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九章 命運的相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死亡游戲

  洛云操控御座,在虛空里游蕩,前往奧麗維婭實驗室。當在虛空中抵達的時候,洛云停了下來。眼前的虛空,布滿了扭曲的符文,既有人類正統的魔法陣,也有一些奧術陷阱,惡魔咒文。

  “今天是來要東西的,要是直接破空出現,弄不好會觸發奧麗維婭留下的虛空陷阱,再一次將她的地盤給拆了,她會不會找我拼命?”

  洛云摸摸下巴,想了想,還是退出一定距離,直接破開空間出現。

  “嘎吱~”虛空發出哀鳴,一下子布滿裂痕,隨即碎裂成千百片,洛云剛剛出現,還來不及打招呼,碎裂的虛空碎片,在奇異的力量引導下,圍繞洛云御座構成一個強大的傳送魔法陣。

  “糟!”心里大喊一聲,渾身力量爆發,卻不曾想魔法陣爆發更快,簡直是一個即觸瞬發型魔法陣。傳送力量與洛云自身力量沖突爆發,穩定的傳送力量變得紊亂,傳送坐標也出現偏差。洛云只看見外面光怪陸離的扭曲景象,那副畫面里,奧麗維婭一臉幸災樂禍,巴奈特一臉驚訝。

  “嗖!”洛云連人帶御座消失不見。

  “哼哼哼……”奧麗維婭一臉嘚瑟。

  “沒想到我陷阱外的平穩空間層才是真正的陷阱吧!哼哼哼……”

  巴奈特放下手里的瓷杯。看著得意的奧麗維婭問到。

  “你把他傳送到哪里去了?”

  “這個嘛!本來穩定傳送,會把他扔到阿拉諾赫沙漠深處法師古墓群里,那里可是高級怪物多如狗的地方,夠他喝一壺的,可現在傳送力量與他自身力量起了沖突,我也不知道他飛哪里去了!”

  “你啊!什么時候才能長大!還這么調皮!”巴奈特寵溺的看了看奧麗維婭一眼。

  “好了,別玩死他,不然阿爾西特發瘋我也擋不住。”

  奧麗維婭吐了吐舌頭,還是拿出一個魔法面板,輸入魔力激活,但上面什么都沒有出現。

  “咦,這洛云果然掌控了虛空的力量,虛空定位盤無法找到絲毫痕跡。”奧麗維婭驚奇的說了一句。

  “有沒有可以劃定的范圍?”巴奈特再次問到。語氣有點急切。奧麗維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手指連掐,計算起來。

  “唔,按照虛空傳送魔法定義以及傳送距離,能量干擾來推算,這家伙應該落在坎都拉斯以北的拉瑪山脈里,具體范圍估計就在那幾百公里以內。”

  “那就好!”巴奈特松了一口氣。

  “老師怎么突然關心起洛云了?”奧麗維婭問到。

  “他快要突破高級了,我感覺他自己走的路,與你新寫的理論有些相似之處,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觀察素材。”

  奧麗維婭聽了睜大了眼睛。

  “哎呀呀呀!等他回來一定要纏著他,讓他在我面前突破來看看,他們地獄魔人,到現在就那么幾個成功突破的,早期的離恨天那家伙,突破了我沒有在意,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居然只有兩個普通地獄魔人僥幸突破高級,哎!死了上千人,才只有兩個成功,老師,我們的理論是不是有點缺陷啊!”

  “孩子,這些人類擁有比我們更加深沉的混亂欲望,而燃燒地獄怪物的血脈,充滿了誘惑與墮落,挺不過去可能性很大,你的接受血脈改造理論,只是將魔化墮落過程卡在一半,變成半人半魔的狀況,人心難測,這樣的做法,恐怕會打造出一批內心墮落,外表正常的地獄魔人出現,這樣的人類危害太大。而且我們這些原住民如今不停出現轉職者與涅法雷姆血脈,等多出現一些高級強者,就可以放開對他們的限制。接受其中的傭兵與轉職者。”

  “畢竟,一個種族想要保持地位,絕對的力量才是第一要素!”

  “嗯!”奧麗維婭點點頭。

  “好了,今天的魔法就討論到這里,我要回法師工會看看去,最近的奧術造物理論,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好的,老師!”

  巴奈特施展傳送離開。

  拉瑪山脈,向北,就可以直達亞瑞特山脈,那里有野蠻人的圣地,有著野蠻人遠古英靈眷留的地方。而如今,越往北,魔物也越發恐怖。

  坎都拉斯邊緣,向北,道爾凱索一手持一把劍,沉著面對一個個沖上來的怪物,踐踏,雙手揮擊,裂地斬,狂嚎輪番使用,將怪物一個個撕碎。連番戰斗,沒有喝一瓶補充生命與魔法藥劑。他如今,已經開發出新的屬于自己的能量體系,那就是怒氣,一種比魔力更加狂暴,源源不斷的能量,源自于情緒的力量。

  “無論是改變的命運還是其他,我道爾凱索,依舊會突破高級,哪怕遲了一點點。如今我一個人出來歷練,拋棄生死,我能夠感覺到,突破,已經不遠了。”

  稚嫩的臉龐上,雙眼沉穩,已經褪去了一切逗比的表情。

  “咻……”破空聲音從腦后出現。道爾凱索反手就是一個裂地斬。

  “嘭……”

  劇烈的爆炸傳來。道爾凱索轉身才發現,一個巨型王座出現在自己面前不遠處,而王座上面,一個銘刻進內心深處的人,持劍站在上面。

  “侍t,奧麗維婭這個瘋女人,居然會這種觸發式虛空陷阱,整塊虛空早就被切合固化組合成陷阱,一旦觸發,強制傳送到險惡區域,幸好我的世界之石力量特性也是瞬發,干擾了一下,否則,這么強烈的虛空傳送,不知道會把我扔到哪里去!”

  洛云四周虛空圖像扭曲而極速后退。剛剛吐槽一句,就被紊亂的虛空扔了出去。剛剛出現,一道狂暴的能量化作巨刃朝著自己飛來,那凝實的能量,已經處于中級巔峰。洛云手一招,架與九龍御座上的永恒守約直接飛過來落在掌心,魔力輸入,施展熔巖火球術,技能壓縮在武器上,輕輕一揮,火球扭曲成火焰巨刃飛出,與裂地斬能量接觸,發出劇烈的爆炸。一時之間,煙塵彌漫。

  隨著煙霧漸漸散去,對方也落入他的眼睛。

  “道爾凱索!”

  “洛云!”

  道爾凱索手里兩把武器交擊一下,發出清脆的猙鳴聲音,空氣在兩人對視中,漸漸凝固,一股森寒的殺意開始彌漫。

  “嘭!”道爾凱索腳下大地炸出一個大坑,身影瞬間出現在洛云面前,雙劍交合,濃郁的憤怒力量壓縮在上面,重重劈下,如同開天大斧。眼睛里面,殺機凝聚成實質。

  洛云手腕一抖,巨劍挽一個半圓,斜著直刺,暗淡的劍身上,一個個符文被洛云注入的魔力激活,發出火紅色光芒。以點擊面,瞬間刺在道爾凱索雙劍合擊的薄弱點,擊散上面的能量,蕩開雙劍,直刺的劍尖,刺向他的眼睛。道爾凱索不愧是野蠻人希望,在這火光閃爍的瞬間,偏開了腦袋,劍尖只在他臉上劃出一條淺淺的傷口,濃郁的火焰力量將傷口燒灼出焦臭。他眼神都沒有變一下,蕩開的雙劍直切洛云雙臂肩膀。他這是以傷換傷,在這剎那交鋒,瞬息之間,兇險到了極點。

  “震懾!”洛云眼皮都沒有動一下,眼看雙劍即將降臨,嘴里直接吐出褻瀆之語,發動精神攻擊,徹底解放惡魔血脈力量以后,褻瀆之語的掌控力,提升到了新的境界,已經到了隨意發動的程度。

  隨意發動的精神攻擊強度不高,但依舊讓道爾凱索精神出現瞬間迷亂,洛云瞬間改變劍的方向,直接橫切道爾凱索脖子。由于剛剛飛空的力量已經耗盡,道爾凱索直接落下去,洛云的劍突刺變更橫切,也有一點轉化力道上的延遲,就這樣,劍鋒切過,卻只削掉道爾凱索的一絲頭發。道爾凱索落地恢復清醒,直接退步離開原地,目光凝重的看著洛云。洛云則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不愧是氣運之子,這樣的死境,居然因為力道去盡而躲過必死一擊。”

  道爾凱索撫摸了臉上的焦痕。眼睛里,憤怒如同壓抑的火山。身體里的力量,瞬間攀升了一倍。

  “憤怒情緒轉化為力量,新的能量體系,利用虛無縹緲的情緒力量,這是魔王級才能涉足的吧?這就是奈非天的血脈天賦,作弊吧?”洛云心中邊吐槽,更加濃厚的殺機凝聚成實質,這樣的敵人,不能留。微微感受一下心臟旁邊的黑色靈魂石。洛云眼睛瞇起,魔力化作炎流注入永恒守約,闊劍變成巨刃,巨刃再次轉變。化作熾白的闊劍。

  “你很強,強在你的武器上,但你也很弱,洛云,你給我等著!”道爾凱索體內壓抑的能量,瞬間爆發。方圓數十米大地直接爆碎。身體向后沖天而起,飛向外面,他不是傻子,洛云的基礎攻擊力在巨劍強化下,已經強的令人發指,至少現在自己拼不過,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洛云抬頭看向瞬間變成黑點的道爾凱索,目光微瞇。

  “看來你忘記了,我有一招從天而降的劍法,如今的我,不僅僅可以天上發動,也可以在地上隨意選一個方向發動,畢竟,以自身為起始點。相對于空間來說,每一個方向,都是地下。”

  一沖百米高的道爾凱索,心臟陡然傳來致命危機,只見站在九龍御座上的洛云,對他微微一笑。

  “危險,極度危險。”身在高空,無處著力,只見洛云身體陡然消失,出現之時,已經出現在他身后,而自己心臟附近,傳來劇烈的疼痛。道爾凱索低頭,只見永恒守約,已經洞穿他的鎧甲,與心臟交錯而過,重創了他。

  “好強!”心里劇烈顫抖說到。

  “不愧是奈非天血脈,氣運之子,就這樣,依舊讓你躲過心臟被洞穿的危險,但,這個你怎么破?”洛云手里,不知何時已經拿著黑色靈魂石,瞬間貼著劍身,插入道爾凱索后背上的傷口里。一股混沌色瘋狂涌入他的軀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