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9章 你們這群戲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攝像機放在電視上拍攝,從這個角度拍攝到的畫面正好就是陳歌轉身看到的畫面。

  燈光忽明忽暗,蹲在電視機前,陳歌慢慢的出現了種錯覺,他好像不是在看錄像,而是在看自己身后的客廳樣。

  客廳的燈還在閃動,而現實當燈光閃動的頻率,好像漸漸和錄像當燈光閃動的頻率重疊。

  電視屏幕里燈光變暗的時候,客廳里的燈光也隨之變暗,要不了多久,它們又同時變亮。

  “錄像在影響現實?不對,是有鬼怪作祟。”陳歌沒有回頭,他雙眼緊緊盯著錄像那個慢慢打開的臥室門。

  每次燈光變暗的時候,臥室門都會向外打開幾厘米,當燈光第七次閃動的時候,陳歌看到縷黑發從臥室門后露出。

  “頭發很長,應該是個女人,她該不會就是第二任房主吧?”陳歌仍舊沒有回頭,他只是抓緊了手里的碎顱錘。

  在屋內燈光第次變暗的時候,那縷頭發被風吹動,有小半張臉開始往外伸。

  陳歌盯著錄像的臉,心里默數,每次燈光變暗的時間好像是固定的。

  錄像趴在臥室門口的臉向外傾斜,就快要露出來的時候,錄像和現實當的燈光突然同時熄滅了!

  “許音!”陳歌幾乎在秒之內做出反應,雙手握錘掄圓了朝身后砸去!

  碎顱錘砸在沙發上,陳歌雙眼掃視四周。

  屋內片漆黑,隱約有什么東西在移動。

  大概過了幾秒鐘,燈又亮了。

  現實的客廳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是臥室的房門卻打開了,就和錄像里播放的模樣!

  陳歌回頭看了下電視,屏幕上全是黑白雪花,錄像到此就結束了。

  踹開沙發,陳歌看著緩緩轉動的磁帶,等到許音的聲音響起時,他才慢慢朝臥室走去。

  木門半開著,地上還掉著幾根女人的頭發,陳歌將其撿起,用手揉搓。

  “你們這樣消磨我的耐心,小心我把火將你們全給燒了。”

  邁步向前,臥室要比客廳糟糕許多,衣柜上橫著釘了幾排木板,旁邊的床頭柜也被封死。

  “凡是能打開的家具全部被木板封上了,這些家具里到底藏著什么東西?那些錄像又是第幾任房客留下的?”

  看著滿屋子被木板封死的家具,陳歌產生了個想法:“拍下這些錄像的房客是不是通過錄像找到了鬧鬼的原因?所以才把抽屜、衣柜都給封上?”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這位房客應該是看到了鬼怪是從抽屜里從某件家具里爬出來,為避免這種情況再出現,所以他才把屋子里所有能夠打開的家具全部都給封死了。

  陳歌停在臥室央,他又想到了另個問題:“算上剛才那個女鬼,我共遇到了三個鬼,它們三個都能自由出入這房間,說明用木板封住家具這招并沒有奏效。也就是說屋主人很可能漏封了個抽屜,或者說這屋子里沒有被封的抽屜應該就是我要找的東西。”

  他把小小從口袋里取出放在臥室門口預警,自己揮動碎顱錘將抽屜和衣柜打開:“所有抽屜和衣柜都被封死了,我要找的抽屜在另間臥室里?”

  地上的小小身體向外,似乎是準備爬出去,陳歌將她撿起的時候,發現她的手好像指著門外。

  開始他也沒在意,經過客廳房門時,他無意的往房門外面掃了眼。

  304和305的房門都沒有關,在兩個屋子的燈光間,不知道什么時候站著個佝僂著背的老太太。

  她不言不語,面朝304房間,臉上的皺紋好像豆皮般,看著有些嚇人。

  身體僵在房門口,陳歌下意識的把碎顱錘往身后放了放。

  “阿婆,您是這里的租戶嗎?”陳歌的聲音依舊平靜,沒有太大的波瀾。

  老太太沒有回答陳歌,她的眼睛甚至都不在陳歌身上,而是看著那些被陳歌暴力撬開的抽屜。

  “天這么黑,您老要沒事就趕緊回家去吧。”大晚上的個老太太不聲不響的站在門外面,這絕對不正常,其實如果換是個年輕人在外面,陳歌不管他是人還是鬼早就錘掄過去了。

  “那些抽屜是你打開的?”老太太聲音沙啞,聽起來好像粗糙的樹皮在摩擦。

  “是的,我準備買下這兩間房子,現在正在整理這些家具。”陳歌目光盯著老人,如果對方有任何異動,他會毫不猶豫的叫許音出手。

  “你趕緊走吧,找個半仙幫你看看,說不定你現在已經被她給纏上了。”老太太話說半,朝樓下走去,她腳步很慢,走路顫顫巍巍的。

  “被她纏上?您倒是說清楚再走啊!”

  陳歌追到了樓梯上,那老人指了指304房間:“那房間之前住著位英語老師,長得很好看,說話聲音也甜,后來好像是情殺吧。被人分開裝進了抽屜里,過了很久才被發現,她怨氣很大,所有進入這房間的人都會被她纏上。”

  “英語老師?”陳歌覺得這老人說的有板有眼,可能沒有撒謊。但現在的問題是,大半夜的個詭異的老太太站在門口,這本身就是件很詭異的事情了!

  “阿婆,您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陳歌站在燈光下,沒有跟隨老阿婆下樓,又繼續問道:“能給我說說您是怎么知道這些東西的嗎?”

  “我住在旁邊那棟樓,被殺的英語老師就是我女兒。”老太太臉色變的非常難看,連聲音也有點陰森了:“你是第三個,她已經做過很多錯事了,我不想再看著她繼續這樣下去了。”

  “快走吧,千萬別在那兩個屋子里呆了。”老太太獨自向下,她走的很慢,就好像是在等待陳歌跟隨她起下樓。

  “可我還有個問題。”陳歌正要問問老太太,她女兒前面都害過誰的時候,手機上突然收到了條信息,正是介那個女人發來的。

  “你知道那個小區為什么家家戶戶到晚上,就不敢發出聲音,并且很早就關燈嗎?他們那個小區里有個老太太的鬼魂,經常會尋著光亮和聲響去找回家的路!”

  看完手機上的信息,陳歌再抬起頭,那個老太太停在樓梯拐角,臉上的皺紋擠在了起,聲音愈發怪異:“快走吧,跟我下樓,那房間很危險。”

  目光在手機屏幕、老人和兩個房間之間移動,陳歌忽然將背包扔在了邊,腦的推測慢慢成型:“個都不能信,也沒有信的必要。”

  他喚出許音,雙手握緊碎顱錘:“我只想取回自己的東西,對你們的故事沒興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