯和燴三鮮比較費功夫,還要稍等片刻~~~”

  端到計緣桌前的店小二吆喝一聲,將菜一盤盤發到桌上。

  這匯客樓的店小二有個習慣,一些點硬菜的桌子,上菜的時候菜名報得特別響亮,恨不得除了全大廳連外頭街上的人也能聽見,如道士師徒兩那,上菜就小聲多了。

  但結合前面計緣給人的印象,其點的菜就體現出反差感來了,很多人表面上看沒什么,心底里都是有些吃驚的。

  店小二放完最后一碟腌蘿卜,剛想先行離開,計緣就叫住了他,望向那對師徒道:

  “小二哥,麻煩你對那邊兩位道長說一聲,就說在下請他們一同用餐。”

  說到這,計緣看了看自己的樣子,又補充了一句。

  “嗯,若是他們不嫌棄的話。”

  就沖著剛剛那一樂,計緣也愿意舉手之勞的請他們吃一頓飯,而且剛剛那些話中內容看,那道士算命似乎也不是純粹的江湖神棍。

  “呃…好,我去轉告他們!”

  店小二提著木托盤小步跑到正啃著饅頭夾著白菜的道士師徒桌前。

  “那個,兩位客官,門角那位客官說,如果兩位不嫌棄的話,可以坐到那邊一起吃,對,就是朝這笑的那位。”

  一大一小兩道士順著店小二手指的方向望去。

  “他?他自己付得起賬嘛……管他付得起付不起,小文我們過去!”

  那道士嘀咕一句朝著店小二笑笑,趕忙帶著徒弟往計緣那桌湊,還不忘把自己的白饅頭和燴白菜帶上。

  一邊拖開長凳往上坐,一邊這道士就自我介紹起來。

  “呃呵呵呵…不知這位先生怎么稱呼,小道齊宣,號青松道人,這是徒弟齊文,不知先生為何要請我師徒二人吃飯啊?”

  這時候那道童倒是一句話不說,就是坐在座位上盯著幾盤菜一直瞧。

  “在下計緣,只是極少見到道士,想請過來一起用餐,也好細細瞧個新鮮。”

  雙方都沒有行禮,只是閑聊的姿態。

  “哦,細……”

  這道士話說到一半突然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計緣的眼睛雖然透亮,但顏色卻泛著蒼白,一句“你是不是瞎子”硬是憋在了喉嚨里,好懸沒脫口而出。

  “好了好了,先不聊,我們吃飯吧,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計緣知道自己不說話,師徒兩到底還是拘謹,不會擅自動筷子的。

  “正好你們有白饅頭,而我忘了點米飯,嗯,正好互補!”

  說話間計緣率先抓過一個饅頭咬了一口,然后伸筷夾菜吃,一邊的師徒兩哪還忍得住,也紛紛動筷吃了起來。

  雖然情況略有不同,但三人都是久不嘗佳肴的人,這會吃起來就停不下來嘴吃得極香。

  計緣的吃相還好,幾個月來習慣早就養成了,扯袖夾菜咀嚼吞咽都自有一番風度,而吃得速度居然也不慢。

  兩師徒則完全是狼吞虎咽的架勢,沒噎著都是奇了。

  兩相對比,邊上幾桌留意這邊的食客反倒產生一種詭異的錯覺,仿佛一身邋遢到臟兮兮臭烘烘的計緣氣度斐然,反而是一大一小兩道士看起來更像落魄漢。

  隨著剩下的菜一起上來,計緣又添了兩盤小菜叫了三大碗米飯,三人一起敞開肚皮,收拾掉了桌上大半的菜。

  到了后面師徒最后各自喝了半碗老母雞湯,就實在吃不下了。

  看著兩師徒在那揉著肚子一臉滿足,計緣笑了下。

  “兩位道長不吃了?”

  “哦嗝~~~飽,飽了…”“吃不下了!撐了……”

  “哈哈,那好,剩下的計某包圓了。”

  之后計緣一個人以風卷殘云之勢將整桌剩菜掃空了,連雞湯都不剩下,看得師徒兩人稍有些呆滯。

  等計緣吃完最后一口白菜,放下筷子朝著店內一個方向招呼一聲。

  “小二哥,這邊可以結賬了!”

  “好嘞客官~”

  一聽收錢,店家來的都是最麻利的,一頓飯吃去一百多文,數銅板太麻煩,計緣直接給一粒碎銀子,讓店小二拿到柜臺稱重結款去了。

  看見計緣真的有錢付賬,師徒兩都松了一口氣。

  “這位先生,道士也是一個腦袋兩手兩腿,要瞧完全可以遠遠望望,您請我們吃一頓飯也是善人了,要不我給您算個命吧?”

  “算命?倒是有趣,那道長是要測八字呢還是看面相手相?”

  “有八字最好,面相手相也可。”

  “好,那就先測測計某的八字吧。”

  計緣笑著將自己上輩子的生辰八字報了出來,因為姑丈公的關系,老小計緣就知道自己八字,當年算命的都說八字好。

  那道士聽到八字后瞇眼細思細算,倒也像那么一回事,只是沒一會,這青松道人的眉頭就越皺越緊,到最后抬頭看看計緣。

  “你騙我的吧?這是你的八字?”

  “如假包換!”

  計緣回答得很自然,這輩子八字他不知道,但上輩子八字總也還是自己的吧?

  “你騙人!如果這是你的八字,你早已經死了!”

  “師傅~~!”

  一旁弟子大急,剛剛吃飯起的汗一下子多了不少,這么得罪人的話又隨便說出來了。

  “呃…哦哦,那個,剛剛哈,說錯,說錯…了……”

  一個“了”字還吐到一半,道士已經覺得頭暈目眩,胸口氣悶無比,到最后實在忍不住。

  天旋地轉間……

  “噗~~~”

  大口鮮血噴了半張桌子,青松道人直接暈厥在桌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