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三章?囚牢從來少無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修行界垃圾分類手冊

  “既然如此,我非要在離開天獄前,榨干楚漠不可!”葉銘蕭嘴角彎起一抹笑道。

  “榨干?”

  “榨干他所有的價值。王叔,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這里交給我就行。”葉銘蕭補充道。

  “那可不行,一點小事而已,哪里需要特地去休息?你還是安心忙你的吧,你的修行最重要。”王叔笑了笑,也沒再多問,繼續堅守自己的崗位去了。

  葉銘蕭略微不好意思地笑笑,也沒多解釋,直接繼續走入下一間牢房。

  第二日上午,葉銘蕭終于將天獄的新囚徒和有上報說需要交換的囚徒都去探訪了個遍,因為收獲不多葉銘蕭顯得有些惆悵,不過這點情緒很快就消散了。

  “去看看羅大河好了。”葉銘蕭見自己提前完成了壓榨任務,決定多晾一晾楚漠,先去看看羅大河。

  徑直來到八十七號牢房,羅大河縮在墻角,長發披散遮著臉。

  “羅特波,怎么樣?我答應辦的事你還滿意吧?”葉銘蕭看向牢房里另一個無聊摳腳趾的大漢。

  “那羅大河怎么這樣了?感覺像個受氣的小媳婦。”葉銘蕭笑道。

  “沒辦法,新室友入獄,總要向我這位老大哥低低頭,尤其是我們還有丑。”羅特波直接起來,用剛摳完腳的手挑開羅大河擋在臉前的頭發:

  “別遮著了,羅獄守來了,快來拜見。”

  “葉公……葉獄守好!”羅大河輕聲道。

  看清了羅大河的臉蛋,葉銘蕭忍不住笑出聲,鼻青臉腫差點就認不出來了。

  “你就沒還手?”葉銘蕭奇怪道,羅特波身上可沒半點傷痕。

  “大人您也知道,是我家欠他們的,我進牢房后才真正的想明白了。原來這么多年我引以為傲的功法,是先祖剽別人家的,入天獄算是罪有應得吧!”羅大河自嘲地笑。

  “還不是本大爺打得你服?”羅特波嘀咕一聲。

  羅大河:“……”

  “我不同意。”

  “我反對。”

  葉銘蕭沒想到羅大河和羅特波同時都表示了拒絕。

  “為何?”

  “波濤如怒是我家的。”羅特波淡淡瞥了羅大河一眼。

  羅大河緊接著舉起右手,伸出三個手指:“我羅大河今日立誓,出獄之時必自廢功法波濤如怒,如有違諾,經脈盡斷而死!”

  隱隱雷鳴,算是修行者誓言落成。

  “我沒問題了。”羅特波說道。

  “你剛才為何要反對我的提議?”葉銘蕭看向羅大河。

  “我出獄后,愿為你仆,侍奉十年,以贖先祖之罪!”羅大河看向羅特波,目光懇切。

  “就十年?”羅特波不冷不淡說了一句。

  “因為我并不是先祖,如此只是為了良心能安而已。十年之期過,你我恩怨兩斷!”羅大河不卑不亢道。

  “隨你隨你,同為天獄淪落人,我就不和你計較了,我也只是實現先祖遺愿而已。”羅特波不耐煩的甩手。

  “好,由我見證!羅大河立誓出獄后自廢波濤如怒,同時為羅特波仆人十年,此后恩怨兩消,大道朝天,各走一邊。”葉銘蕭笑了笑,對兩家恩怨能化解有一種欣慰感。

  “葉大人,我還有一事相求!”羅大河忽然半跪在葉銘蕭面前。

  “什么事?”

  “我履行完羅特波仆人職責后,想跟隨你左右!”羅大河恭敬地拱手道。

  葉銘蕭明白了,剛才羅大河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句做鋪墊。

  羅大河故意營造一個忠心悔過的形象來打動葉銘蕭,企圖獲得更大的好處。

  因為和葉銘蕭接觸過后,羅大河認定葉銘蕭日后必可修為有成,在修行界出人頭地。

  這般想葉銘蕭就不奇怪了,一個在玉河城為了功法企圖殺人奪寶的修行者,怎么會在天獄一天就誠心悔過了呢?

  “看你表現。”葉銘蕭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若羅大河日后能真心悔改,那便是好的。

  “你們是繼續做室友?還是單獨自己住?”葉銘蕭又問道。

  “我愿意留在此,開始履行一個仆人的職責。”羅大河誠懇道。

  “我隨意啊有個聽我使喚的小弟也不錯。”羅特波倒是不怎么介意。

  “嗯,我也要提醒一點,。既然是主仆,就好好相處著。從今天起,不得在牢房里打架斗毆。”葉銘蕭特地把目光移向羅特波。

  羅特波坐了下來,用右小指摳著鼻孔,說道:“放心,我的氣已經出夠了!”

  “多謝葉大人!”

  “小楚哪,住得還習慣否?要不要再給你升級?”葉銘蕭離開八十七號牢房后,直接到了甲字牢房的其中一間,找到了楚漠。

  甲字牢房比普通牢房寬敞十倍,內里設施一應俱全。楚漠淡漠地閉著眼睛,坐在一張靈玉椅上,全然當做沒看見葉銘蕭。

  “你竟這般無情?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竟連一句話都不肯跟我說?”葉銘蕭憤慨地坐到楚漠面前。

  楚漠微微睜開眼:“這是我換來的。”

  “不好意思,你給的東西可換不起這么好的囚室!”

  “那我更要不好意思了,這是你主動送給我的。”楚漠冷淡道。

  “我聽說你從不欠別人人情,現在你欠我的了,你怎么還”葉銘蕭說道。

  “在我眼里,欠惡人的,從不用還。”楚漠繼續冷漠。

  葉銘蕭不怒反笑:“哦?看來在你眼里是惡人了!”

  楚漠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唉,本來還想順手幫你個忙,洗刷你的冤屈。既然我在你眼里是惡人,那這個忙,不幫也罷!”葉銘蕭感慨一聲,起身就走。

  楚漠蠕動著嘴皮,欲言又止。

  葉銘蕭緩緩邁步向牢房外,毫無留戀般。

  “慢!”

  葉銘蕭轉過頭:“怎么?你回心轉意了?”

  “不,我只是想告訴你,既然你是惡人,就該做些惡人該做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