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89章 桃樹林里埋著尸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閃電劃過夜空,那瞬間的光亮將窗口的人頭映襯的更加恐怖。

  數只纖細的手臂伸著窗框,眼看去滿是手指,非常的嚇人。

  在這種關鍵時刻,氣氛緊張到極限的時候,陳歌卻在想另外個問題。

  “這女人的臉和范郁勾畫的那個蜘蛛怪物有些相似,看她年紀不大,完全符合江鈴姐姐的所有條件。”

  房梁發出輕響,木質墻壁不堪重負似乎快要傾倒,陳歌感覺整間木屋都在搖晃。

  蛛絲已經逼近,女人的頭擠入屋內:“救救我,救救我!”

  “我就是來救你的啊!”陳歌不敢再等待下去,唯恐場面失控,抓著碎顱錘大聲喊道。

  女人可能是第次聽到這個回答,她不再說話,繼續往屋子里鉆。

  血紅色的蛛絲粘黏在墻壁上,女人的臉越來越猙獰。

  “你是江鈴的姐姐,我們晚上見過面的!”

  女人聽見后無動于衷,好像完全不懂陳歌在說什么。

  “九江兒童福利院!想起來沒?”

  陳歌幾乎都要喊出許音的名字了,他忽然想起了件東西,伸手從懷取出了個塑料瓶。

  “這是你妹妹給我的!”

  塑料瓶里裝著個被踩扁的蜘蛛,從九江福利院離開時,江鈴把這具蜘蛛尸體送給了陳歌。

  房屋慢慢停止顫動,女人滿是眼白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塑料瓶,它沒有繼續破壞窗戶,與陳歌對峙片刻后,將頭伸了進來。

  女人的脖頸白皙光滑,非常的性.感,只不過長度是普通人的兩倍。

  陳歌擰開蓋子,單手拿著塑料瓶伸向女人,那恐怖的怪物情緒終于緩和下來,她閉上了嘴巴,若有所思。

  “我對你沒有惡意,只是覺得你和你妹妹很可憐,所以想要來幫助你。”陳歌悄悄關掉了復讀機:“你的妹妹告訴了我很多東西,我理解你的處境,也清楚你的痛苦,嚴格來說我們其實算是同類,我也有過類似不堪回首的絕望經歷。”

  這番話陳歌也對許音說過,是經受過實戰考驗的。

  他本身很不擅長處理人際關系,唯能做的就是換位思考,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考慮。

  人鬼隔著面墻,大眼看著小眼,氣氛愈發的詭異起來。

  “你的冤屈我來洗刷,你年幼的家人我可以代為照顧!”

  “想想我深夜個人冒雨進入大山,是為了什么?”

  “我只不過是想要圓了你妹妹的心愿,幫幫痛苦的你!”

  陳歌說到最后自己都信了,表情凝重,聲音里蘊含著幾分心疼。

  女人的腦袋慢慢往后縮去,她歪頭打量著陳歌,臉上表情少了幾分煞氣,多了幾分疑惑。

  “我可以助你放下執念,帶你離開這個痛苦的地方,為你尋找個新的庇護之所。”陳歌臉真誠。

  說了大堆,女人好像是被唬住了,她聽得也不是太明白,直到陳歌說要帶她離開時,她才本能的搖了搖頭。

  “你很愛你的妹妹,想要直守護在她的身邊,但是你知道嗎?就因為你的存在,你的妹妹被其他的孩子欺負,被當做病人和怪物,她無法回歸正常人的生活,無法真正的去愛,以及享受被愛。”

  “我可以體諒你、理解你,但是其他人不會,終有天,你會變成你最愛之人的噩夢!”

  “你愿意從你最愛的妹妹嘴里,聽到討厭你、厭煩你的話語嗎?”

  女人感覺今晚發生的事情跟她想象的不太樣,滿是眼白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轉動,她又次搖了搖頭。

  “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選擇,只是為了你好,告訴你個事實而已。”陳歌聲音喑啞,透著絲難言的滄桑:“你所承受的,和將來可能遭遇的痛苦,我都經歷過,如果有天你無家可歸,可以來找我。”

  接下來他又做了個極為大膽的舉動,把緊抓著碎顱錘的右手藏在身后,將自己的左手伸向女人。

  “我弟弟是你妹妹最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我們也交個朋友怎么樣?”

  他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隔壁房間傳來聲異響,好像是有人從床上掉了下去。

  女人的眼珠在眼眶瘋狂轉動,她看著陳歌伸向她的手,往后退了幾步。

  “我們也可以成為朋友的。”陳歌向前走去,女人的眼珠轉動的更加厲害,她張嘴朝門板上吐了道蛛絲,然后飛速竄入桃林當,消失不見。

  “等等!”陳歌把木床搬開沖了出去,可是已經找不到女人的身影了:“我還沒有說地址……算了,今天先在她心里種下顆種子,想要徹底讓她成為恐怖屋員工,還需要從她妹妹身上入手才行。”

  身后傳來房門打開的聲音,老大爺手提著燈,手拿著鋤頭,哆哆嗦嗦站在門口。

  他是真的怕了陳歌,大半夜撞了鬼不僅不害怕,甚至還意猶未盡的主動追出去!更過分的是臉上還帶著副惋惜的樣子!這高山流水覓知音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大爺,你剛直在旁邊偷聽嗎?”雨水打濕了陳歌的頭發,他回頭看了老大爺眼。

  那隨意的眼神卻讓老大爺心神狂跳,他想干什么?殺人滅口?話說他手里那個看就很兇的大錘子是從哪找到的?!

  “沒,我被你說夢話給吵醒了,趕緊回去睡覺吧。”老爺子抓緊了鋤頭,手背上浮現出條條血管,他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你不用再騙我了,這地方發生過兇案,家四口,夫婦兩個被毒殺,姐姐失蹤,我剛看到的那怪物應該就是姐姐。”

  陳歌略思索,又繼續說道:“她剛才跑進桃林里消失不見,而我第次見你時,你是在翻挖土地,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是在尋找她的尸體吧。”

  老爺子臉震驚,過了很久他才開口,聲音蘊含著絲愧疚:“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僅知道你在尋找姐姐的尸體,還知道她的尸體就在桃林心最高的那棵桃樹下面。”陳歌指著門板上的血紅色蛛絲,那是女人留下的記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