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7章 連影子都是愛你的形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看著陳歌好像變戲法樣,忽然從口袋取出個對講機,黃主管的后半句話直接卡在了嗓子眼里。

  “你是警察?”他反應慢了拍,當他意識到不妙的時候,陳歌已經收到了組組長李政的回信。

  “堅持住!馬上到!”樓下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行動組組長李政距離他們并不遠!

  黃主管臉色下變得很差,以前他創造怪談的時候,也有受害者想報警,但那些人報警都有個拿手機撥號的過程,誰能想到陳歌毫無征兆的就從懷里掏出了個對講機。

  再說這跟他之前表現的氣質完全不同啊!

  仇怨、尖叫、恐懼是厲鬼最好的食物,為了不被身上的鬼物反噬,逼著也要去做些殘忍恐怖的事情,這點黃主管深有體會。

  可眼前這個人,以己之力供養了三只厲鬼,其還包括最頂級的紅衣,按照怪談協會里的標準,這人手上的人命絕對不下十條!

  但就是這樣個雙手染滿鮮血的屠夫、殺人狂,竟然在最關鍵的時候選擇了報警!

  甚至用的還是警用對講機!

  怒火翻騰,黃主管知道今晚的事情大條了,就算擊殺陳歌,明面上的身份也無法繼續使用。

  “都是因為你!”

  城市陰影當的事情,就要用陰影里的規則來解決,這是約定俗成的規矩,但誰也沒有想到,他們之出現了個“叛徒”!

  血臉的反應要比黃主管激烈許多,血絲編織的臉朝著陳歌撲來,在撲過來的過程,五官已經變得和陳歌有九分相似。

  “又是這東西。”

  陳歌握緊對講機砸向那張血臉,但是他用盡全力揮擊的手臂卻從血臉當穿過,根本碰不到對方。

  “殺了你,或者短時間操控你的身體,我還有機會蒙混過去。”黃主管的身份只有陳歌個人知道,只要讓血臉鉆進陳歌的腦海里,讓他永遠的閉嘴,黃主管就把握為自己開脫。

  血臉貼近,在快要觸碰到陳歌的臉時,他的瞳孔好像夜貓樣,突然縮成了條狹窄的縫隙,散發出股逼人的寒意。

  “陰瞳!”

  大概只讓血臉停留了半秒鐘的時間,陳歌雙腿蹬地,身體前沖,做出了個瘋狂的舉動。

  他低著頭撞向黃主管,兩人同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手臂被擦傷,疼痛從各處傳來。

  不過讓陳歌感到奇怪的是,疼痛感只出現了會就消失了。

  等視線恢復后,陳歌跳起來準備朝樓下跑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關節被層黑發包裹。

  “張雅?”

  除了點皮外傷,陳歌完好無損,和他形成鮮明反差的是被黑發拖回樓上的黃主管。

  血臉讓黑發刺穿,黃主管神智不清,身體被勒的變了形。

  茫然扭頭,陳歌站在22樓拐角向上看去,身穿紅衣的張雅安靜的站在23樓,她身后的黑發當捆綁著連體紅衣怪物、血臉和瘦長鬼影,占滿了整個樓梯間。

  紅衣如血,腳下是不斷蔓延的黑發,個個丑陋、恐怖怪物在其尖叫哀嚎,最后被慢慢碾碎吞沒。

  老實說,看到這場景,陳歌有點心慌。

  腳步邁出,張雅朝陳歌走去,刺骨的寒意和濃重的血腥味沖擊著陳歌的感官。

  張雅身上好像又出現了某種變化,她應該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低垂著的頭向上揚起,黑發滑落,張雅的臉停在陳歌鼻尖幾厘米遠的地方,她看著陳歌的眼睛,蒼白、毫無血色的手拿著個很普通的木盒。

  “給我的?”

  陳歌開口,就感覺冰冷的氣息涌入身體,他接過木盒向里面看去。

  那片深黑色的血漬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個丑陋畸形的人偶。

  “毀容臉!”

  人偶就是毀容男人體型縮小十幾倍的樣子,他的口罩被摘去,五官除了眼睛外,其他的都被傷疤磨平,他沒有鼻子和嘴唇,就像是噩夢的魔鬼樣。

  “你把他做成了玩具?!”

  盒子里的毀容臉只是個被抽離出身體的靈魂,猙獰的臉左右晃動,陳歌能感受到從它身上散發出的邪惡氣息。

  當初張雅對待朱秀,就是將其靈魂抽出,做成了玩具。

  看著盒子里掙扎的毀容臉,陳歌汗毛豎立,這是他人生收到過的第二驚悚的禮物,至于排在第的,就是初遇張雅時的那封情書。

  “謝謝,我……很喜歡你的這件禮物,你是第個送我禮物的女孩。”

  聽到陳歌的回答,張雅移開了視線,她的頭向下低垂,不想讓陳歌看到她的表情,但是陳歌能感覺的到,她似乎心里有絲開心。

  黑發纏繞,陳歌幾乎不敢相信,他們在22樓“友好交談”的時候,23樓的黑發正在殘暴吞食著那些恐怖的怪物。

  蔓延在23樓的黑發朝著張雅涌來,陳歌甚至在其看到了許音殘缺的身體。他張大了嘴巴,趕緊臉“開心”的對張雅說道:“等等!喊‘疼’的小哥和那個校服女孩是我們自己人,千萬別誤傷啊!”

  很好的氣氛被破壞,張雅再抬起頭時,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許音和筆仙被剔除出去,黑發碾碎了其他的鬼怪,染上了大片的血紅。

  黑發收回,張雅的身體輕微搖晃,好像有些困了。

  她抬頭深深的看了陳歌眼,從陳歌身邊走過,消失不見。

  陳歌后背冰冷的感覺并沒有因為張雅離開而散去,就好像有雙充滿怨念的眼睛正在背后盯著自己。

  過了兩分鐘,直到樓下傳來李政他們的叫喊聲,那股寒意才消失。

  陳歌渾身僵硬,他下坐在地上,將嚴重受傷的許音和筆仙收回,又將那個奇怪的木盒塞進口袋里。

  張雅送給他的禮物個比個驚悚,先是鬼魂做成的糖果,現在又多了個用兇徒靈魂做成的“玩具”。

  “我知道她是出于好意,被個女孩老這么送禮物我也挺不好意思,關鍵是這禮物……”陳歌苦笑著回頭看向身后,借助手機的亮光,他很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影子并不是自己的模樣!

  淡淡的亮光照在自己身上,映照的出黑影卻是個長發女人的外形!

  陳歌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改口:“關鍵是這禮物太貴重了!從來沒有個女生對我這么好過!這份感動我可能會銘記輩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