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六章 鬧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帶著倉庫重生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李思雨第二天早上起來就頂著個大黑眼圈。

  看來她不適合做這種打人的事情,嘆了口氣,往臉上擦了一點眼霜,做個底妝。

  她照著鏡子,看不出憔悴的樣子了,便背著包出門了。

  在快到礦上的時候,礦廠大門被一群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沒有天理了啊!不活了!”

  一個老婦人的哭鬧聲傳來,李思雨湊上去看著。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正坐在地上哭的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我兒子好好的人在這上班,怎么在這路上就變成植物人了啊!賠我兒子!”

  在圍觀群眾的討論聲中,李思雨知道了個大概。

  原來張全發早上被來上班的礦友發現了,見他臉色發青口角都是白沫的躺在地上。

  也不知道這人是怎么了。

  后來找了張全發的家人,被送到了醫院里,醫生說像是羊癲瘋發作,沒有及時治療變成了植物人。

  人倒是醒了,就是張著眼睛跟嘴巴,不會動也不會說話了。

  張全發的老娘一看兒子不行了,便跑到廠里準備要一筆醫藥費。

  “要逼死我這個老太太啊!”

  很快,廠里出來幾個人,張學文也在其中,看樣子是早就來了,只不過沒有出來。

  “你是什么人,在礦廠門口鬧什么!”

  張學文旁邊的一個中年男子一臉嚴肅的看著地上撒潑的老太太。

  老太太被突然的說話聲一噎,看眼前的人穿的體面,便知道這個人一定是個領導。

  “領導給我做主啊,我兒子下班沒回家,早上就被人發現躺在路上了,都成植物人了。”

  這些事他早就聽過了。

  韓衛國在礦廠當了十年的廠長,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

  “這位老太太,張全發下班以后,就不再歸我們礦廠管了。”

  老太太一聽這領導不想管事了,那還能行?

  “你們欺負人啊,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我兒子都成那樣了。”

  張學文知道廠長不想當大頭,便開口道:“老太太,你兒子是下班了以后出的事情,雖然是在這下班的路上,可到底不是在廠里出的事。”

  老太太還想還嘴,就被張學文打斷了。

  “你現在是耽誤組織生產,我已經報警了,一會兒會有公安同志幫你破案。”

  一群人都在這看著熱鬧,也不進去上班。

  張學文一聲令下,誰再不去上班就扣工資。

  這下也沒人敢看熱鬧了,都趕緊去上班了。

  老太太傻傻的坐在地上,這也不行啊。

  人剛散開,就有幾個穿著公安制服的年輕人騎著自行車來了。

  老太太看著公安心里頭也發慌啊,可張全發確實沒有羊癲瘋的經歷,她硬著頭皮跟著公安回去協助調查去了。

  郝建紅看著完好無損的李思雨,心里撲騰撲騰的亂跳。

  她記得很清楚,李思雨是最后一個走的。

  而她下班的時候,就看到張全發在路口堵著呢,怎么會突然變成什么植物人。

  郝建紅看著走進辦公室的李思雨,有點心虛。

  不過張全發已經是植物人,說不了話了,那她就沒什么事兒了。

  反正他也沒有得逞,這樣也沒有人知道是她指使的了。

  郝建紅這樣安慰著自己,突然覺得很對,然后直起腰來,進了辦公室。

  李思雨看著賊兮兮的郝建紅,微笑的跟她打了個招呼。

  “郝會計剛來啊。”

  要是平時,好郝建紅一定會懟她兩句的,可是現在心虛啊。

  她僵硬的微笑點點頭,然后坐在椅子上。

  李思雨看她這樣,心里冷笑,還沒做什么呢就嚇得這幅樣子。

  待到下班的時候,李思雨被常雪琴叫住了。

  “你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說。”

  常雪琴背著包讓李思雨跟在自己后面,一路出了礦廠。

  郝建紅看常雪琴居然跟她說話,心里特別不舒服。

  來礦上這么久了,這個常雪琴誰也不搭理,跟誰都不親近。自己平時想討好她都扔了一鼻子灰,可她居然找李思雨了。

  郝建紅又想到張全發的事情,不得不停止胡思亂想,這事還沒弄明白呢。

  李思雨跟著常雪琴出來后,心里想著她叫自己出來,到底是什么事。

  該不會是昨天被她看到了?不可能吧?

  昨天常雪琴是第一個走的,就按照她磨蹭的速度,早就到家了。

  “你之前給張副礦長做一天秘書是吧?”

  李思雨愣了下,原來是這事啊,嚇死她了。

  “嗯,怎么了?”

  常雪琴停下來,對她道:“張學文是我的繼父,他之前跟我說看你干的還不錯,打算月末給你轉正去做他的秘書。”

  李思雨驚訝的長大眼睛,幸福來的太快了些吧?她還想著轉正最起碼要半年,這一個月就轉正了還真是驚喜。

  “真的嗎?”

  常雪琴看她這幅高興的樣子,也知道這算是連跳幾級了。

  “嗯,月初去張副礦長辦公室報道就可以了,其他的都辦好了。”

  李思雨高興的點頭,“好,謝謝你。”

  常雪琴詫異的挑眉看著李思雨,隨即微笑的點頭走了。

  這個當然要謝了,看的出來,常雪琴這幾天一直都是在負責觀察的,不然也不會由她通知自己上任的。

  接下來的幾天異常平靜,就在李思雨覺得郝建紅不再敢動她的時候,就聽到了讓她咬牙的事。

  “郝建紅,那張全發怎么回事兒?這跟你說的不太一樣啊。”

  雜物室里,劉干部跟郝建紅偷看著外面,怕有人聽到,小聲的在說話。

  而李思雨在空間里面吃飯,居然聽到這事兒。

  也顧不上吃飯了,她放下筷子聚精會神的聽著外面的聲音。

  “劉干部你可別提了,那張全發信誓旦旦的說兩天就解決,誰知道第二天人就變成那樣了。”郝建紅有點害怕。

  “這李思雨是不是有點邪門啊?”

  劉干部聽到她的話,不禁噗呲的笑出了聲。

  “哈哈,哎喲,郝建紅啊。那張全發確實有點嚇人,可公安也說了,沒有打斗痕跡。這就是犯了羊癲瘋,你能不能別自己嚇唬自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