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4章 他們才是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朱紅色的院門被推開,兩個畫著血紅色臉譜的孩子,蹦跳跑了進來。

  它倆唱著童謠,血液順著臉頰滑落,離得近了才能看清楚,那血紅色的臉譜不是畫在臉上的,而是刻在肉的。

  “別過來!”王哥癱坐在地,手往后想要抓些東西擋在身上,結果指尖觸碰到了什么冰涼的東西,他下意識往后看了眼,那個原本下半身埋在土里的尸體模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鉆了出來,直接爬到了他身旁!

  “啊!”

  王哥呼喊貓姐的名字,大聲求救。

  但是貓姐現在自身難保,水缸里泡的發白的鬼影也跑了出來,滴答滴答的水珠落在地上,腫脹的臉正對著院內的兩名游客。

  尖銳的女聲快要刺透耳膜,貓姐被嚇的失去了理智,拋棄王哥,瘋了般跑出宅院。

  街道兩邊的燈籠散發出紅光,原本看著只是有點陰森的村子在短短幾分鐘時間內,完全變了模樣,簡直就和來到了陰間樣!

  兩個畫著臉譜的孩子從大院里追出,瘆人的童謠縈繞在耳邊,貓姐手腳并用,慌忙逃竄。

  “救命!”

  身為鬼屋測評員竟然在鬼屋里被嚇的大聲呼救,這是貓姐來之前絕對沒有想到的,她越跑速度越慢,身后的轎鬼漸漸拉近距離,絕望和恐懼幾乎要把她吞噬掉。

  “為什么這條路還沒有到頭?誰來救救我!”

  轉過個拐角,貓姐突然看見路間立著件大紅色壽衣。

  那衣服直挺挺的站在路間,發現貓姐之后,它二話不說朝著貓姐沖來。

  嗓子已經喊啞了,貓姐只能拼命的奔跑。

  努力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貓姐在最深的絕望當看到了點曙光!

  就在另條街道的盡頭,有幾盞昏黃的油燈,火苗雖然微弱,但是卻驅散了黑暗。

  “那應該就是出口!”

  貓姐拼盡全力朝著油燈所在的地方奔跑,但跑著跑著她突然覺得有些奇怪,那些油燈好像不是固定在某個房間上的,它們似乎自己也會移動!

  “這些油燈仿佛飄在空?”

  身后被怪物追趕,貓姐也顧不上思索更多東西,她又往前跑了十幾米遠,這才終于看清楚那些油燈的真面目!

  張張蒼白的人臉浮現在油燈后面,每盞油燈都被顆人頭咬在嘴!

  全力沖刺,貓姐大腦已經當機,她的身體在慣性的影響下又往前沖了幾米。

  就在她要撞進人頭燈包圍之時,只手抓住了她。

  “跟我來!”那人聲音冷冽,他抓著貓姐進入旁邊的棟老宅,然后又從宅院后面的扇窗跳了出去。

  “你是?”

  “別說話,這里很危險。”

  聽聲音有點熟悉,貓姐任由對方拽著穿過兩條街,甩開了那些怪物后,兩人才停了下來。

  躲在門后,貓姐悄悄打量了下這個在危難之救了自己的人。

  她目光上移,看到那張臉的時候,心猛地跳。

  “白秋林?!”

  “你小點聲。”白秋林惡狠狠的說了句:“怎么?看見是我很意外嗎?”

  貓姐腦子亂作團,她往后退了步:“小蘭電話里說……”

  “說是我害了她對嗎?”白秋林冷冷的說了句:“你們都被這鬼屋里的臟東西給騙了。”

  “臟東西?”貓姐疑惑的看著白秋林,剛才他們五個起去找張蘭的時候,抬棺鬼把棺材橫在了間,強行分割開隊伍。

  當時貓姐的全部注意力被抬棺鬼和轎鬼吸引,并沒有看到街道拐角那邊發生的事情。

  “接下來我說的事情你可能不相信,但這些都是真的。”白秋林沙啞的嗓音讓人聽著有些不舒服:“那對和你們在起的夫妻,其實是鬼!”

  “你說老周和段月是鬼?”貓姐瞪大了眼睛,她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這個鬼屋開了很長時間,直有鬧鬼的傳說。”白秋林瞳孔震顫:“大概幾個月前,有對情侶因為各種原因,他們的愛情無法得到家人支持,兩人最后決定殉情,而他們選擇的地點就是這個鬼屋。”

  “殉情?!”貓姐身體貼著墻壁,她已經有些站不穩了。

  “開始也確實沒什么,但慢慢的就有越來越多的游客見到了那對夫妻,他們死后陰魂不散,直游蕩在鬼屋當!”白秋林的聲音非常嚇人:“黃星就是被那對夫妻給蒙騙,我想去救他,但是來不及。”

  “可是電話里,張蘭說是你在害她,最后她還朝老周求救……”貓姐沒說完就被白秋林打斷。

  “你們真是蠢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接到電話的時候,難道你們就不會用腦子想想嗎?為什么電話會在張蘭正好喊出老周救她以后才掛斷?如果他們有能力掛斷電話,又為什么非要等張蘭傳遞出我是兇手這個信息后才行動?”白秋林越說越激動,聲音變得稍大了點。

  貓姐已經被饒了進去,感覺白秋林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那個時候我只是想趁機把這切都告訴張蘭,我專門避開老周夫婦,但是張蘭卻誤會了我的意思,以為我要害她。”白秋林神情凝重:“我做這切是出于好意,但沒想到反而會被那對鬼夫妻利用!”

  白秋林每次開口都會加深貓姐心的恐懼,她已經開始動搖:“原來他們兩個才是鬼。”

  “這里不安全,我先送你出去。”不給貓姐繼續思考的機會,白秋林已經打開了宅院的門。

  兩人順著街道跑出十幾米遠,剛來到街道口,就看見紅燈籠映照下,有兩道身影在拐角慢慢出現。

  這兩個人正是老周和段月!

  “貓姐?”老周稍愣神,表情在零點幾秒內發生變化,他手指著白秋林,神色焦急:“快離開他!你身邊那個人是鬼!”

  老周的聲音直接擊潰了貓姐的心理防線,兩邊都在說對方是鬼,這時候到底該信任誰?

  腳步不自覺的朝前邁去,貓姐還是更偏向于信任老周。

  “別過去!那對鬼夫妻在騙你。”白秋林站在原地,語氣緊張,似乎他自己也很害怕。

  聽到白秋林這么說,貓姐又猶豫了起來,她雙腿在打顫。

  “快過來啊!貓姐!”老周聲嘶力竭的呼喊,他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個瘋子是精神病院里跑出來的!他砍斷了自己的手!你可以看看他的左手!”

  邊是殉情在鬼屋里的夫妻鬼,邊是砍斷了自己手剛從精神病院里逃出來的瘋子,貓姐站在間,她幾乎要徹底崩潰了!

  “他們之到底是誰在撒謊?我又該去相信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