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1章 在不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簡單將鎖頭安裝好,陳歌和小顧拖著怪談協會成員回到樓,將他們鎖進了化妝間里。

  “老板,就這樣關進去安全嗎?”小顧晃了晃門鎖:“我的意思是用不用拿繩子給他們捆上?”

  陳歌明顯感覺到了顧飛宇的進步,他將身上的碎顱醫生制服脫下遞給小顧:“不用管了,你穿上制服回三樓的場景里,游客該等急了。”

  “沒問題,交給我吧。”

  這次小顧沒怎么拒絕就換上了碎顱醫生制服,表現的很積極,跟早上過來時判若兩人。弄得陳歌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被怪談協會的鬼怪附體了。

  “奇怪,你之前進鬼屋場景就跟上刑場樣,怎么現在變化這么大?”

  “有嗎?”小顧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穿著碎顱醫生套裝,做出這樣的動作,帶給陳歌種嚴重的違和感:“其實我開始認為鬼屋就是往死里嚇唬人,覺得靠這樣掙錢很不好,但后來看到你勸和那對情侶后,我突然覺得咱們鬼屋有時候也挺溫馨的。”

  “看來你直對鬼屋存在誤解,恐懼能讓人卸下平日里厚厚的偽裝,在這里只需要放開顧慮,盡情尖叫就可以了。”陳歌本正經的說道:“快節奏的生活,各種不得不面對的壓力,在這座城市里,總要有個地方可以供人肆無忌憚的宣泄才行。你以為我們是在靠嚇人賺錢,其實不然,我們只是在為他們麻木的心靈增添活力。”

  拍了拍顧飛宇的肩膀,陳歌臉上露出宛如初陽般溫暖的笑容:“用盡全力去帶給游客驚嚇吧,剛才那對情侶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輕易得到的沒有人會去珍惜,所以只有在最深的絕望當,才有可能遇到最美的意外。”

  “恩!”聽完陳歌的話,顧飛宇重重的點了幾下頭,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工作十分神圣:“我定會認真扮演好自己角色!”

  “加油。”看著顧飛宇充滿干勁的樣子,陳歌頗為欣慰:“年輕人就是比較熱血,對了,你把我的號碼設置成鍵撥號,在鬼屋里遇到了什么無法解決的事情,立刻向我匯報。”

  “好。”

  情侶吵架對陳歌來說只是個插曲,讓他沒想到的是通過這個小插曲,竟然讓顧飛宇徹底認同了鬼屋。

  當然,小顧認同的是陳老板為他“描繪”出的那個鬼屋。

  掀開厚厚的門簾,陳歌走出恐怖屋,休息廳里坐滿了等待的游客,宣傳效果好的令人吃驚。

  很多等不及的游客也開始參觀其他項目,人來人往,雖然還無法和新世紀樂園巔峰時候相比,但已經讓樂園的工作人員們很滿意了。

  大家久違的忙碌了起來,這座修建了十年的樂園重新煥發出活力。

  再次失去了兩名成員以后,怪談協會也沒有繼續去試探陳歌,可能他們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這樣試探下去,要不了幾天,估計整個協會就沒有會員了。

  晚上六點半,鬼屋門口的游客數量依舊很多,但是考慮到安全原因,陳歌停止接待游客。

  樂園開始清場,七點鐘游客們才陸陸續續的離開。

  今天的游客量破了新世紀樂園近半年來的記錄,午的時候徐叔就被羅董叫走,他們似乎開始商討下步的宣傳計劃。

  “辛苦了兩位!”

  關上防護欄,陳歌清點了下今天收入,上支付和現金加在起將近萬五千元。

  這個數字比想象少了點,主要原因是陳歌為了保證游客體驗限制了每次進入的參觀人數。

  冥婚場景次最多只能進去四個人,午夜逃殺的人數上限是七個,暮陽學場景最后由于游客呼聲太高,同批次進入的人數上限調高到了十二人。

  前兩個場景二十分鐘場,反倒是暮陽學因為場地太大,次進入游客數量多,參觀時長平均下來需要四十分鐘。

  賺錢的效率低了點,但是好評率卻持續走高,越來越多人開始主動幫助陳歌宣傳,發動態和微博,向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安利恐怖屋。

  這是個良性循環,普通的鬼屋因為場景有限,新鮮感過,游客數量會逐漸下滑,但是陳歌的鬼屋因為恐怖場景分級制服存在,只要他能不斷保證有更恐怖的場景出現,來他鬼屋參觀的游客只會是越來越多。

  對他來說,好的口碑,要比時的利益重要許多。

  營業整天,只有隊人找到了十個校牌,這隊人里包括九江醫學院與楊辰起來的學生,還有之前嘗試過的路人。

  陳歌詢問他們是否繼續挑戰下個場景,那隊被摧殘的不成樣的游客都很果斷的拒絕了。

  天的營業圓滿結束,等徐婉和小顧離開后,陳歌又用手機給他倆轉賬了兩筆獎金。

  處理完所有瑣事,陳歌打開了化妝間的門,魏五和孔祥明已經醒了過來,只不過共生的鬼怪消失后,他們的神智也受到重創,看起來癡癡傻傻,好像什么都記不清了。

  將兩人弄出鬼屋,陳歌帶著他們親自去市分局尋找顏隊。

  小顧在馬路上溜達,不時摸摸自己的臉,戴了整天的面具,現在就算取了下來,還是感覺臉上好像貼著什么東西樣。

  “晚上住哪呢?跟黃主管鬧翻了,再回保安宿舍不太好,陳哥幫了我那么多,找人家預付工資又實在張不開嘴。”

  他雙手插在口袋里,正在苦惱的時候,手機收到了條轉賬信息。

  “陳哥給我的獎金?我這才來第天。”小顧看著手機上的百元轉賬信息,這個錢足夠在九江西郊租個還算不錯的房子。

  他想起了自己剛到保安隊的遭遇,有了對比后,小顧心里更加感動。

  “陳老板真是個好人!”

  收起手機,小顧朝著芳華苑小區保安宿舍走去,他準備收拾收拾東西,明天就搬出去住。

  晚上點小顧才回到芳華苑保安租住的宿舍樓,進門就看到黃主管擺著張臭臉站在屋子里。

  “跑哪去了?”穿著西裝,皮鞋擦的锃亮,黃主管好像從開始就有點看不起顧飛宇。

  “我正想找你呢,我已經找到新工作了,明天就從這里搬走。”顧飛宇本身脾氣就犟,說話也很直接。

  老王也在寢室里,他趕緊走過來,拽住了顧飛宇,低聲對黃主管賠不是:“你別往心里去,小顧不懂事。”

  他瞪了顧飛宇眼:“你這個脾氣怎么就不知道改改?”

  “不用改,我這廟小,容不下這尊大佛。”黃主管把手里的張紙放在桌子上:“你就是不出去找工作,我也不會留你了,填完這張表,明天就給我滾蛋。”

  推開老王,黃主管走到門口又停了下來:“還有件事要通知下,老王,他是你介紹來的。這小子私自曠工扣的錢,還有去醫院急救室的治療費用,全部要從你的工資里扣。”

  “這跟王叔有什么關系?你扣我工資就行了。”小顧強忍著說道。

  “扣你的工資?你來的時候簽的合同上寫的清清楚楚,滿個月才算轉正,現在你不夠時間就擅自離職,真當合同就是張廢紙嗎?你再算算你在這不到個月的時間內闖了多少禍?”黃主管頭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還想要工資?做夢呢?”

  顧飛宇轉過身,他想要狠狠的揍黃主管頓,但是被老王攔住了。

  “忍時風平浪靜,退步海闊天空。”

  “叔,他不給我工資真的沒事,我氣的是他把那些罰的錢讓你出!”

  “多大的人了,還這么沖動。”老王讓顧飛宇坐下,自己去把寢室門關上:“現在掙錢不容易,給叔說說你找到什么工作了?要是待遇好,叔也過去幫忙。”

  老王是放心不下顧飛宇,怕他被騙,所以婉轉的想要探探顧飛宇的情況。

  提到新工作,小顧的氣才慢慢消去:“我在鬼屋里給人當演員,就是扮鬼嚇唬人,老板特別好,今天第天上班就給我發了紅包。”

  “是嗎?”老王有些疑惑:“你這孩子老實,去人家那里工作最好留個心眼,不要給人家惹麻煩,也要小心遇到騙子。”

  “不會的。”

  老王不放心的說了很多,快點半時才換上保安制服,準備出門。

  “叔,我記得今天白天就是你上班啊?晚上你咋還去?”

  “小區里最近剛混進來過殺人犯,現在人心惶惶的,夜班個人不太夠。”

  “要不我替你個晚上吧!”小顧心里很是愧疚,如果不是他,老王也不會被罰錢。

  “你好好休息,明天上班給人家留個好印象。”

  老王拿著保溫杯出門了,走到半又跑回來交代了句:“新工作要是干著不習慣,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在這片還是有些人脈的。”

  “放心吧,那工作再累,也比當保安強幾萬倍。”

  “臭小子。”

  老王搖了搖頭,這次是真的離開了。

  他慢慢悠悠的來到芳華苑小區后門,跟交班的保安聊了幾句,然后個人守在后門的保安亭里。

  值夜班的保安有兩個,前后門各個,互相也碰不上面。

  夜色越來越深,本來就很少有人經過的后門,現在變得更加冷清了。

  最近剛出現過殺人犯混進小區的事情,老王不敢松懈,坐在窗邊,不時抬頭看著小區后門。

  上了白天班,再加上年齡也大了,沒過多久老王就趴在了桌上。

  晚上十點左右,木桌上的手機突然發出聲響,老王下從夢驚醒,他拿著仿制警棍朝四周看了看,昏暗的路燈下,個人都沒有。

  “嚇我跳。”

  老王打開保溫杯喝了口熱水,看向自己手機,微信上收到了條信息。

  他年齡比較大,平時也不怎么玩微信:“這是誰給我發的信息?”

  對方的動態禁止外人瀏覽,老王看了看那人的名字和頭像,實在想不起來這個微信好友是誰:“我微信里除了家人、塊出來的工友,好像就剩下小區里幾個比較熟悉的業主了。”

  雙手捧著手機,老王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對方是誰,總覺得應該是熟人。

  他把手機放在桌上,想用語音輸入,但又覺得大晚上不太禮貌,干脆兩只手齊上慢吞吞的給對方回了句。

  “在,請問你有什么事嗎?”

  等了幾秒鐘,對方發來了新信息。

  “我是三號樓二十三層的住戶,我對門那家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家里孩子直在哭,但是卻沒聽見大人的聲音,你快叫人來看看。”

  孩子在哭?三號樓二十三層?

  老王看見這幾個詞,覺得應該是業主發來的信息,因為之前也有過類似的情況。

  “好,我馬上就到。”

  出于謹慎,老王給正在前門值班的保安發了信息,然后又給黃主管打了電話,不過黃主管并沒有接聽。

  “又是三號樓,這樓怎么這么多事?”

  老王拿起仿制警棍跑到三號樓里,他聽說過關于三號樓電梯的傳說,不過信息上說出事的是二十三層,時間緊迫,走樓梯肯定來不及。

  “還是等等和老魏起坐電梯上去。”

  老王站在電梯口等前門保安過來,可這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

  “在。”

  “那小孩哭的更厲害了,真可能出事了!你們人呢?”

  看著手機,老王按動電梯按鈕,電梯正好停在樓。

  “別急,我馬上到。”

  進入電梯,看著銀灰色的電梯門慢慢合上,老王心跳越來越快,處于密閉的環境當,他感覺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顯示屏上的數字很快變成了“23”,電梯門朝兩邊緩緩打開。

  漆黑的樓道里異常安靜,老王小心翼翼的走出電梯。

  他打開手電筒,光亮非但沒有帶給他安全感,反而讓他覺得更加不安。

  “我已經到二十三層了,你報下房間號吧。”

  壯著膽子,老王點點挪入黑暗當,他借助手電筒的亮光掃過個個房間,感覺往里走了很遠才找到3239房。

  “沒有哭聲啊?”

  他貼在門上聽了會,3239房內非常安靜,根本沒有孩子的聲音。

  “惡作劇?還是已經出事了?”

  老王不是太確定,他拿出手機,正要去詢問對方,結果那個人又給他發來了信息。

  “我已經到3239房,你是不是搞錯了?”打字太慢,老王直接發了語音。

  可是他這邊語音剛發出去沒多久,他自己的聲音就在身后響起。

  “有人?”

  慢慢轉身,老王看到3239對面房間的門打開了半,有個慘白的身影拿著手機蹲在門口。

  十點十五,小顧正準備睡覺,手機忽然震動了下。

  他打開看是老王發來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三個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