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8章 哪來的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紅潤細嫩的小手,按在了冰冷破舊的棺蓋上。

  在江鈴觸碰到紅棺的時候,村子心所有跪倒在地的怪物全都停止了哭喊,張張畸形恐怖的臉慢慢抬起。

  “來幫我!”江鈴發出聲尖叫,那張臉上看不出往日的可愛,表情有些嚇人。

  “嘭!”

  沉重實心棺蓋砸在地上,所有人都朝著棺內看去。

  大紅色的棺材里,躺著個女人。

  濕透的黑發貼在柔弱的身體上,她皮膚蒼白,五官周正,眉宇間透著英氣,不能說好看,但是卻給人種特殊的感覺。

  “你們拖延會時間。”江鈴走入紅棺,雙眼盯著棺材里的女人。

  村子心那些村民全部站了起來,嘴里說著當地的方言,個個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你讓我拿什么拖延時間?”陳歌回頭看向江鈴,心又是驚。

  江鈴掀開頭發,她后腦殼缺少了塊骨頭,那片的頭皮是塌陷進去的。

  “這就是江鈴身上唯畸形的地方?”

  邁步向前,江鈴把自己的血涂抹在女人手上,然后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后腦。

  血絲從女人的手掌探出,順著那沒有骨頭的缺口鉆進江鈴腦海當。

  “她在干什么?這到底是她轉生成了江鈴,還是說她只是依附在江鈴的身上?”

  丑陋畸形的村民看到了棺材里沉睡的女人,它們就像瘋了樣朝這邊沖來。

  “我討厭孩子!”陳歌從背包里取出碎顱錘,護在紅棺前面,他感覺自己很快就要被撕碎。

  看著沖來的各種畸形怪物,陳歌也有點慌,這種時候他除了全力搏外,就只能在心呼喊張雅了。

  狂暴的怪物馬上就要撕碎陳歌和他后面的棺材,血霧當忽然傳來聲輕笑:“生死關頭,那個女鬼都沒有出來幫你,看來她確實是陷入沉睡了。”

  道滿是人臉的紅色浪潮沖散了血霧,將陳歌和圍攻過來的畸形村民全部撞開。

  “怪談協會的紅衣!”陳歌只是被擦了下,身體就好像凍僵了樣。

  他看向冰冷的左手,剛才情況緊急,他只來得及用雙手護住頭,結果手肘的位置被那紅衣碰到。

  “我直跟在你們后面,就是在等待這刻。”滿是人臉的怪物重新凝聚,它身后走出了個黑袍人,這人停在紅棺旁邊,目光卻盯著陳歌:“沒想到吧,這么快我們就又見面了。”

  最后句話,黑袍人改變了嗓音,他在模仿那個跳樓偵查員說話。

  “原來是你。”陳歌身上還有底牌,那就是閆大年的能力,但是他不敢隨便亂用,因為這個能力對方之前見過,很可能已經做好了防備。

  “箭雙雕,我們的目標原本就包括你。你太危險了,不能活在這座城市里。”黑袍人從袖子里取出個小瓶子,里面是半瓶血液,他輕輕晃動,那血液爬出無數黑紅相間的血絲:“再多享受下自由的時間吧,等會兒,就輪到你了。”

  血臉紅衣阻攔了瘋狂的村民,黑袍人沒有廢話,打開瓶蓋,將瓶子斜放在江鈴頭頂。

  “這些血絲是我們在‘門’后找到的,最珍貴的東西,妙用無窮,隱藏著紅衣最大的秘密。”局面完全被黑袍掌控,他雙眼盯著瓶子里往外爬動的血絲,注意力高度集:“只要被這些血絲纏上,就算是紅衣也無法逃脫。”

  陳歌注視著黑袍手里的瓶子,血絲順著瓶壁滑落,觸碰到了江鈴的頭發。

  “如果江鈴和女鬼之間的儀式被打斷,想要離開就更難了。”陳歌拍了拍背包,轉過身輕輕摸了摸白貓的腦袋:“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等會你去弄掉他那個瓶子,記住,是手里的瓶子!”

  陳歌抬手指了指黑袍的掌心,養貓千日用貓時,陳歌自己也不確定白貓有沒有聽懂他的話。

  那些血絲很可能會對紅衣的神智產生影響,旦女鬼被黑袍控制,今夜就再也沒有翻盤的可能,所以陳歌只能去拼次,利用身上的所有道具和鬼怪,保住江鈴和棺材里的女人。

  留給陳歌的時間不多,他也不是個猶豫的人,在血絲快要鉆進女孩后腦時,他抓住碎顱錘全力朝黑袍沖去!

  “不自量力。”黑袍人動都沒動,手指保持著固定的姿勢。

  在陳歌沖到兩三米遠的時候,那滿身是臉的紅衣從村民圍攻脫身,怪笑著攔在陳歌身前。

  “閆大年!”

  漫畫冊里的大叔似乎也清楚,這時候不出力的話,自己也要跟著玩完,他拿起筆將紅衣畫在紙上。

  最后筆落成,滿身是臉的紅衣停頓了下,陳歌腳步不停,掄錘砸向黑袍人,這是個難得的機會!

  “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黑袍人空閑的那只手抓著大把紙人灑了出來。

  那些紙人哭喊著沖向陳歌,想要爬在他的身上。

  行動受阻,滿身是臉的紅衣已經恢復正常,情況萬分危急,但這時候陳歌卻前所未有的冷靜,他抓著背包對準黑袍人直接甩了過去。

  “還真是百折不撓。”黑袍護住瓶子,用空閑的那只手接住背包,可他剛抓住背包帶,里面突然竄出了道白影!

  饒是他創造過無數怪談,這刻也愣住了:“什么東西?”

  臨危受命的白貓根本不知道陳歌在瞎說些什么,它只是覺得那個瓶子給它種奇特的感覺。

  張口咬住,白貓從黑袍身上跳起,直接竄上了房頂。

  “貓?!”

  村子心那些瘋狂的畸形村民,還有黑袍和陳歌都被屋頂的那只白貓吸引,它身潔白的毛和這血紅色的世界格格不入。

  “干得漂亮!”陳歌喊出了聲,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把他也給驚住了。

  嘴里叼著瓶子,白貓歪著頭看向下面的群人,它的小腦袋左右晃了晃,結果原本已經滑到了瓶口的血絲,直接掉進了它的嘴里。

  口吞下,白貓似乎還不知道瓶子已經空了,瞪著可憐巴巴的眼睛,好像在尋找陳歌在哪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