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7章 除了我,他們都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江鈴牽著范郁的手進入門后世界,陳歌現在也沒有其他的選擇,比起那個滿身是臉的紅衣,感覺還是血門后面安全點。

  空氣變得粘稠,鼻尖縈繞著股血腥味,視線被遮擋,好像身處在大霧當樣。

  “和第三病棟那扇門后的世界不太樣。”

  這是陳歌第二次進入血門當,活棺村門后的世界血霧彌漫,能見度只有兩三米遠。

  “別走丟了,這霧里面可藏著會吃人的家伙。”江鈴已經徹底撕去了偽裝,她稚嫩的聲音卻帶著種不容置疑的強勢。

  “知道了。”陳歌目光古怪:“真難想象,個跳起來都打不到我肩膀的小家伙,竟然是個頂級紅衣厲鬼。”

  “雖然你救了我,但還是請你說話注意點,否則我只能等你死后再報答你了。”江鈴冷冷的看了陳歌眼,進入門內后,她的外衣就開始發生變化,大霧的血絲不斷纏繞在她的身上,似乎她就是這里的主人樣。

  陳歌眼皮輕輕跳動,覺得這話有些耳熟,他想起了張雅的那封情書。

  等陳歌進來后,江鈴關上了門,當她再次打開的時候,門外場景已經完全改變。

  眼前是個血紅色的村落,大霧遮蔽了天空,籠罩著切。

  “那個紅衣很快就會追過來,這扇門拖延不了太多時間。”

  血霧飄到江鈴身邊時,會直接融入她的身體,但可能是因為受傷太嚴重的原因,她并不能主動去吸收那些霧氣。

  在江鈴的帶領下,三人朝著村子側走去,身后那扇閉合的血門輕輕顫抖,不斷有嘶吼聲從門那邊傳出。

  “你要帶我們去哪?”血霧對江鈴沒有影響,但是卻讓陳歌和范郁覺得很不舒服,兩人就好像陷入了泥潭當。

  “安靜點。”江鈴示意兩人先躲在旁邊的小屋里,等了幾秒鐘,前面的大霧當走出了個畸形怪物。

  身體高大,手臂畸形,五官歪斜猙獰,它穿著粗布外衣,東張西望,好像在尋找什么東西。

  霧氣彌漫,這個怪物從江鈴他們身邊走過,很快消失不見了。

  “那是什么?”陳歌朝怪物離開的方向指了指。

  “村民。”江鈴眼的怨毒根本掩飾不住:“他們就是我腦海村民的樣子。”

  “你腦海村民的樣子?這血紅色的世界是根據你的認知構建出來的?”陳歌對于所有和門有關的信息都很重視。

  “我不知道這世界是怎么出現的,只知道這個世界和我曾經做過的個噩夢很像。在我的噩夢里,所有村民都是像他那樣的怪物,畸形丑陋,還直在尋找我,想要把我抓回去。”江鈴沒有繼續往下說,她換了個方向,朝著村子深處走去。

  門后是片血紅色的世界,但是陳歌直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這世界究竟是連在起的整體,還是個個獨立的個體。

  按照跳樓的偵查員所說,每個人心都有扇門,只有在心靈徹底崩潰、最絕望的時候才有可能推開這扇門。

  第三病棟的門是門楠推開的,門后的世界就是門楠印象當的世界,個個因為注射鎮定藥物、好像行尸走肉般的病人,扭曲奇怪的醫生,以及因為害怕產生的斷手等等。

  活棺村門后的世界被血霧籠罩,到處都是身體畸形想要抓到她的村民,這很符合女鬼生前對村子的印象。

  “難道門后的世界就是人心的映照?是場真實存在的噩夢?”

  陳歌又想到了自己鬼屋里的那扇門:“可為什么我的鬼屋里會有扇門?那扇門是誰留下的?”

  血霧蔓延,身后傳來了嘶吼和打斗的聲音,應該是怪談協會的紅衣和門后世界的村民交手了。

  “讓它們打吧,我們去取個東西。”

  穿過血霧,江鈴帶著陳歌和范郁來到了村子心。

  這里的霧氣變得稀薄,間的空地上跪倒著片村民。

  它們身體畸形,面目丑陋,就算穿著衣服,也很難被稱之為人。

  “它們在干什么?”

  “懺悔。”

  這些怪物低垂著頭,身體對準祠堂,而在祠堂和村子間則豎著副紅棺!

  與現實當不同,門后世界的棺材正好堵在了祠堂門口。

  祠堂是村子里供奉先祖的地方,可是這棺材卻絲毫不講道理的立在正間。

  “只要打開那副棺材,今夜就沒事了。”江鈴繞到邊,慢慢靠近祠堂:“千萬不要驚動這些怪物。”

  三個活人屏住了呼吸,挪動腳步,點點靠近祠堂。

  霧氣涌動,似乎是察覺到了活人的氣息,有些怪物低垂的頭輕輕晃動。

  范郁和江鈴走在前面,陳歌斷后,他看著那些跪倒在地的怪物,覺得有些瘆人。

  四周散落著紅色的紙錢,怪物們就好像是在參加場葬禮,它們被迫低頭擺出悲傷的表情,想要擠出幾滴眼淚。

  “哭喪?葬禮?”陳歌自進入活棺村后,就發現這村子里有很多和白事有關的東西,包括懸掛在街道上的白燈籠、紙錢和棺材。

  “不管現實當,還是在門后的世界,這個村子好像都在舉行場葬禮,場延續到現在仍舊無法結束的葬禮。”

  陳歌摸出黑色手機看了眼:“我已經進入門后的世界,可手機并沒有提示我任務失敗,看來在黑色手機的判定當,無論門內門外,只要不離開村子就行。”

  他翻找到任務信息,活棺村這三個字是他從黑色手機上看到的,開始他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奇怪,并沒有多想。

  可現在結合起他在村子里遇到的種種事情后,陳歌隱約有了些猜測:“活棺?”

  滑動屏幕,翻到了任務提示那里,陳歌看著手機上的信息。

  “那天,除了我,他們都來了。”

  這次試煉任務的提示信息很短,陳歌慢慢瞇起眼睛,他直到現在才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那些人是來參加‘我’的葬禮,他們來為‘我’送喪,所以才會出現除了我,他們都來了的情況。這個提示信息是想要告訴我,破局的關鍵和葬禮有關。”

  陳歌看向祠堂門口,此時江鈴已經悄悄跑到了紅棺旁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