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章 新的支線任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美食從和面開始

  關掉手機,徐拙沒搭理這個小姑娘。

  高中生活那么緊張,居然還玩手機,不怕被老師沒收嗎?

  當年徐拙可是有被連續沒收五只手機的記錄。

  可惜,自從畢業后,徐拙的收入就要靠自己掙,也就是面館掙多少,他就能支配多少。

  面館不掙錢,他就會陷入貧困。

  徐拙練習了兩個小時刀工,坐在柜臺后面看手機。

  三點那會兒,他跟供應商那邊已經約好,三天后會送來二十箱羊蹄。

  羊蹄好,價錢也不便宜。

  哪怕已經按批發價算了,一根羊蹄也差不多有四塊錢的成本。

  這還是供應商那邊看在省城酒樓的面子上,給的優惠價。

  隨車一塊兒送來的,還有徐拙預定的各種制作麻辣羊蹄的配料和調料。

  這么雜七雜八的算下來,羊蹄估計得賣十塊錢才行。

  因為成本太高了,羊蹄加上調料,簡直讓徐拙肉疼。

  要不是系統對這道菜有要求,徐拙還真想胡亂做一下。

  “帥哥老板,來碗面!”

  戴著棒球帽的于可可又來了,不過今天就她一個人,那個孫盼盼沒來。

  徐拙抬起頭,好奇的看著這丫頭:“你們高中不上課嗎?咋天天跑著玩?”

  于可可:???

  “帥哥老板,我是醫學院大一的學生,你看我哪里像高中生?”

  徐拙上下打量一下這丫頭。

  平平無起。

  臉上還帶著嬰兒肥。

  假如扎上雙馬尾穿上水手服,簡直能當B站的封面人物了。

  就這樣的萌丫頭,哪里不像高中生了?

  徐拙放下手機,起身給她去煮燴面。

  于可可掏出手機,嘟著嘴玩自拍。

  等面端上來,這丫頭聞了一下,好奇的問道:“不是雞湯了?”

  徐拙點點頭:“今天羊骨頭送來了,就熬了骨湯,嘗嘗,應該比昨天的好吃。”

  這丫頭嘗了一口,確實比昨天的味道更香濃。

  徐拙這會兒也沒啥事兒,坐在了于可可對面。

  “你咋一個人來了?那個跟你一塊兒的小姑娘呢?”

  于可可恨恨的說道:“約會去了,重色輕友的家伙,害我一路打聽,才騎著共享單車來到這里。”

  徐拙有些意外。

  “她才多大啊就談對象,真是厲害。”

  于可可白了徐拙一眼:“十八了,不小了。你這么帥,估計談對象更早吧?”

  徐老板表示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當年上大學以前,他根本沒有時間想這些,要么學習,要么被老爺子拎著練習廚藝。

  等上了大學,他光適應食堂的飯菜都用了好久。

  然后,這位被評為校草的大帥哥,居然沉迷了游戲。

  對,就是電子游戲。

  從小到大沒接觸過游戲的徐拙,在宿舍徹底沉迷了。

  美女什么,都是浮云。

  徐老板表示很不屑一顧。

  然后就這么混到了畢業。

  所以,直到現在,徐老板都是單身狗一枚。

  當然了,別人肯定是不相信的,從上大學到現在,他已經解釋了無數次。

  但是每次人家都會用同一句話反駁。

  “你這么帥居然說自己沒女朋友,誰信啊?別扮豬吃虎了好不好?”

  徐老板表示很受傷。

  于可可吃完面,用手機付了款。

  她今天來其實是因為心情不好,想找徐拙傾訴一下。

  但是現在見到徐拙,才發覺兩人僅僅是顧客和廚師的關系。

  還沒到談心的地步。

  倒是徐拙,他發現于可可竟然一臉凝重。

  “有心事?你這一臉凝重的,跟別人欠你錢一樣。”

  于可可雙手托著腮幫,一臉的喪。

  “還真被你說中了,就是因為別人欠我錢的事兒。上學期我們寢室一個女孩兒借了我兩百塊錢,現在都沒給我,整天買這買那,我一問她要,成了我不對了。全寢室人都說我這么有錢,好意思要那兩百塊錢嗎?”

  徐拙聽出來了,這是關于女寢室的事兒。

  當時剛上大學時候,他以為女寢室跟男寢室一樣,大家都是兄弟,關系都很好。

  結果后來快畢業時候,班里幾個女孩兒喝醉哭訴,他才知道。

  女生寢室居然是堪比婆媳撕逼大局的存在。

  各種撕逼拆臺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真正讓人明白了塑料姐妹花這個名詞的含義。

  像一個寢室六個人五個群這都是最基本的操作。

  有些不堪入目的情節,差點讓徐拙這個鋼鐵直男三觀崩壞。

  比如搶了同寢閨蜜的男朋友,然后和閨蜜繼續表面姐妹什么的,簡直數不勝數。

  現在于可可借錢這種情況,徐拙也遇到過。

  當時鬧得很不愉快。

  清了清嗓子,徐拙拉著于可可往后廚走去。

  于可可嚇了一跳,這是什么意思?

  莫非他有什么企圖不成?

  可是今天還沒準備好呢,會不會太快了?

  這妞滿腦子沙雕女頻文的狗血情節。

  結果到了后廚,徐拙指了指案板上放著的一筐蘿卜絲。

  “拿刀剁著玩兒吧,廚房版的解壓神器。以前我不爽的時候,就會剁這些玩意兒,全都剁得碎碎的,就好像煩惱也被切碎了一樣。”

  “這些蘿卜絲你不用了?”于可可有些驚訝,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不用了,等會兒就會扔掉,既然你心情不好,就物盡其用,給你發泄一下。”

  從小到大,徐拙練習刀工都這樣。

  扔掉的蘿卜絲黃瓜絲不計其數。

  其實他的刀工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在老爺子眼中,依然像是屎一樣。

  于可可洗了手,從筐里抓了一把蘿卜絲放在案板上。

  用刀輕輕一切,蘿卜絲頓時整整齊齊的斷開。

  確實有解壓的效果。

  然后,這丫頭就玩上癮了。

  甚至有些不亦可乎。

  二百塊錢對她來說,確實不算什么,只是這件事堵在心里會很難受。

  現在切著切著,于可可心里倒是想通了。

  不就是二百塊錢嘛,就當是扶貧了。

  二百塊錢看清一個人,還是比較劃算的。

  不過切著切著,于可可突然想起一個畫面來。

  自己老媽就喜歡用胡蘿卜剁碎了拌進面糊里做煎餅吃。

  “帥哥老板,你會用胡蘿卜做煎餅嗎?”

  “叮,發現新的支線任務,詳情請點擊面板查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