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5章 我特么這么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爛柯棋緣

  石桌石凳是兩輛牛車拉來的,總共四個石匠師傅抬進大門,按照計緣的指示放在了棗樹下合適的位置。

  連帶著桌凳和人工,花了計緣1兩銀子,可以說是這次花銷里最貴的物件了,四個石匠師傅放完東西收了余款,二話不說就離開了居安小閣,計緣想客氣一番請喝個水都沒說上。

  現在計緣有了休息的地方,就坐在院內的石凳上,看著正房偏房里那些人忙活,時不時過去指點一下什么該放哪。

  ‘這古代的市井商販其實還是蠻有職業操守得嘛,手腳都這么麻利!’

  而且瞅瞅聽聽那幾個打掃衛生的婦人和男子,簡直不要太賣力,原本說是半天清掃一遍,現在計緣估計,以他們汗流浹背的工作法,最多也就一個多時辰就收工了!

  有意思的是,有些商鋪來送東西卻不進門,比如賣被褥那家,有些商鋪的伙計搬了東西進來后拿了余款就走,也不多說話甚至不亂瞥,好似有什么急事一樣。

  也就請來打掃的那批人還正常些,打掃起來熱熱鬧鬧手上的活計是一點不含糊,就算有人要閑聊,也有其中管事制止,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狀態都這么嚴格。

  ‘古人就是勤勞啊!’

  計緣心中感嘆一句就撐著下巴繼續發呆了。

  清理工作基本就是一個除塵的過程,將各個房間的灰塵清潔一遍,然后用濕毛巾和拖把擦一遍,還有人專門將窗戶上的紙重新糊一遍。

  計緣好奇之余,還特地去用手碾了一下,發現這種糊窗戶的紙非常堅韌,差不多屬于造傘用的油紙,根本不是像電視里演的那樣沾點口水就能戳破,哪怕風吹雨打都絕對沒問題。

  。。。

  不知過去了多久,聽著幾間屋子里的人忙上忙下,正打著哈欠的計緣卻忽然心頭一凜,下意識把頭轉向了那口井,皺著眉頭看了好久。

  由于清洗需要用水,這口井上頭的蓋板已經撤掉了,剛剛他就覺得這個方向有些涼意,現在看去,整個井面黑黝黝的,也不知是不是被樹蔭遮蔽的原因。

  隨著計緣微微睜大眼睛,似乎看到井面下的陰影怎么看怎么別扭,有種看著就透著陰森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么,腦海里不由回想起一些上輩子看過的恐怖電影,讓計緣有些起雞皮疙瘩。

  ‘真是自己嚇自己!’

  搓了搓手臂,計緣強迫自己別亂聯想了。

  “計先生,計先生?”

  這一刻有震耳欲聾的聲音好似從天邊傳來,直接嚇了計緣一跳。

  計緣身子一抖驚醒過來,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剛剛竟然是趴在石桌上睡著了。

  轉頭一看,那些雇來清潔宅邸的幫工已經都提著桶帶著工具到了院子里,總共8人就站在自己身邊。

  “計先生,我們打掃完了,您看看?”

  “打掃完了?這么快啊?”

  “呃嘿嘿,是啊,您看看吧,不滿意我們還能再清理清理。”

  既然都這么說了,計緣也從石凳上站起來。

  “好,我看看!”

  到幾間屋子里逛了一圈,不時伸手抹一抹窗臺縫隙,在探頭看看床底下和各個角落,基本上打掃得都挺干凈的。

  今天去雇人的時候好多人一聽在天牛坊角落都推脫路遠不來,這隊伍還是計緣加了一倍價才來的,不過現在看來物有所值。

  出到院子里,那群人站在那等著。

  “不錯,幾位辛苦了”

  計緣取出錢袋,排出一堆當五通寶,當著他們的面數了四十個,然后又加了兩個擺在上頭。

  “這是工錢,多的10文錢當請大家喝茶!”

  “謝謝計先生!”“謝謝計先生啊!”

  “那我們就先走了啊?”

  在眾人道謝聲中,領頭的漢子趕忙邊捧起錢邊辭別。

  “好好,慢走不送!”

  計緣擺出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微笑頷首,畢竟今天的新行頭還沒裝過逼,怎么也得練練。

  不過這群幫工前后反應都差不多,都很熱情,看不出是因為錢的面子還是計緣的風度。

  直到一群人腳步聲走得有點距離了,計緣才隱約聽到一些有些模糊的細碎討論聲。

  “這房子還真不錯啊啊!!”

  “哎,那計先生人挺不錯的,看起來是個有學問的!”

  “這宅子的名字總感覺有些耳熟…”

  領頭的聽到這話只是催促。

  “別說了,走快點走快點!”

  “那先生看不出幾歲的樣子,但模樣真好看啊!”

  “還說,趕緊走,好看有什么用?”

  可以,聽到最后面這幾句計緣心滿意足了,只是看不出幾歲什么意思,能不成還能把自己看老了?好看有什么用?比不好看強!

  此時太陽西斜,依然接近黃昏。

  幾間屋子里的程設雖然還相對簡陋,但好歹也算是五臟俱全了,計緣坐在院子里又有些出神。

  可惜了沒網沒手機,也沒有時不時就來計先生前計先生后的那些天真少俠。

  “哎,有點孤獨啊……嘶…”

  嘆著氣的計緣忽然神經質般轉頭看看那個水井,站起來走到邊上,抓起那塊木蓋板又“砰”一下重新把井口蓋上。

  “呼…舒坦多了,上輩子就該特么少看點恐怖電影,自己嚇自己!”

  。。。

  半夜,更夫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傳得很遠,也傳到了計緣的耳中。

  “咚…咚咚……”

  “平安無事~~~~”

  “咚…咚咚……”

  “平安無事~~~~”

  不知道為什么,計緣今晚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把數綿羊做運動等各種招都試了,就是不管用。

  更夫一敲梆子,閉著眼睛的計緣才知道居然已經熬到了三更,梆子敲了三下這點他還是懂的。

  雖然實際上也就相當于晚上11點多,但現在天黑得早又沒什么娛樂活動,早睡早起才是這里的正理。

  ‘難不成我計某人居然還認床?或者說有了房子太興奮了?’

  正這么想著,計緣忽然覺得氣溫在不知不覺間涼了不少。

  “咯吱吱……咯…吱…吱…”

  一種舊木板的咯吱聲自門外院子中響起,很輕,卻絕對逃不過計緣的耳朵。

  計緣身體頓住,保持絕對安靜細聽,希望剛才是幻聽。

  “咯吱吱……”

  壓著石塊的井口木板,被一點點往上翻起,發出木頭不堪重負的響動。

  躺在床上的計緣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白天的種種聯想悉數閃過腦海,脊背上的一陣陣涼意直竄頭頂,額頭上細密的汗水變魔術一樣冒出來。

  “咯吱吱……”

  “砰…”

  那是木板上壓著的石塊落到了地上,而計緣的心臟也跟著石頭的落地狠狠跳了一下。

  木蓋板被頂到一邊,密密麻麻的頭發從井口溢出來……

  “咕嚕……”

  隨著寒意越來越重,計緣咽了一口水,扯著床上的被子,以極其緩慢的動作,悄悄把自己的頭也給罩住。

  ‘他…媽…的…我計緣不會這么倒霉吧!該死的掮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