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0章 畫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說完之后,許音慢慢從陳歌背后出現,人鬼同時朝那個老太太沖去。

  臉上的皺紋擠在起,老人看陳歌從304房間離開,進入了光線照不到的地方后,她干癟的嘴唇向兩邊翹起。

  可還沒等她露出笑容,先于陳歌,有個半身紅衣的男人突然沖了出來!

  “好疼!”

  滿身的傷口迸濺出鮮血,男人好像野獸般四肢著地,臉的歇斯底里!

  老人的笑容凝固在臉上,身體以種和年齡完全不相符的速度,化為道黑影朝樓下跑去。

  “你不是讓我跟你起走嗎!”

  碎顱錘重重砸在老人鬼魂剛才站立的地方,聲響傳遍了整棟樓。

  “今天,你們個也別想跑!”許音和陳歌前后追了過去。

  樓道里滿是腳步聲,節節臺階似乎永無盡頭,老人第次發現這樓道是如此的漫長,這應該是她度過的最驚悚的夜。

  樓道出口就在眼前,黑影玩了命的狂奔,她只是普通的鬼魂,看見半身紅衣的許音直接就被嚇住了。

  “站住!”

  陳歌在后面叫喊,許音的速度只比黑影快點,在黑影即將逃出樓道時,他抓住了黑影的條手臂。

  那黑影全身震,沒有絲毫的猶豫,斷開手臂,頭也不回的跑到了樓外面,消失在了黑暗當。

  “看來我以后還要鍛煉身體才行,跑的太慢了。”陳歌頗有幾分惋惜,他看向許音時,發現黑影斷掉的手臂已經消失不見,而許音身上的血跡似乎變多了點。

  “如果許音能成為紅衣也不錯。”陳歌幽幽的看著漆黑的小區:“既然被我遇到了,那我就不能坐視不管,等找到了抽屜,再去幫那個老人了卻執念。”

  叫上許音,陳歌回到三樓,他又撥打了介的電話。

  對方直沒有接聽,他又給對方發了幾條信息,詢問對方在不在,他想要當面“感謝”下對方的提醒。

  “為什么不接我電話?”

  陳歌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拖著碎顱錘進入304房間。

  “客廳和門口的臥室都查看過了,抽屜應該在最后那間屋子里。這些鬼怪百般阻攔,似乎很害怕我進入那里。”

  最后那個房間上了鎖,不過這對陳歌來說也只是錘的事情。

  “臥室門是從里面鎖上的,丟了只手的賭徒藏在里面?”

  將門砸開,折騰了小半個晚上,陳歌終于進入最后個房間當。

  臥室很小,巨大的書柜和工作桌占據了二分之的面積,剩下的二分之空間被個生銹的小冰箱和張破破爛爛的涼席占據。

  “涼席邊緣都磨爛了,看來屋主人經常使用這張席子,外面不是有床嗎?他為什么非要呆在這屋里?難道是怕鬼?”

  這房間的氣氛和外面完全不同,感覺不到什么異常,抽屜和衣柜也全都沒有被門板釘上。

  “工作桌和柜子塵不染,像是每天都有人在打掃。”陳歌看著整整齊齊的書架和各種雜物,心里忽然浮現出個很奇怪的想法:“感覺好像是鬼怪在幫忙打掃衛生,這屋子里的鬼有潔癖?”

  打開書柜,里面是各種和漫畫繪制有關的書籍。

  “《人氣漫畫素描技法》《如何畫出受歡迎的世界》《人體結構詳解》……這些書籍不太符合前幾位房客的身份,難道屋里還住過第四位房客?”

  陳歌把書籍放回原位,又在柜子下面找到了大堆廢稿。

  奇怪的是,這些廢稿上明明存在揉搓的痕跡,還有的已經被撕碎,卻又被人重新拼合,用膠帶點點粘貼好。

  “所有廢稿都保存了下來?”陳歌將厚厚的廢稿拿在手,隨便看了眼。

  白紙上的人物有些詭異,能感覺出來畫手在努力想要把人物畫的可愛些,畫的受歡迎點,但實際畫出的效果卻十分糟心。

  這個畫手絕對不是專業學習繪畫的,他畫的人物大多都是面癱,稍有幾個目光不那么呆滯的,表情還有些驚悚。

  能看得出來,畫家努力在學習,想要畫出受歡迎的漫畫,但他的審美似乎天生就和大眾不同,就算是臨摹別人的作品,也能把當紅人氣美少女畫出女尸的感覺。

  “能把每張畫都畫的這么恐怖,也算是種天賦了。”

  陳歌放下廢稿,在柜子角落里看到了個薄薄的黃皮筆記本,隨便翻了幾頁,本子上記錄了每周的花銷,以及屋主人每筆通過畫畫得到的稿酬。

  看了本子上的內容,陳歌臉上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嚴格來說漫畫家也算是304房間的租客,只不過他是跟別人合租,只租下了這間小小的臥室。

  他生活拮據,本身是漫畫愛好者,可翻遍了筆記本,這位漫畫家在小屋里住了三年時間,通過畫畫獲得的收入只有千二百元。

  其千元是唯的粉絲房東老太太資助的,剩下二百則是他跑天橋下面給人畫畫,結果把活人畫的跟死人樣,被追著打了好遠,警察過來協調后,打人者賠給他的。

  他純粹是靠著之前工作時的積蓄為愛發電,每個月吃住控制在四百元以內,他堅持的理念是,只要不死,總會出頭。

  這句話說得不錯,但有些殘酷的是,直到他死,他的漫畫都沒有被人接受。

  筆記本最后面是張折疊起來的報紙,在報紙夾縫報道了個年男人勇救落水兒童,自己溺亡的新聞。

  報道篇幅有限,上面甚至沒有提及年男人的名字。

  “這和那幾個鬼說的不太樣,304到底有幾任租客?”陳歌把所有廢稿放回原位,然后走到工作桌旁邊:“背對客廳,黑色手機里說的工作桌應該就是這張。”

  桌面上整整齊齊擺著很多繪畫工具,就好像隨時等待著他的主人回來使用樣。

  陳歌的目光慢慢移動,他看向工作桌旁邊的三個抽屜,抬手將第個抽屜拉開,里面放著畫筆和顏料。

  “應該不是這個。”陳歌又打開了第二個抽屜,里面是年男人收到的退稿信,整整塞滿了個抽屜,被畫家全部保留了下來。

  接著陳歌抓住了第三個抽屜,他用力拉,抽屜卻紋絲不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