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6章 就差一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被紅衣厲鬼盯著,毀容男人感覺到了絲壓力。

  與黑發當那個充滿怨恨和憎惡的眼神比起來,他的變態和殘忍不值提,他感受到了對方滿滿的惡意。

  “攔住她!”

  兩個紅衣男孩操控血絲試圖阻攔張雅,可黑發宛如大潮席卷,它倆也僅僅只能做到自保。

  “廢物!”毀容男人外貌恐怖怪異,他本身的實力遠遠不足以和張雅匹敵,他主要依靠的是那兩個用自己孩子靈魂做成的紅衣男孩。

  被自己的父親訓斥,兩個腦袋畸形的男孩驚聲尖叫,腫脹的腦袋崩散出條條血絲,用身體攔住張雅的路。

  在黑發的沖擊之下,兩個紅衣男孩的身體次次被碾爆,血絲從黑發滲出,它們身體復原的速度越來越慢。

  “不可能有這么強的紅衣!她到底吞吃過多少厲鬼?!”

  毀容男簡直不敢想象,籌劃了這么久,聯合幾名會員同出手,竟然還會被壓制!

  眼產生絲懊悔,他看著兩個男孩次次被擰爆,心在滴血。

  “就差點……”

  3239和對面的兩個房間里全都布置好了殺局,只要陳歌踏入其步,他就能瞬間將其殺掉,根本不給他開口呼喚鬼怪的機會。

  在紅衣男孩第五次被擰爆的時候,毀容男人臉上的疤痕劇烈顫動,心浮現了種很多年都沒有出現過的情緒——恐懼。

  毀容男人五指抓住了自己的胳膊,手指直接挖入疤痕當,血染紅了指甲:“真是糟糕的體驗。”

  疤痕被抓破,血向外滲出,毀容男人似乎在這個時候犯病了,他的手不斷用力:“怎么辦?怎么辦?該怎么辦!”

  兩個紅衣男孩次次被擰爆,又次次重聚再次撲上,它們用盡了切辦法,但是仍舊無法阻攔張雅的腳步。

  靠近了!

  血液順著指尖滴在地上,毀容男人終于萌生了退意,他怨毒的看著遠遠躲在張雅身后的陳歌。

  “看來只能犧牲那件東西了。”手指從胳膊的傷口拿出,血絲在空劃出道軌跡,他從口袋里拿出個木盒,盒子內壁里殘留著片烏黑的血漬。

  在場幾只厲鬼都有失控的跡象,那血漬似乎對它們有莫大的吸引力!

  毀容臉在暗下達了什么命令,然后拿著木盒,舍棄了兩個紅衣男孩朝走廊另側跑去。

  黑色長發在地上的爬動,張雅目光透著絲貪婪,就仿佛個暴食癥患者看到了最喜歡的食物樣。

  在第七次擰爆兩個紅衣男孩之后,張雅失去了耐心,身后所有的黑發瘋狂朝毀容男人涌去。

  兩個紅衣男孩炸裂的血絲散落在地,化為細小的血珠,用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張雅身后的方向挪動,它們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兩個男孩炸裂開的血絲匯聚在了起。

  個好像連體嬰兒般的怪物繞過了張雅的黑發,在血絲重生。

  “不好!”

  陳歌沒有任何猶豫撒腿就往身后的樓道跑,毀容臉孤注擲,用自己充當誘餌也要創造機會殺了陳歌!

  “我們,找到你了!”連體怪物爬向陳歌,速度快的驚人。

  陳歌嚴重低估了紅衣的恐怖,這個怪物被張雅的黑發限制,根本沒有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以它可以多次化為血絲重生的能力,再加上超快的移動速度,如果陳歌單獨遇到它,生還的概率基本為零。

  “許音!陳雅琳!”

  現在已經到了拼命的時候,陳歌將能呼喚的鬼怪全部喚出,為自己爭取時間。

  狹窄的樓內里個臉色青紫的女孩和個半身紅衣的男人同時出現,橫攔在連體怪物身前。

  可讓陳歌沒想到的是,那連體怪物根本無視了許音和筆仙,布滿血絲的手指好像尖錐般劃過筆仙和許音的身體。

  傷口崩開,許音被撞倒在地,條手臂也被撕扯掉。而筆仙在血絲觸碰到的瞬間就遭受重創,身形變淡,變得虛幻。

  不過連體怪物的目標并不是它們,重創兩鬼之后,它速度不減,直奔陳歌而來!

  身上已經沒有其他的鬼物,陳歌頭次覺得自己鬼屋的員工實在是太少了。

  那連體怪物的兩個頭顱散發著惡臭,醬紫色的臉上五官移位,歪斜的嘴巴已經張開,和整張臉不成比例的眼睛緊盯著陳歌。

  “抓住你了!”

  在兩者距離只剩下兩米遠的時候,連體怪物速度突然變慢。

  它外凸的眼珠向側轉動,那個斷了條手臂滿身傷口的男鬼,正用僅剩的只手死死抓住它的小腿!

  鮮紅色的小手刺入許音手臂當,連體怪物將許音從地上挑起,想要將它撕成兩半。

  身體被割裂,快要從分開,被最愛之人留下的傷口又次迸濺出鮮血。

  “好疼,好疼啊!!”

  半身紅衣的許音沒有在乎快被撕開的身體,用盡全力咬向連體怪物。

  厲鬼之間的廝殺殘忍到了極致,陳歌清楚許音現在絕對不是紅衣的對手,他只是在為自己拖延時間。

  “馬上與警察匯合!”朝著走廊出口狂奔,快要靠近樓道口時,個戴著眼鏡的男人從樓下跑了上來。

  當陳歌看到他的臉時,心臟咯噔跳。

  來的不是警察,而是芳華苑小區的黃主管。

  “發生了什么事?快跟我來!”黃主管喘著氣,手扶著欄桿,朝陳歌伸手,似乎是準備帶著陳歌逃跑。

  看著那只伸向自己的手,陳歌遠遠避開。

  在自己進入怪談協會的那夜,黃主管也在三號樓當,他下樓之后正好看到黃主管在訓斥小顧。

  另個疑點就是電梯上多出來的那個數字,個并不存在24層,這件事作為物業黃主管肯定清楚,但是物業方面并沒有做出任何應對,其實刪去那個數字并不需要花費多大的功夫。

  再加上怪談協會在小區內聚集,但是監控上卻沒有他們之任何個人的視頻,定是有人在暗動了手腳,如此想來,怪談協會里的某個成員很可能和芳華苑小區有關。

  看到陳歌懷疑的目光,黃主管知道自己可能被發現,他撕下了偽裝,慢慢轉身露出了腦后由血絲構成的臉。

  “我不想這樣,但身不由己,加入協會后,我已經也成了怪物……”

  趁著黃主管感慨的時候,陳歌拿出顏隊交給他的對講機,按下按鍵,大聲喊道:“23樓!四名兇犯全在23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