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重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帶著倉庫重生

  十二月初的東北,早已經被大雪掩蓋,山下的一個小院子里,此時吵吵鬧鬧的。

  黃泥土房里,傳出一陣陣吵鬧聲,大門外面有幾個人在探頭探腦的,時不時還在交頭接耳。

  “俺閨女要是有點兒啥事兒,俺就要老張家陪葬!”

  屋里的炕頭上,一個滿臉褶子的老太太瞪著小眼睛對著炕邊坐著的幾個人掃視。

  老太太旁邊還躺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臉上蒼白無比,此時正皺著眉頭,嘴巴上都干裂脫皮了。

  “水……”

  虛弱的聲音響起,老太太緊忙看著炕上的小姑娘,“思雨?哎喲,老閨女啊,你咋樣啊。”

  老太太眼淚止不住了,緊緊的抓著叫做思雨的小姑娘。

  “娘,思雨這是渴了,你別抓著她了。”一旁的大兒媳婦張月梅看不下去了。

  “知道了還不去給倒杯水!”老太太轉頭瞪了眼兒媳婦,一點都沒給她留面子。

  水很快就端了過來,竹條編制的暖壺也不保溫,早上燒開的熱水此時已經變溫了。

  “老閨女啊,起來喝水了。”老太太扶著她起身,將碗湊到她嘴邊。

  李思雨現在是渴的不行了,腦子也亂哄哄的。

  她記得剛才去繼父的倉庫例行檢查,沒想到剛要下車,車子就爆炸了。

  這車還是繼父的,也是倒了血霉了,這種爆炸應該死無全尸了,怎么還活著?

  李思雨腦子一陣陣痛,喝下水眼睛也沒睜,順著就躺下去睡著了。

  老太太將人放平蓋上被子,抬頭白楞了站在炕邊的一圈人,“都哪涼快哪待著去,我看著她,別圍在這了。”

  一屋子的人聽到這話,如釋重負緊忙都出去了。

  半夜時分,李思雨睜開雙眼,楞楞的盯著木頭棚。

  她這會兒已經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的處境了。

  現在的李思雨已經不是二十一世紀的李思雨了,她是在一九六三年,十六歲的李思雨。大河村老李家的小閨女,要說這個小閨女,那是從小沒吃過苦長大的。

  這還是困難時期,一個個都是面黃肌瘦,還有人餓死的年代,她倒是面色紅潤,跟個城里姑娘似得。

  老李太太是她的親娘王大丫,今年已經五十六了,在她四十歲的時候,老爺子就因為組織上修路,被石頭砸到腦袋去世了。王大丫傷心欲絕,沒想到這時候居然還懷孕了。

  一家人反對王大丫生下這個孩子,因為老李家已經五個孩子了,大的小的都已經結婚了,孩子也滿地跑了,這還來個小孩子。更何況王大丫年紀大,再生育肯定有危險。

  可王大丫卻一意孤行,這沒準就是老伴給她最后的禮物了,怎么能打掉,她罵了一群兒女毅然決然的留下了。

  后來李思雨出生了,王大丫歲數大根本沒有奶水,抱著給大兒子家李思國媳婦喂養。

  大兒媳婦張月梅心里也有點不舒服,這是小姑子啊,喂小姑子吃奶,怎么也是有點尷尬的。

  王大丫寶貝著李思雨,從小到大比著孫子吃穿都要好。也是養成了個嬌氣的壞毛病,這么多年也沒下過地干活,一直都在上學。

  今年初中畢業,家里給她定的娃娃親也出事了。

  原來大河村的大隊長有個兒子,比李思雨大三歲,是家里的獨苗苗。張超越今年剛上大學,進了大學的他,自然是有了新思想,拒絕包辦婚姻,在大學談了個女同學,聽說還是干部家屬。

  李思雨雖然平時嬌氣,脾氣大,但是面對娃娃親的超越哥,那是小家碧玉的。知道退親了以后,別提多難過了。

  家里人都知道她不開心都不敢惹她,李成才跟李思雨一般大年紀,帶著小姑姑就去河邊撈魚,想逗她開心。

  大冬天的,河水早都凍成冰了,上面砸了個窟窿,李成才就在那看著網子。

  李思雨心思也不在這,聽到李成才抓到魚了,她湊前一看,一個腳滑直接掉窟窿里面了。

  李成才嚇壞了,一把抓住李思雨的脖領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給人撈了上來。這可把他嚇壞了,李思雨也嚇壞了,早就嗆到了人都沒了。

  等把人抬回家里,村里早就有人傳話,說老李家小閨女跳河自盡。

  李思雨在二十一世紀,是個離異家庭。父母在她十歲的時候分開了,又各自組成了新的家庭。剛開始也顧著她,后來又有了孩子,各自的家庭也好,尤其是母親嫁給了全國連鎖超市的公司老總,再也沒人顧著她了。

  兩個人開始給她錢財補償,這讓從小跟奶奶長大的李思雨,沒有父母疼愛。

  好在奶奶管她,但是也在她大學畢業的時候去世了。

  去繼父的公司,李思雨沒有那么大的抵觸。她是成年人,小孩子的脾氣早就沒有了,只有錢才能一直陪著自己。

  繼父給她找個視察部門的工作,平時就是去倉庫檢測。

  全國屬于繼父所有的超市都是從物流倉庫發出去的,這個部門也算是有點重量。

  在她出事前,繼父給了她汽車鑰匙,說讓她開車去,以前也沒少開繼父的車。

  可就沒想到,就這次出事了,想來是競爭對手下的死手,讓李思雨做了羔羊。

  李思雨頭疼的嘆了口氣,反正她也無牽無掛,在哪都一樣,而且還年輕了十歲,怎么說都是她賺了。

  勉強撐起虛弱的身體,李思雨尿急,想去廁所,沒想到驚動了一旁的王大丫。

  “咋了閨女?想尿尿啊?”王大丫看她起身就猜出來了。

  李思雨有點不好意思,點了點頭,黑夜里,王大丫指了指屋子角落里的膠皮筒,“去那尿吧,外面太冷了。”

  李思雨在原主的記憶里都知道所有的生活,知道所有人屋子里面都有這個筒,扭扭捏捏的也憋不住了,就去解決了。

  臉紅的跳進被窩里,李思雨看著一旁的王大丫,心里有點尷尬。

  “晚上沒吃飯是不是餓了,我給你掏點芝麻餅。”王大丫起來去炕柜里面翻騰一圈,拿出一個油紙包。

  “這是你姐前兩天帶過來的,都給你吃,那幾個小崽子沒有份兒,趕緊吃吧。”王大丫黑夜里關心的看著她,督促著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