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9章 我的手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就在黃毛進入宅院后不久,兩個畫著血紅色臉譜的孩子從喜轎探出頭來。

  如此詭異恐怖的幕,白秋林就好像沒有看見樣,自喜轎旁邊走過。

  門上懸掛的白紙燈籠搖晃了幾下后忽然熄滅,老宅當變得更加昏暗了。

  個個白色的囍字張貼在墻壁之上,黃毛獨自站在宅院之:“這屋子比之前去過的那些大很多,肯定布置有不少機關。”

  他膽子大,但不代表他傻,宅院里氣氛不太正常,這點他已經感覺出來了。

  耳邊隱隱約約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聽不真切,好像是從正堂里面傳出來的。

  “是在叫我?”他沉下心仔細去聽的時候,那個聲音又消失了,就像是從未出現過樣。

  “應該是有配套的環繞立體聲裝置,真看不出來這么破舊的場景當,竟會安裝那么昂貴的設備。”

  顆心已經提了起來,黃毛慢慢靠近正堂,他小心翼翼將房門推開。

  屋子里掛著慘白色的帷幔,明明是喜事,辦的卻好像喪事樣。

  “還真是冥婚,類似的場景我也玩過,沒什么新鮮感。”

  黃毛個人自言自語,他說到半那個奇怪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次他聽得更清楚了。

  “這聲音有些熟悉!”

  很奇怪的感覺,叫他名字的人應該是他生活的熟人,可他就是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

  破舊的老宅,滿地的紙錢,墻壁上張貼著白色的囍字,周圍的環境沒有發生什么變化,但是給黃毛的感覺卻有些不同,似乎更加陰森了點。

  身后突然刮來陣風,脖子涼,黃毛猛地回頭:“誰?”

  “你慌什么?是我。”白秋林單手插兜,在屋子里轉了起來。

  看到是其他游客,黃毛松了口氣:“你剛才有沒有聽見個女人在說話?”

  “沒有啊。”白秋林翻看著屋內的種種布置,不過他直沒有離房門太遠。

  “我明明聽見有人在喊我的名字。”黃毛朝門外看了眼,大門口有兩個帶著血紅色臉譜的小孩蹦跳的跑了過去:“外面有人!”

  白秋林也朝大門口看了眼,門外只有條空蕩蕩的街道:“你有病啊?哪有人?”

  “臥槽!真有啊!兩個孩子,臉上還畫著什么東西。”黃毛竭力想要把兩個孩子的外形描述出來。

  “你覺得有鬼屋會請那么小的孩子扮鬼嚇人嗎?如果不是假人道具,那就是你看錯了。”

  等白秋林收回目光,大門口那里又有兩個孩子探出了頭。

  “我沒看錯!”這次黃毛正好和那兩個孩子對視,他個箭步沖了出去:“等會我就把他們給你抓過來!”

  黃毛口氣沖到了門口,可那兩個孩子卻又消失了,街道上空空蕩蕩,除了滿地的紙錢,就只有那頂喜轎在輕輕搖晃。

  “人呢?奇了怪了,我跑出來也就幾秒的時間,他們能去哪?”

  黃毛突然打了個寒顫,他耳邊又傳來了那個女人的聲音:“為什么我跑到外面以后,那個聲音距離我反而更近了?感覺就像是趴在我耳邊沖著我說的樣。”

  他拿出手機照明,想要找到隱藏的音響,可他剛打開手機自帶的手電筒,耳邊又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這聲音離得更近了,感覺就像是要鉆進他腦海深處。

  “邪門,太邪門了。”黃毛參觀過很多鬼屋,還是第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不能個人呆著,拿到嫁衣趕緊去和貓姐匯合。”

  轉身回到正堂,黃毛忽然發現件更恐怖的事情——白秋林不見了!個大活人就這樣不聲不響的消失了!

  “人呢?”

  種少見的情緒在黃毛心蔓延,他感受到了絲恐懼。

  “白秋林!”黃毛喊著高瘦男人的名字,他緩緩走進臥房當。

  這屋子和其他房間不同,床被都是大紅色的,不過看起來感受不到絲喜慶,反而覺得有些血腥,似乎上面不是顏料,而是鮮血。

  “看著像女孩的閨房,嫁衣應該就在這里吧?”黃毛又往前走了幾步,地面上掉落著團團紅色的細線,這在滿地白色紙錢格外顯眼。

  他從那些紅線上邁過,走到床邊,大紅色的枕頭、被褥胡亂扔在起,床上還有針線、剪刀等亂七糟的東西,可唯獨沒有自己要找的嫁衣。

  在最應該出現嫁衣的地方里,卻沒有看到那件嫁衣,黃毛咬了咬牙:“我就知道不會這么簡單。”

  他掀開床上的被褥,能明顯看見塊塊的血斑,做的就像是真的樣。

  “黃星,往下看……”

  黃毛專心翻找的時候,那個女人的聲音又毫無征兆直接出現在了他腦海里。

  人在高度緊張的時候,被人拍下肩膀都會被嚇跳,更別說個聲音直接響在腦海當。

  黃毛差點坐在地上,他單手扶著床鋪,非常緊張。

  深吸口氣,他雙手握拳:“不像是音效!這絕對不是音效!”

  他擰了下自己的胳膊,心臟咚咚亂跳:“那個聲音剛才多說了句,對!她說往下看!”

  視線向下偏移,黃毛發現屋子里所有紅線都是從床底下延伸出來的。

  “在床下面?”

  他喉結顫動,慢慢蹲下身體,手抓著床沿,另只手撐著地面,腦袋偏斜朝床底下看去。

  視線在不斷下移,黃毛每根神經都繃緊了,他咬緊了牙,腦袋就快要伸到床下面時,突然有只手伸了出來!

  “槽!”

  黃毛下坐倒在地,雙手支撐著身體,不斷往后爬,他滿眼驚恐:“剛才那好像是只斷手!沒有手臂,只有只手!”

  他還沒有從突如其來的驚嚇擺脫出去,后背忽然碰到了什么東西。

  扭頭看去,黃毛發現是白秋林站在自己身后:“你特么嚇死老子了!你剛才跑哪去了!”

  “隨便轉了圈,對了,你在床底下看見什么東西了?”白秋林好奇的問道。

  “只斷手,感覺不像是有人在操控,突然就從床下面鉆出來了。”黃毛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小腿現在還在打顫:“我們要趕緊離開這里,你過來拉我把。”

  黃毛說完就直接抓向白秋林的左手,但是卻抓了個空。

  手里握著白秋林空蕩蕩的袖子口,黃毛神色有些呆滯,腦子時間轉不過來:“你、你的手呢?”

  脖頸彎折扭曲,好像從高樓墜落遭受過巨大的沖擊樣,白秋林七竅向外滲血,他看著自己空蕩蕩的左臂袖子,臉上掛著絲開心的笑容。

  “對啊,我的手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