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九章 找麻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帶著倉庫重生

  裴子涵還是不服,就是不愿意放棄。

  裴子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這說什么也是沒用的了。

  “話我也都說了,你自己以后注意點,別讓奶奶擔心。”

  他說完,也不看她了,起身出去把門帶上了。

  裴子涵等門關上以后,臉上的表情很失落。不止是家里人的態度,還有這些天在林軒那里受得委屈……

  時間過得很快,月底這天,李思雨拿著工資跟票證,還有上任書去了副廠長辦公室。

  張學文看到李思雨,便點點頭,“小李來了,進來吧。”

  李思雨打量著空曠的辦公室,里面除了兩個桌椅,一個擺滿書的書架,就什么都沒有了。

  張學文指著門口的桌椅道:“以后你就坐在那里吧。”

  李思雨看著收拾干凈的桌椅,心里頭很滿意。以后自己也是個正式的工人階級了,月月都能拿工資!

  上了一個月的班,因為是臨時工,所以只有十六塊錢,票證也只有幾張而已。

  中午下班后,她先去了供銷社,把票證都花了,買了一些日用品,就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進空間了。

  她要在上班之前把東西郵回去!

  找了個黑色的帆布兜子,里面放了一些黑色的布料,還有黑藍色的。把掛面用白布包上十斤,塞在了布料中間。

  放了二斤白糖二斤紅糖,因為糧食家里還有,這次就沒有給拿。用透明的玻璃瓶裝了二斤豆油,放里面兩條白毛巾,兩塊香皂。

  這些日用品都是在這買的,把之前在鎮上買的膠鞋也放了進去,然后寫了一封信塞進去。

  主要是李思雨想著讓老太太也過來跟她生活,畢竟老太太歲數大了,天天上工也掙不了幾個工分。

  把包裹郵走以后,李思雨問了日期,估計要三天后才能到。

  從這里坐車回家也要一天的時間,郵點東西居然要三天……

  回到辦公室,李思雨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男人,看了眼時間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

  那個男人看到李思雨走過來,便一直看著她。

  李思雨看他的樣子好像不認識他,也就沒有開口說話。

  “你是新來的副礦長秘書?”

  那男人看似是問話,語氣確是肯定的。

  李思雨點點頭。“你有事嗎?”

  男人搖搖頭,“我是原來的秘書,王國成。”

  李思雨驚訝的看了他一眼,隨即道:“副礦長沒有來上班,估計還要等會兒。”

  王國成看她的意思是覺得自己來找張學文的,便道:“我是來找你問兩句話的。”

  “找我?”李思雨好奇的道:“有什么事說吧?”

  “你是副礦長的親戚?來上班一個月就頂了我的位置。”他面色不善的道:“還是你倆有什么關系啊?出去開一次會就成了秘書,呵呵。”

  李思雨看他這么說,就知道這人是來找事的。

  “有的人被調走了還把錯誤推脫到別人身上,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什么毛病?”她臉色微沉,既然是來找麻煩的,自然就不用給他好臉色了。

  王國成以為她會驚慌失措的露出馬腳呢,沒想到她會這么說。

  “呵,我原因?我大學生出身分配到這,再不濟也比你一個初中畢業的強吧?”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為什么,張學文要把自己調到工會。

  這明著是升職,實際就是把他扔了啊!當個干事哪有秘書好?

  所以,他找不出原因,只能認為是李思雨出歪招,把他工作給搶了。

  “在你眼里我就是這么個人?”

  不遠處,張學文陰沉個臉,拿著公文包看著王國成的背影。

  李思雨也沒有發現張學文,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來的。

  王國成背后說人壞話,還被正主聽到了,難免有些心虛。

  他眼神閃躲的看著張學文,也不說話,倒是默認了這話。

  張學文冷哼一聲,走到王國成身邊,道:“我本來沒有想用小李同志的,畢竟女同志到底有些不方便,可你也沒有好好把握自己的機會。”

  “你仗著自己是個大學生,從來不端正自己的工作態度。拉幫結派,暗里受賄,你以為我不知道?”

  張學文每說一句,王國成臉色就多一點蒼白。

  直到他說完了,王國成已經面色蒼白冷汗直流了。

  “我……”

  他竟然一點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因為張學文說的話都是事實。

  原本以為自己做的是天衣無縫,沒想到早就被人看穿了,這真是諷刺。

  張學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走進了辦公室。

  李思雨也不再看那個自作自受的人,跟著進了辦公室,把門也關上了。

  李思雨拿著張學文的茶杯,把茶重新泡了一遍。

  “這事兒我做就行,你不用忙乎這個。”張學文有點不太適應有人幫著端茶倒水。

  李思雨將茶杯放在他的桌子上,微笑道:“張副礦長,您為礦上勞心勞力,我只不過給您端個茶水,沒什么的。”

  張學文只好接受,也跟著笑了,“以前小王可沒你這么細心,果然女同志也有她的優點。”

  看著一塵不染的辦公桌,他就知道李思雨沒少忙活,至少是個勤快的孩子。

  因為馬上月初,李思雨的工作也忙了起來。礦上要月末做總結,張學文也要去開會。

  李思雨知道下午一點要去開會,便提前去把車定上。

  因為礦上只有一輛轎車,而且礦長有時候也需要去開會,兩個人出門一定要把時間錯開,錯不開就憑運氣了。

  李思雨去了保衛科,看到里面坐著的中年大叔,便道:“這位同志,我是張學文副礦長的秘書,我叫李思雨。”

  保安一聽是新來的秘書,也不敢怠慢,“是李秘書啊,有什么事兒嗎?”

  李思雨微笑的點頭,“是這樣的,我們張副礦長下午一點要去開會,我先把車子定一下,麻煩您給開個條子?”

  這預定車倒是頭一回,不過也沒什么。保安立馬給開了條子,說好了下午一點車肯定在這。

  李思雨安心的拿著條子回了辦公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