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5章 臨江血防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他們確實和般的罪犯不樣,更加具有目的性,也更加的喪心病狂。”陳歌想起了自己在怪談協會里聽到的個故事:“這群瘋子曾經將個年男人溺死在水箱里,而他們這么做的原因是為了給位同伴治病。”

  “殺人是為了治病?”顏隊覺得非常唐。

  “那位病人從小被家暴,他的父親曾多次將他按入水池,辱罵、威脅,聲稱要淹死他,這給他帶來了無法磨滅的心理陰影。”

  “他長大后,看見水就會覺得害怕,甚至每次喝水的時候都感覺自己的靈魂要被淹沒,有種難以言說的窒息感。”

  “其他病人為他制定的治療計劃,就是抹去恐懼的源頭,在他們看來那個病人害怕的并不是水,而是自己的父親。”

  這個故事是電臺女主播詢問協會成員時,其個協會成員說的,被陳歌偷偷記了下來。

  “第三病棟里是群瘋子,他們清楚自己不正常,患有疾病,只不過他們不認可大眾的治療方法,想要用自己的方法來治愈自己。”

  陳歌的話讓顏隊陷入沉思:“公民人身權利受法律保護,任何人不得非法剝奪他人生命。不管那群瘋子這么做是為了什么,他們都無法逃過法律的制裁。”

  “我不會為那群瘋子開脫,只是向你陳述事實。”陳歌拿著電話在屋子里走來走去:“此次的死者都是有罪之人,他們的雙眼也都被挖去,兩起兇殺案共性非常明顯,很有可能是那群瘋子又在為自己的同伴進行特殊治療。”

  “什么樣的精神病會和眼睛、犯罪掛鉤?”顏隊也在思索,他覺得陳歌說的有道理。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們要抓緊時間,你們現在發現了兩名遇害者,但以我對那群瘋子的了解,他們最喜歡的數字是‘三’。”

  “你的意思是還會有新的受害者出現?”

  “那群瘋子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會盡量和三掛鉤,這其的具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陳歌把自己知道的幾乎都說了出來,怪談協會也是他的敵人,協助警方就是幫他自己。

  “好,我們會加強警戒的。”

  電話掛斷,陳歌卻怎么都睡不著。

  “怪談協會現在只剩下三個人了,熊青落,可他應該不是怪談協會成員,否則以他的性格,在周三聚會那天肯定會把我指認出來。”

  “當初從第三病棟逃出來的精神病,能夠確定活著的只剩下三個人——王聲龍、六號病房的韓寶兒和九號病房的吳非。”

  “王聲龍在周三聚會那天呆在自己家里,這點已經得到警方證實,他不是怪談協會成員,身上的厲鬼也是從門后偷偷跑出來的。”

  “那么現在就出現了個問題,怪談協會剩下的三個人里,最多只有兩個是當初第三病棟的精神病。”

  陳歌已經獲得了很多關于怪談協會的信息,比如說會長的聲音他非常熟悉,是他曾經見過的人,又比如說十號認識他,對待他的態度非常模糊,立場不明。

  “偵查員跳樓的時候,最后說出的兩個字是門楠,難道怪談協會剩下的三個人分別是——吳非、韓寶兒和門楠?”

  想了想陳歌又否定了這個猜測,敵人的話不能相信,偵查員當時被怪談協會的人操控,他留下的信息很可能是為了混淆視聽。

  “不管偵查員說的是真是假,至少我能從他的話里得到個很重要的信息,那個操控偵查員的人清楚門楠的情況,如果不是對門楠知根知底,不會在最后關頭說出門楠這兩個字。”

  “吳非行蹤不定躲在城市最陰暗的地方,門楠則正好相反,過著和普通人樣的生活,隨時都可以找到,這兩個人都不是最好的突破口。”陳歌思索片刻,將韓寶兒當做自己的下個目標。

  “個個來,全部送進監獄,就不用去猜測會長到底是誰了。”

  蒙上被子,陳歌放空大腦,慢慢睡著了。

  早上點半,陳歌伸了個懶腰從床上爬起,他沖了個涼水澡,經過樓廁所隔間門的時候,心臟猛地跳。

  廁所隔間的門板上出現了條條很細的裂縫,就像是瞇起的眼睛,帶著惡意,窺伺著門外的世界。

  “晚上十二點的時候,又有東西在門后出現了,這些裂縫應該就是它弄出來的。”

  樓廁所隔間門被陳歌用木板釘死,很多天都沒有出事,他也慢慢放下心來,沒有再去管。

  無意間發現門上的縫隙后,陳歌心有了絲緊迫感:“門上縫隙分部十分均勻,表面光滑,這應該是種我從未見過的鬼怪。”

  門后的世界對陳歌來說還是太過神秘,他現在也不想招惹那些東西:“怪談協會掌握著關門的方法,門楠的主人格應該也清楚些秘密,現在我鬼屋的這扇門又出現了變化,看來關于第三病棟的任務不能再拖下去了。”

  走出衛生間,陳歌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

  九點鐘樂園開業,鬼屋門口的休息廳在短短二十分鐘內就被人擠滿,其還夾雜著好幾張熟悉的面孔,他們顯得十分興奮,不時和身邊的朋友交談,話語充滿了期待。

  “這應該就是每個鬼屋老板都想要看到的吧,自己的作品被認可,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參觀。”

  陳歌戴上了碎顱醫生面具,表情慢慢發生變化,恐怖屋能走到這天殊為不易,絕不能因為扇門毀掉之前積攢下來的口碑。

  “在三星恐怖場景活棺村試煉任務消失之前,定要把怪談協會打盡,從他們身上找出關門的方法。”

  滿含煞氣的陳老板帶給了游客們更優質的體驗,鬼屋里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整整天都沒有停過。

  下午三點鐘,顏隊又給陳歌打了幾個電話,當時正在鬼屋里追趕游客的陳歌因為太過投入,所以沒有聽見。

  直到營業結束準備卸妝的時候陳歌才看到,他趕緊給顏隊打了過去。

  “顏隊,兇手抓到了?”陳歌擦去臉上的妝容,讓徐婉先下班。

  顏隊沒有說話,半天才回了句:“第三個死者出現了,是臨江血防站的名職工,死狀和前兩名受害者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