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8章 錄像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陳歌的直白讓電話那邊的女人猝不及防,她從沒想過有人會問這樣個問題。

  “請問你是鬼嗎?”

  陳歌又重復了遍,語氣平靜自然,聽著就好像是在詢問今天你吃飯了嗎樣?

  女人的呼吸變得急促,她莫名的感到陣煩躁,話筒里開始出現雜音,信號突然間變得很差。

  “你不回答那就是默認了。”

  陳歌拿著手機,身體斜靠在門上,不知道的人恐怕還以為他是在跟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打電話。

  “我……”電話那邊的女人想要說什么,但又覺得不合適,她完全弄不明白,對方究竟是出于怎樣的心態才會去問這么為難鬼的問題。

  個正常人,發現自己在跟鬼打電話,第反應不應該是尖叫著將手機扔到邊嗎?

  就算你舍不得扔手機,顫抖著手掛斷電話也行啊!

  為什么你不僅不害怕,甚至還要主動過來詢問?

  手機那邊的女人低聲念叨了幾句,通話突然斷。

  聽著手機那邊傳來的忙音,陳歌也不覺得意外:“看來是被我識破后惱羞成怒了。”

  他收起手機,站在漆黑的走廊上:“304房間有三個房客失蹤或者遇害,賭徒和銷售員我剛見過,扮演介的女人很可能就是第二任房主英語老師。”

  現在還不到午夜十二點,陳歌已經遇見了三個不同的鬼,他有預感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凌晨以后不知道還會遇見什么稀奇古怪的家伙,看來我要換種破局的思路了。”陳歌背上背包,提著碎顱錘走到304房間門口:“與其被人牽著鼻子走,不如直接點。”

  305房間的燈光映照在漆黑的走廊里,整個第三醫院家屬院當,只有陳歌這里的燈是開著的。

  “小區里的住戶大多集在前面兩棟樓上,最后這棟樓似乎是他們的個禁忌。”陳歌抓住304房間的門鎖,使勁晃動了兩下,銹跡脫落,門框輕顫。

  可能是因為多次發生過兇案,警方不止次暴力開鎖的緣故,鎖頭邊緣有明顯的撬別痕跡。

  “砸門太粗暴了,不是我喜歡做的事情,但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看準位置,陳歌掄起碎顱錘!

  “嘭!嘭!”

  連續幾聲過后鎖頭被砸歪,陳歌又把錘柄塞入門縫,硬將房門給撬開。

  “鬧出這么大動靜,小區里竟然沒有家敢吭聲,看來這幾只鬼平時沒少捉弄他們。”

  進入304,打開了客廳的燈,陳歌發現這房間很奇怪。

  沙發、餐桌這些家具都很正常,可凡是能打開的東西,比如抽屜和衣柜全都被木板封死了。

  “這才有點兇宅的樣子。”

  可能是線路老化、接觸不良的原因,客廳的燈忽明忽暗,讓人本能的覺得不安。

  走到屋子央,陳歌摸了摸沙發靠背,屋內許久沒有住人,但是卻塵不染,就好像直有人打掃般。

  “兩室廳,跟305房間布局樣,只不過家具要破舊許多。”

  陳歌走到鞋柜旁邊,看著釘在上面的木板,心里有些好奇:“為什么所有柜子和抽屜都被封住了?難道里面藏著什么恐怖的東西?”

  揮動碎顱錘,陳歌將鞋柜砸開,里面扔著幾雙鞋子,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東西。

  “是死者留下的?”

  皮鞋、高跟鞋、拖鞋胡亂塞在里面,陳歌傾斜柜子將那些鞋子倒出,他很驚訝的發現所有鞋子都被水果刀刺穿、劃爛。

  “刀痕?是房客做的?”

  從鞋子上找不到什么線索,陳歌又看向其他地方。

  客廳不大,連體沙發對面是個電視柜,有意思的是電視柜下面的抽屜也被木板釘住。

  “我抽取到的物品叫做打不開的抽屜,那是不是說明,只要我嘗試過所有抽屜,遇見打不開的那個將其帶走就可以了?”

  沒有人能給陳歌答案,他只能自己去嘗試。

  電視柜位置較低,陳歌費了好大勁才將上面的木板取下。

  “嘩!”

  拉開抽屜,里面盤盤裝在黑盒子里的錄像帶掉落出來。

  “錄像帶?這都是多少年前的東西了。”他從找出盤看起來比較新的,將其塞入電視下面的錄像機。

  插上電源,按下開關,在電視機啟動的瞬間,好像有道影子從屏幕上閃過。

  “是錄像里有影子閃過?還是剛才有東西從我面前跑過去了?”陳歌直保持著警惕,他很清楚,丟了只手的賭徒最后就逃進了304房間當,他現在可能就藏在這屋子的某個地方。

  錄像帶是很多年前的東西,畫質很差,電視機似乎也有毛病,屏幕不時會閃過白條和雪花。

  那么多年前的東西,能用已經是個奇跡了,陳歌并沒有在意那些細節,蹲在電視機前觀看起來。

  錄像帶記錄的就是這個屋子里的場景,畫面是完全靜止的,錄制視頻的人應該是將攝像機固定在了某個地方。

  “他在拍什么?”過了分鐘,電視畫面仍舊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陳歌等的有些不耐煩,他找到遙控嘗試著快進。

  視頻的前半部分都很正常,但后半部分就有些奇怪了。

  錄像帶的后半部分是在晚上拍攝的,畫面上的場景就和陳歌此時差不多。

  屋內開著燈,攝像機擺在了電視上,鏡頭對準客廳,正好能將客廳和旁邊幾個屋子的房門都給拍進去。

  “抽屜都是錄像帶,說明使用攝像機拍攝的人,是長時間對自己的屋子進行拍攝。”

  陳歌隱約明白了屋主人的用意,他應該是經歷了靈異事件,為了證明確定心的想法,所以才想用攝像機把切都給拍下來。

  “要不說好奇害死貓,發現這屋子不對勁不趕緊搬走,還留下來作死。”陳歌說完把復讀機抱在懷里,這才繼續觀看起錄像。

  畫質很差,當陳歌快進到錄像快結束時,成不變的畫面突然出現變化。

  錄像原本正常的燈光,開始變得和現實當樣,忽明忽暗,而且每當燈光變暗的時候,錄像里閉合的臥室門就會打開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