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0章 你是來競選會長的嗎?(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四號,在你講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句。”

  餐桌右邊坐在第個的男人扭頭看了陳歌眼:“你在這里講述的所有故事必須是真實的,我們有自己的方法可以驗證,如果你是在虛構編造,那么就要遭受相應的懲罰。”

  “規則我懂。”

  “開始吧。”

  陳歌想了會,準備講述他的第個故事。

  “這是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真實事件。”

  “我的朋友姓王,他很愛他的妻子,可是他的妻子卻在幾個月前離奇失蹤。”

  “他報了警,滿大街的尋找妻子,將手里的尋人啟事貼遍城市的每個角落。”

  “所有人都覺得他很可憐,協助他的警方走訪調查后也發現,他非常疼愛自己的妻子,幾乎是到了寵溺的地步,所以很理解他的做法。”

  “不過同情歸同情,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童話。”

  “尋找了半年時間,他的妻子仍舊杳無音訊,警方早已放棄,按照失蹤人口來對待,唯有他還在堅持尋找,這似乎成了他活下去的唯動力。”

  “他白天很早就出門,拿著尋人啟事外出,直到深夜才回來。”

  “直重復了很久,直到某天,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突然收到了自己妻子的信息。”

  “救救我……”

  “是從妻子的手機發來的,只有三個字,但是卻讓他感到無比的恐懼!”

  “在他心里埋藏著個從來沒有跟外人說過的秘密,其實他妻子的失蹤是他手造成的,他殺了自己的妻子,將其藏了起來。”

  “他每天外出尋找,讓自己精疲力竭,只是為了麻痹自己,減輕心對妻子的愧疚。”

  “可是他沒想到已經死亡的妻子,竟然真的回了信息。”

  “他慌慌張張把老宅隔板夾層里的妻子取出,開車將其埋在偏遠的郊區。”

  “本以為這件事就此可以終結,誰知道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每當他從睡夢醒來,他妻子生前的衣物都會出現在他的床邊,就好像他妻子晚上曾經來過樣!”

  “他親手埋下的人,怎么可能會回來?”

  “醒來后,他帶上工具又前往郊區,將妻子送到更遠的地方。”

  “可是不管他怎么去做,每當他醒來后就會發現,妻子的東西總是莫名其妙的出現。”

  “他的妻子似乎活了過來,等到他睡著后就會跑到他的身邊。”

  “他越來越害怕,手機里也總能收到自己妻子的信息,可對于這些信息他點印象都沒有,全都是在他睡著以后發送過來的。”

  “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有時候他早上醒來的時候,甚至還會發現自己竟然穿著妻子臨死時的那套衣服。”

  “他快要崩潰了,覺得問題還是出在自己妻子身上,他驅車趕往埋葬他妻子的地方,最后次搬動自己的妻子。”

  “為防止妻子晚上再回來找他,他想出了個非常瘋狂的辦法,他將自己的妻子砌入座廢舊老宅的墻體當。”

  “看著妻子和墻壁融為體,他松了口氣,覺得自己的妻子終于不會再來找他了。”

  陳歌說到這里戛然而止:“我的故事講完了。”

  “完了?”餐桌兩邊的人正聽得投入:“后面呢?你朋友最后怎么樣了?”

  陳歌講述的是王的故事,他很想說我的“朋友”最后遇到了我,現在正在警察局里。

  “你這個故事沒有講完吧?”坐在左邊第個的男人有些煩躁。

  “我知道的只有這些,再往后講就是編造。”陳歌改變了聲音,聽著感覺有些滄桑。

  故事聽到半沒有了,餐桌左邊第個男人和其他人交換了下眼神,他們起看向左邊第五個人。

  那人全身籠罩在黑袍里,絲皮膚都沒有外露,非常的神秘。

  察覺到其他人的目光,左邊第五人淡淡開口:“我有點看不透他,不過他的這個故事應該是真的。”

  “很不錯的故事,但是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左邊第個人將左手放在了桌子上,這似乎是他們表決的方式。

  剩余九人有人都將左手放在桌上,唯有那個喜歡陳歌面具的男人沒有表態。

  “票棄權,九票同意,看來今晚的主食已經確定了。”左邊的男人陰測測的笑了起來,其他幾人看向陳歌的目光也都不懷好意。

  陳歌在心底呼喊張雅,仍舊沒有回應,他感覺如果自己再不做點什么,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你們別著急,這只是我的第個故事。”陳歌非常冷靜,臉上的人皮面具扭曲出個丑陋的笑容:“我說過,我還有很多故事。”

  本來前面的三個新人都松了口氣,聽他這么說又緊張了起來。

  “很多故事?”那個喜歡他面具的男人打量著陳歌:“怪談協會的規則是,講夠三個完全真實、被大家認同的怪談,就可以提出個請求,或者選擇退出。如果你能再給我們講述兩個真實怪談,說不定我們會對你有新的看法。”

  他的說法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肯定,唯有右手邊第個的男人稍有遲疑:“十號,你似乎很看重這個新人?”

  “我只是覺得他很有意思。”

  餐桌兩邊的黑袍人似乎也有各自的數字編號,他們從來不叫彼此的名字,連代稱都沒有。

  “完全真實的怪談可不是那么容易講出來的,普通人經歷到兩次,恐怕就已經崩潰了。”左邊第個的男人收回了自己的左手:“希望他沒有犯傻去編造。”

  幾個黑袍人的交談,陳歌沒有去打斷,他本來就是在拖延時間。

  “講講你的其他故事吧。”

  “我的第二個故事,仍舊是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真實事件。”

  陳歌先講述了小男孩范郁目睹父母墜井,和兇手姑姑以及屋子鬼魂住在起的故事。

  接著又講述了筆仙和抑郁癥女孩的故事。

  他發現張雅還是沒有蘇醒,為了拖延時間,他把門楠副人格總是在夜晚夢見自己洗頭,怪物點點靠近的故事也講了出來。

  最后他又站在許音的角度,講述了深愛個女孩,結果慘遭酷刑的故事。

  幾個故事完全真實,全部講完后,在坐的各位協會成員個個都不說話了。

  這是種怎樣的人生體驗?

  朋友不是瘋子就是變態,隔幾年還總會慘死個,最重要的是他們個個都出事了,這家伙還生龍活虎的跑這講故事,難道他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