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一章?功法靈術大交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修行界垃圾分類手冊

  楚漠自嘲地笑了笑,說道:“你知道這么多功法靈術有什么用?”

  “這就是我的事情了,你沒必要知道。”葉銘蕭淡然回答。

  “不用說我也知道,天獄的獄煉此功?”

  葉銘蕭不置可否,自己修習的是長生訣,但是在明面上就是以天獄功法獄煉此功掩飾的,當初就以此瞞過了李不易。

  既然楚漠這么認為,那就是的吧。

  “如果是七品功法,我可以換什么?”楚漠忽然問道。

  “每日三餐皆是上好靈食,包含靈酒和妖獸肉,供應三年。”

  “十年。”

  “四年。”

  “八年。”

  “五年。”

  “成交。”

  “說吧,還得看我知不知道這門功法,如果你儲物戒指里有,可以直接將功法取給我,不必口述。”葉銘蕭說道,涉及高階功法,自然是直接看原本才好。

  “我只說一遍,你若沒記住,便不是我的問題。”楚漠淡淡說道。

  “請。”葉銘蕭毫不在意,對自己的記憶力和理解力十分放心。

  大夢訣。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秋夜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

  說罷,楚漠看向葉銘蕭,心想若是葉銘蕭說沒記住自己就借此要挾,提高自己的條件。

  “繼續說下去啊?怎么不繼續?”葉銘蕭奇怪地看著楚漠。

  “你該不會以為我這點都記不住吧?修行者記性都特別好。”

  楚漠心說修行者記性好是沒錯,但涉及高深功法靈術,修行者若記住非要先有理解不可,否則記了也是白記,徒勞心力。

  “大夢訣借酒入夢,愁意酒意都不可或缺。”楚漠說道。

  “還有困意。”葉銘蕭說道。

  你是真理解了還是假理解了?

  “繼續說吧。”葉銘蕭怡然道。

  楚漠:“好,你聽好了……”

  一炷香后,楚漠說完。

  “嗯,的確是七品功法沒錯。”葉銘蕭點點頭。

  楚漠心中冷笑,你就吹吧,你這境界分得清楚什么六品功法和七品功法的區別么?

  雖然鄙視著葉銘蕭的境界,但楚漠也沒有弄虛作假的意思,也正是這一點救了他。

  否則,葉銘蕭對待別有用心的人,手段可要殘暴多了。

  葉銘蕭秉承著人不害我,我不害人的前提,通常為了獲取功法靈術和奇聞,都比較溫和,大多數言語要挾和變更牢房待遇。

  六歲時,有一個奸詐的老頭給葉銘蕭念了半真半假的大力拳,結果被葉銘蕭喊來守獄人。假功法一共有多少字,守獄人就暴打了老頭多少拳。

  老頭整整三個月上半身沒有知覺,給換到了和另一個被打得下半身沒知覺的囚徒同牢房,相依為命。

  可以說,葉銘蕭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大多數時候是當場能報就報。

  “你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嗎?”葉銘蕭覺得這句話才符合自己作為守獄人的氣質。

  楚漠奇怪了:“你難道不需要回去認真咀嚼我剛才所言的功法,免得忘記嗎?”

  葉銘蕭搖搖頭。

  “如果你有,就繼續交代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所以自己要是不繼續交代功法靈術,就要對我用刑嗎?

  可是,這小子知道的那么多,萬一還是被人提前說過了怎么辦?

  于是楚漠搜腸刮肚一番,這才想出了幾道自己覺得冷門的靈術:

  “卷香風、器息塵、聲笛。”

  “說器息塵吧,另外兩道我會。”葉銘蕭點點頭。

  楚漠無奈,緩緩說道:“器息塵乃輔助型靈術,可以收斂你的靈寶光輝,使其氣息、外表有若蒙塵,不招人注目……”

  “是這樣嗎?”葉銘蕭右手握住墨犀刀,指向楚漠,刀身的墨色光暈頓時黯淡下去。

  此刻的五品靈寶墨犀刀,就像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靈寶長刀,說是二品靈寶都不會有人奇怪。

  “你竟然這么快就掌握了?該不是早就會,故意來騙我的吧?”楚漠驚駭了。

  “你值得我騙嗎?”葉銘蕭不屑道。

  “哦……”

  是啊,我值得他騙嗎?

  忽然楚漠一愣,自己怎么就不值得他騙了?

  自己可是有著楚皇墓秘密的男人啊!

  難不成,這真是這小子故意設的計謀?

  可是為什么啊?

  弄個瞬間學會靈術的場面,來打擊我道心?

  楚漠想不通。

  葉銘蕭已經收回了墨犀刀,滿意道:“你的這個靈術很不錯,很實用。雖然是五品,但足夠特殊,有六七品的價值。”

  楚漠沉默不語。

  “再加上這靈術我很喜歡,那我就給你換個更好的牢房吧,你可以單獨洗浴。”葉銘蕭滿意道。

  楚漠愣了,為什么我用珍藏的七品功法都只換了五年上好靈食。

  一道五品靈術,就換來了。

  在楚漠心里,這樣的待遇就算自己拿出八品功法,葉銘蕭也不會愿意的啊!

  嗯,肯定是在故意向我示好,企圖套取楚皇墓的秘密。

  哼,我已經看穿你的把戲了,我不會被你的計謀騙到的。

  “我拒絕,五品靈術該換來什么就換什么。你既然在天獄也和其他囚徒有過這樣的交易,對我也同樣便可。”楚漠義正言辭道。

  “你確定?”

  “確定。”

  “你是不是傻?”葉銘蕭感到奇怪。

  “你特么才傻!”

  “不傻怎么不要我給你換牢房?不然頂多就只能給你半年的靈食供應。”

  “那也可以,反正我是不會平白受你好處的!”楚漠覺得自己做得很對。

  “那我偏要你受!而且是更大的好處!”葉銘蕭笑了,高聲道:

  “王叔,給楚漠換到甲字牢房去!”

  “得嘞”王叔很快出現,對楚漠說道:

  “恭喜你啊!甲字牢房可是專為承天境囚徒建造的,我們葉獄守可是沒讓幾個人進去住過。”

  楚漠冷哼一聲,雙手抱胸:“對不起,我哪也不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