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6章 四個新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電梯最后次打開是在十二層,正好是大樓間。

  “游戲結束了,可是第24層還是沒有出現。”

  銀灰色的電梯門正對漆黑的樓道,陳歌站在里面取出了怪談協會的宣傳單。

  “樓對應著二十三樓,二樓對應著二十二樓,整棟大樓是單數層,十二樓在正間,沒有對應的樓層。”

  想了半天,陳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成功了沒:“難道是因為被老人看見的緣故?所以失敗了?需要再重新嘗試遍嗎?”

  今天就已經是星期三了,夜色深沉,個人呆在電梯里看著外面黑漆漆的樓道,陳歌也覺得有些不妥。

  “電梯顯示屏上有24這個數字,但是控制面板上卻沒有對應的按鍵,這是安裝工人的失誤,還是有意為之?”

  陳歌不甘心就此離開,決定親自去頂樓看下。

  他按下了二十三樓的按鈕,電梯再次開始向上升。

  數字不斷發生變化,間再沒有停止。

  陳歌看著顯示屏,當數字從22變為23的時候,他忽然發現電梯并沒有像以往那樣減速。

  數字顏色不斷加深,好像血液從傷口滲出,封閉的電梯轎廂里刮起了冷風,電梯外面不時傳來奇怪的聲響。

  陳歌站在角落里,身體半弓著,指尖輕輕觸碰綁在小腿上的殺豬刀。

  大概過了兩秒鐘,電梯開始減速,在電梯完全停止的時候,顯示屏上的最后個數字亮了起來。

  銀灰色的電梯門向兩邊打開,間粘黏著幾縷血絲,股濃烈的臭味從外面涌了進來。

  捂住口鼻,陳歌對這個氣味非常熟悉,他在海明公寓王聲龍的房間里,以及第三病棟樓都聞到過類似的味道。

  “這種氣味似乎是門那邊怪物身上特有的!”

  電梯門徹底打開,空蕩蕩的轎廂里刮起冷風,陳歌看著外面幾乎完全漆黑的長廊,眼閃過絲猶豫。

  他沒有直接走出去,先將手機鍵撥號設置成顧飛宇的電話,這樣做雖然比報警多了個過程,但是可以有效防止接警人員暴漏自己的存在。

  設置完后,陳歌又從貼身的口袋里取出了件東西,來之前,他也在考慮該不該把這東西帶出鬼屋。

  “宣傳單上有要求,協會里所有成員不得相互泄露信息,所以必須佩帶面具。”

  陳歌鬼屋里的面具有很多,但是戴著最舒服的只有個——碎顱醫生那張拼合成的人臉。

  “戴著它,感覺我可以更輕松的融入這個精神病團體當。”

  第次在鬼屋外面佩帶人皮面具,多少有些不自然,不過現在也顧不得考慮這些細枝末節了。

  走出電梯,陳歌回頭看了眼,電梯門兩邊的墻壁上有些血痕和殘缺的血手印,就好像有人掙扎著爬到了電梯旁邊,然后又被殘忍的抓了回去。

  銀灰色的電梯門緩緩閉合,電梯下去后就再沒上來。

  “這我要怎么離開?”

  車到山前必有路,陳歌現在也只能這么安慰自己了。

  他檢查了遍身上的東西,朝著樓道里走去。

  在電梯當能聽見外面有人在慘叫,但是出來后陳歌卻發現,四周很安靜。

  兩邊的防盜門全部上了鎖,屋子里也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感覺這層好像沒有活人。”

  繼續向前走,光線愈發昏暗,墻壁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血漬。

  “怪談協會就在某個房間當嗎?”陳歌向前走了大概有十幾米遠,忽然看到前面有扇防盜門是開著的。

  小心翼翼靠近鐵門,他正準備往里面看,個戴著鳥嘴面具的人突然從走出。

  雙方照面,陳歌停下了腳步,鳥嘴人卻被嚇的后退了步。

  陳歌沒有先開口說話,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里,說的越多可能就越危險。

  兩人都在沉默,大概幾個呼吸之后,鳥嘴人帶著疑惑問了句:“新人?”

  “是。”陳歌改變了嗓音,讓自己的聲音聽著更加沙啞和低沉。

  “今天已經來了三個新人了,怎么會有第四個?”鳥嘴男堵在陳歌身前:“你是怎么找到這里的?”

  陳歌將那張怪談協會的宣傳單遞給鳥嘴男,那人看了眼后,更加疑惑了:“是我們發出去的宣傳單,不過這次怎么來了四個人?”

  他走到陳歌身前,上下打量,長長的鳥喙幾乎要碰到了陳歌的臉。

  “聞不到奇怪的氣味……”鳥嘴男關上旁邊的防盜門,不是太確定的說道:“你跟我來吧。”

  陳歌低垂著頭跟在后面,他眼皮輕輕跳動,剛才在鳥嘴男轉身關門的瞬間,他朝屋內看了眼。

  陰暗的房間里擺著幾個木箱,其有個箱子還沒來得及封口,縫隙處卡著半截手臂,手掌的心還能看到個圓形傷口,就像是被鳥喙啄穿的樣。

  跟著鳥嘴男,兩人來到走廊盡頭。

  “進去吧。”他指著走廊最深處的扇門,對陳歌說道。

  “好。”

  陳歌沒有廢話,拉開門停頓了兩秒,確定門口沒有危險后,就直接走了進去。

  步邁出,當陳歌看到屋內的場景時,輕輕吸了口涼氣。

  這房間比他想象大很多,客廳里擺著張加長的餐桌,左右兩邊各坐著五個佩戴無臉面具、身披黑袍的人,還有三個穿著便裝的人站在餐桌旁邊,沒有入席。

  “十三個……”陳歌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里,將那些人的特征全部記下:“是因為光線的原因嗎?怎么左邊的五個人都沒有影子,只有右邊的五個人有影子?”

  “進去吧,第四個新人,祝你好運。”鳥嘴男不給陳歌反悔的機會,將防盜門重重關上。

  “嘭!”

  關門聲很大,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吸引,雙雙目光隔著面具看向陳歌。

  “怎么會有第四個新人?”坐在右手邊第個座位的男人站了起來,他的聲音有些尖細,露在外面的小指上有煙疤。

  “不要打斷別人的故事。”左邊第個座位的人淡淡開口,語氣透著絲不滿。

  “可為什么會有四個新人?”右邊的男人重新坐回座位。

  “不用管現在有幾個新人,反正最后只能剩下三個人。”

  左邊的男人陰森森的說道,聽見他這話,站在餐桌旁邊的三個新人臉色都不是太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